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田园小医妃 > 252 白术修理花馨儿(下)
村长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见其不似普通人,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他送花馨儿去医学堂的本意便不是指望她能学医的,他可是一直等着馨儿给他在京里钓个金龟婿回来。
至于这金龟婿是抢来的还是怎么弄来的都不重要!
虽然这小白脸是花蝉衣带来的,若是真就这么看上他家馨儿了,那最好不过,反倒显得自家闺女有本事!
村长笑道:“敢问公子怎么称呼,也在医学堂么,家中是做什么的。”
村长说罢,又意识到自己显得有些唐突,当着村民的面,未免丢了村长的威严,于是清了清嗓子道:“我这个做爹的都未曾过多问过馨儿在学堂的事儿,这丫头平时也不爱同我说,公子若是有时间的话,来家里喝杯茶,同我说说可好?”
白术一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您若是想知道啊,我就在这说,令爱在学堂里做的威风事儿不少,可说的多了去了,对了,学堂年前这次成绩我也知道。”
花馨儿闻言,隐约意识到不对劲儿,有些心慌了起来。
她对于自己的学医水平在清楚不过,别说医术了,给她本医书她如今甚至连字都认不全。
然而想制止白术已经晚了。
就听白术笑道:“馨儿不愧是村长之女,在她们那一伙人里面,成绩倒还不算太差,倒数第六呢。”
花馨儿:“……”
白术此言一出,花馨儿脸色瞬间挂不住了。
白术继续道:“不过也不能怪馨儿,毕竟她和那伙人平日里都忙着做别的去了。”
“那伙人?做别的?”周围面面相觑,有人不解道:“去学堂不学医,还能做什么?”
“就是一伙人巴结着一个主子呗。”白术笑道:“他们巴结的可不是一般人,据说将来有可能当将军夫人呢,那伙人里面救属馨儿巴结的最厉害,平日里也最受人待见,就连上次馨儿不小心违反了院规,都被人家摆平了,原本我还在想,馨儿怎么这么厉害,原来是村长的闺女啊,难怪……”
“噗嗤”花蝉衣没忍住低笑了声,这白术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实在令人佩服。
周围的人狐疑的看着花馨儿,心说这些话听起来这么耳熟?仔细一想,便记起来了,花馨儿从学堂回来后,一直在村子里这么说花蝉衣的。
花着家里的银子不学医,巴结贵人给人当走狗,等等……难不成这些都是花馨儿自己做的?却大言不惭的安在花蝉衣身上,反而表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
若是真的,未免也太……
花馨儿面色惨白,努力保持着冷静:“这位公子,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说这些冤枉我呢?我知道了,你是蝉衣找来的是不是?我这段时日在村中确实说了一些令蝉衣不满的话,可你也不能这么冤枉人!”
花蝉衣冷笑了声:“我坐在轿中回京那日,馨儿是将我当成你那主子迎上来的吧?当时村中可有不少人看见了,难不成也是我冤枉你?”
花馨儿小脸煞白,周围那些目光令她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嘴上却仍旧死鸭子嘴硬道:“京里的贵人我见了态度自然要恭敬客气些,免得丢了咱们花家村的脸面,可是走狗什么的从何说起?”
村长回过神来,恶狠狠的瞪了自家不争气的女儿一眼,随后笑道:“这位公子真爱说笑,乡亲们都知道馨儿是什么人,给人做走狗这种事是万万不可能的。”
原本村民们确实对花馨儿的为人深信不疑,可是白术说的这些话,和花蝉衣先前成绩的事儿,以及花馨儿早前在村口看见那顶轿子时的奴才样儿,令众人陷入了沉思。
花蝉衣低笑了声:“爹,娘,咱们回去吧,还有你,来拜年也拜过了,我家有马车,一会儿送你回京里。”
说罢,对着花蝉衣微微一扬眉,转身离开了。
回到沈家后,花蝉衣牵了马出来,准备送白术回去,沈家二老热情的让白术下次再过来。
花蝉衣驾着马车送白术离开后,白术在车内坐不住,来到了花蝉衣身旁坐了下来:“今日我表现怎么样?”
“白术,我不是说了让你别来叨扰我公婆么?”
“可我见你公婆挺喜欢我的啊,估计是有心将你托付给我。再说了,我若是不来,今日哪来这场好戏,你方才瞧见花馨儿那个脸色了么,笑死我了哈哈哈。”
花蝉衣没忍住,唇角跟着往上扬了扬,随后立刻收了笑,一本正经的批判道:“无聊。”
“我无聊还是你无聊?”白术道:“这些乐趣你都体会不到么,别说看花馨儿被拆穿了你心里不痛快。”
花蝉衣:“……”
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也那么无聊,不过方才瞧见花馨儿那样子,确实挺爽的,索性闭口不言,算是默认了。
白术冷哼了声,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花蝉衣,你不是你家亲生的啊?”
“不是。”
“那你……早年在你继父家日子是不是挺不好过的?”
何止是不好过,花蝉衣现在偶尔想想当年,准确来说是上辈子在花家那几年,就是做奴才的日子怕是都没那么难捱吧……
花蝉衣想了想,笑道:“你当我们村儿的村民多良善,谁家中平白无故多出个拖油瓶来能真心对待的?总归比不过他们家亲女儿罢了。”
花蝉衣说的云淡风轻,仿佛早年只是在花家收到一点偏心对待似的,她还是不习惯将自己以前的事同旁人说。
白术但笑不语,也不知信没信,半晌,才又开口道:“其实能挺过去的苦难都不算什么了,如今你熬出来了,已足够好。”
白术不是多爱感慨之人,平日里一张嘴便没个正形,突然说这些倒是令花蝉衣一愣,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厮是在安慰自己,虽然他安慰的比较隐晦,花蝉衣还是听出来了。
花蝉衣淡淡一笑道:“你说的是,如今我早就从花家走出来了,当年看见他们怕的不行,如今看起来也就那样儿。”
“是吧。”
“我若是没遇见你就更好了。”花蝉衣突然转口道:“如今说不定更自在。”
白术冷笑了声,不答话了。
花蝉衣是熬出来了,他还被许多事纠缠着,总要拉个人陪他一起。
比如,身旁这个女子。
白术突然一歪头,靠在了花蝉衣肩膀上:“困了。”
花蝉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