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田园小医妃 > 141 怂恿姓顾的来打杂

    花蝉衣:“这几日的药汤不算你家的银子了。”
    
        花蝉衣有些心虚,她也不想什么事都往顾承厌身上扯,偏偏花家村这些女子都心仪顾承厌,若想收拾谁,提他一句都管用。
    
        顾承厌虽然脾气不好,倒还不至于因为这么点小事儿计较,只道:“日后还是你来送药吧,别让花馨儿过来了。”
    
        “为何?”
    
        “烦。”
    
        花馨儿在花家村,无论是家境,样貌,还是脑子都是上乘的,其他村姑望尘莫及,可是在顾承厌眼中,就是个样貌平平,手段还极其拙劣的乡野村姑。
    
        此时,汤开了,花蝉衣打开盖子,热汤不小心崩到了顾承厌手上一点,顾承厌微微蹙眉,从怀中再一次掏出了那方帕子。
    
        花蝉衣不是头一次见到顾承厌掏出这个帕子了,缎子面儿,黛色的,上面还绣着两只鸳鸯,看着倒像是姑娘家用的。
    
        “沈夫人在看什么?”
    
        花蝉衣愣了下,解释道:“我见您这帕子,觉得好看。”
    
        “觉得不像汉子用的是么?”顾承厌也没掩饰:“就是姑娘家送的。”
    
        这是他小的时候,阿楚送的,当时他年纪小,不懂情事,也不知道阿楚是什么意思,如今知道了,能留下的也就只有这方软帕了。
    
        花蝉衣将汤药盛好后,同顾承厌去顾家的路上,没忍住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顾公子,您若是无事可做,用不用我帮您找个活儿做?消磨消磨时间?”
    
        顾承厌闻言微微蹙眉:“沈夫人,你又要做什么?!”
    
        如今这个女人稍微一动脑筋顾承厌便本能的往坏处想,花蝉衣连忙道:“您也别紧张,就是我这医馆还缺个人打下手……”
    
        花蝉衣原本想在村子里找个打下手的,每个月付给其工钱,只是花蝉衣有些悲哀的发现,在这小村子里,她连可以信任的都没有,怪只怪她早年混的太惨了,那些乡亲无论是心坏欺负她的,还是跟风欺负她的,在花蝉衣眼里没一个好人。
    
        就这个姓顾的,外来客,若是他来医馆,说不定还能招揽些生意。
    
        花蝉衣见顾承厌蹙眉看着自己,又道:“我每个月都会付给你工钱,并且交你医术。”
    
        顾承厌:“……”
    
        看着眼前的寡妇,他忍不住在心里暗戳戳的反思了一番,是不是他顾大将军离了战场来到这小村子里后变的平易近人了?这小寡妇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知好歹,居然让他去医馆给她打下手。
    
        “敢问沈夫人,准备给我开多少工钱。”
    
        花蝉衣在心里斟酌了一下,倒也没打肿脸充胖子:“二钱银子,乡下医馆没多少收入,不过你来了我可以教你学医,人闲着要找点事情做不是。”
    
        顾承厌没理她,加快了步伐,他腿长,花蝉衣只好小跑着跟了上去,心知让他来医馆是没戏了。
    
        原本花蝉衣也没抱多大希望,姓顾的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去她这小医馆打下手确实不大可能。
    
        二人来到顾家的时候,在堂屋内并未发现阿嬷,顾承厌喊了两声,才听见阿嬷的屋子里传出微弱的哼哼声,二人一惊,立刻来到了屋子里,就见阿嬷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仿佛一条濒死的鱼一般。
    
        花蝉衣立刻上前给阿嬷检查,阿嬷应该是心梗,好在花蝉衣随身带着救心丸,给阿嬷服下后,阿嬷便运晕过去了一旁的顾承厌面色仍旧惨白:“阿嬷这是怎么了?”
    
        “她……”花蝉衣顿了顿道:“你去我医馆打杂,我便告诉你。”
    
        “花蝉衣!”
    
        顾承厌语气里隐隐透上了一股警告,花蝉衣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在她以为顾承厌即将发火时,谁知他居然忍住了,深吸了口气道:“好,我去你医馆给你打下手,现在能说了?”
    
        有些吃惊于顾承厌的脾气,居然没对自己拔剑,看样子他是真的担心阿嬷出什么事,花蝉衣道:“阿嬷年纪大了,身子落下不少毛病,这次是突然心梗,只能靠药物维持着。
    
        “那她……”
    
        “现在没事,醒了就好了,我会尽量治的。明日记得来医馆打下手。”
    
        花蝉衣说罢,给顾承厌留了一瓶药,便离开了。
    
        翌日,顾承厌一上午都没来,花蝉衣倒也不急,估计顾承厌意识到昨日被自己趁火打劫了,不愿意见到自己,反正他既然答应了,早晚都会来的。
    
        花蝉衣午间将药材拿到外面晒了晒,也没给阿嬷煎药,阿嬷毛病多,这几日服用养心丸的话,便不好同其他药材一起了。
    
        没一会儿,花馨儿便又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了:“蝉衣,我和爹说了帮你的事,今天你们家人果然去找我爹做主了,我爹没同意,还不然他们在村子里闹。”
    
        “谢谢。”无论如何花馨儿这次确实帮了自己一个忙。
    
        “咱们都是朋友,你同我客气什么。”花馨儿上前亲昵的挽住了花蝉衣的胳膊道:“蝉衣,今日的药呢,我这就帮你给顾家送过去。”
    
        “不用了。”
    
        “为,为什么?”花馨儿变了脸色。
    
        “阿嬷得了别的病,药汤需要断一段时间。”
    
        “别的病也要吃药吧,我帮你送别的也可以。”花馨儿连忙道,她好不容易有机会光明正大的每日去村口顾家见顾公子,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呢?
    
        “真不用了。”花蝉衣见花馨儿有些急了,更是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是顾承厌不愿意见花小兰,花蝉衣不说清楚,也算给她留着脸面,以报花馨儿帮这次小忙的恩情。
    
        她丝毫不担心花馨儿出尔反尔的去找村长告状,让村长收回不许花家人闹的命令,村长自己把自己当成个大官儿,觉得自己在花家村也是有那么点一言九鼎的威严在的,说出去的话不可能为了花馨儿的胡闹而收回来。
    
        花馨儿瞬间变了脸色,用力松开了挎着花蝉衣的胳膊:“花蝉衣,你什么意思?!翻脸不认人是不是?!”
    
        “你觉得是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