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田园小医妃 > 110 花小兰再惹事!


    花蝉衣回到家中后,将此事同东子娘简单说了说,东子娘听的直叹气:“报应啊,宋寡妇也是自找的!”
    花蝉衣扶着她去歇息,笑道;“咱们别管人家的事儿了,不过宋寡妇那个性子,这次在小兰那里受了这么大的罪,肯定会到处嚷嚷,咱们回头抢医馆也好抢了。”
    其实花蝉衣若是真想要那个医馆,完全可以早早抢过来,随便给花小兰找个怪病让她去治就是了。
    不过她就是要看着花小兰和花家人在那里穷折腾,花小兰想必对自己的医术几斤几两清楚得很,在医馆的日子,每次来病人,于她而言也未必不是一种煎熬。
    折腾到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才有意思,顺便让花家村这些有眼无珠的家伙好好感受一下来自花小兰医术的关爱!一个个都变成宋寡妇那么疯魔才好。
    果然不出花蝉衣所料,宋寡妇那个大嘴巴被花柳氏打破了脸皮,从花家受了莫大的委屈,在村子里四处嚷嚷花小兰医术不行。
    倒也不是她信口开河,花小兰那日给她开药,堕胎时那笨手笨脚的样子一看就和沈郎中天差地别,这要是个能做郎中的,宋寡妇打死也不信!
    只是如今花家村的人虽已对花小兰的医术起了疑心,不过仍旧没人理会宋寡妇说的,这寡妇不止一次闹出这种笑话来,若非她男人生前在村中名声好,膝下还有两个女儿,花家村的人早就将其赶出去了!
    按照村中人的尿性来说,宋寡妇这次事儿本应该成为一段时间的话题,奈何更多人的注意力放在了那晚医馆出现的少年人身上,尤其是一些女儿家,谈论起来都是脸红心跳的。
    倒也不怪她们不知矜持,顾承厌哪怕是在京里,都是那些世家千金日思夜想的人物,更别提这花家村的女子,长这么大统共没见过几个俊俏男子,更别提这俊俏公子一看就是个身家不凡的。
    村口那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若是谁家闺女能嫁过去,那简直是天大的福分!
    就连一直以来自认对沈东子痴心不二的花小兰,那晚见过顾承厌一眼,都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她的心里是没有忘记东子哥的,怪只怪那晚的少年人俊俏过了头。
    更何况,如今东子哥哥已经没了,她心中会愧疚一辈子的,但只有花蝉衣那种蠢货才会嫁给一个死人,自己的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那日后,花小兰便一直期待着能在医馆再次见到那个少年人,只是偏偏那一次顾承厌抓够了药材,一直没来过,花小兰在医馆内等啊等的,顾承厌没等到,又被她等来了一桩生意。
    这次犯病的不是别人,而是村长的媳妇儿,花馨儿的娘。
    馨儿娘这几日总是眼前发黑,多走两步路都能头脑发晕,村长带着媳妇儿来看病的时候,花小兰表面上装的淡然,实则后背都在冒冷汗,村长媳妇儿可不比宋寡妇,自己若是治出什么问题来,可就彻底完了!
    花小兰想了想,弄了一个保守的说法:“婶婶这是因为劳累导致的,回家后多买些鱼肉补补身子试试看?要是不行,回头您在来找我看看?”
    劳累?
    村长眼中闪过一抹狐疑,她家婆娘也就表面上装着干活,实则比谁都能偷懒,不过懂医术的人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点头应下了。
    花小兰稍稍松了口气,她的水平暂时还看不出馨儿娘这是怎么了,不过吃些好的补补总归没错!
    花馨儿的娘回家后,村长听了花小兰的话,开始给自家媳妇儿买大鱼大肉吃着,过了几日后,村长来问她:“媳妇儿,怎么样了?”
    “没什么感觉啊,走路还是晕,就是胖了不少。”
    “不能吧,小兰都这么说了,总该有点效果才是,可能是吃的量还不够,要不,你在多补补?”
    村长媳妇儿唉了声,只好点头应是。
    村长疼媳妇儿,每日买肥腻腻的肉回家给媳妇儿补身子,更是什么活儿也不许她做了,村长媳妇儿又补了几日,某一日下炕,终于成功晕倒了……
    村长得知这个消息时,着实吓坏了,背着媳妇儿,带着花馨儿来到了医馆找花小兰算账了。
    此时医馆内没什么人,花小兰正对着琴谱认真的练琴。
    花小兰并不是真心喜欢弹琴,起初学也不过是为了圆花柳氏撒的那个谎,若是东子哥还在,花小兰可能还会下足了功夫学这些为了把其他女子比下去,可是如今村中她是女郎中,样貌除去花蝉衣那个贱种外,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在村内的名声也比花蝉衣好,也就很久没有了什么压力感。
    花小兰自认为不错了,便也无心继续去做哪些自己本不愿意去做的事。可是昨日见到那个少年后,花小兰心中便冒出了某些念头来,若是自己能得到那个少年的心,那可比和东子哥在一起风光多了!花蝉衣又算什么东西?!
    莫说她嫁给一个死人,就是东子哥还活着,和那晚的少年显然也是没法儿比的。
    花小兰学的正认真,外面传来了村长的骂声:“花小兰,滚出来!你看看你将我婆娘害成什么样了?!”
    花小兰愣了下,俩忙出去迎接,没想到吃个肉都能把人吃晕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手忙脚乱的道:“您别急,我想想看怎么办。”
    说罢,连忙前去翻沈郎中留下的医书了,然而那么多医书,花小兰平日里不用功,根本不知道翻哪本才对。
    这下,就连村长和花馨儿也看的出来,花小兰根本不会什么医术,和沈郎中学了一年也是个半吊子。
    花馨儿的目光从那把古琴上收回,敛住了眼中的嫉妒,冷冷的开口道:“爹,要不还是将花蝉衣叫来吧,再拖下去别拖出什么事儿来!”
    花小兰闻言,险些破口骂人,不过眼下她也确实束手无策了,若是村长婆娘死在她这里,她可真的摊上大事儿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