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潜行1933 > 第十九章 北海道之旅(五)
    “俊介去年刚刚从警校毕业,现在在浦和当警员,我的打算呢,是让他子承父业,也在警视町发展,这次陪周先生出来,就是打算让他见见世面,吉田这个孩子呢,很热情,也有冲劲,可惜不够谨慎,莽莽撞撞的.......”

    吉田和耿朝忠并肩而行,同时随口介绍着儿子的情况,看上去就像和多年老友闲话家常,身后的吉田俊介则是满脸不忿,这个支那人年龄明显也不大,他搞不清楚父亲和这个支那人说这些干什么,这不是揭自己的短吗?!

    “俊介一看就是勇猛果决的精英,锻炼个几年,一定可以出人头地,吉田前辈实在是过虑了。”

    耿朝忠则一边微笑一边客套,他心里清楚,吉田刚才这番话绝非无的放矢——亲自把儿子介绍给自己,那是必然有所托付。

    果然,到隔壁车厢坐下,吉田吩咐儿子坐到另一边,这才面色诚恳的开口道:“红叶君想必也猜到了,我的请求跟我儿子有关。”

    “吉田前辈不必客气,只要能帮到的,我一定尽力。不过我常年在外,在国内根基浅薄,恐怕对俊介的帮助有限。”耿朝忠滴水不漏的回答。

    其实从吉田亲自护送自己到北海道开始,耿朝忠就已经怀疑吉田的用心了——堂堂警视町外务次长,对自己像个佣人一样精心照料,这完全不合常理。

    要知道,自己是少佐,吉田也是少佐,犯不着这么礼下于人,并且两人分属警署和军队不同系统,论实权,吉田还要强于自己。这么殷勤,那必然是有所求的,现在看来,这个儿子,似乎就是吉田的所求了。

    “我打算让俊介子承父业,”吉田长出了一口气,“只是警视町里关系太复杂,想要出人头地实在太难,何况我只是外务情报部的一个次长,俊介又不是什么干才,恐怕做到最后也只能是个小小的干事了.....”

    “父母之为子,则为之计深远。”耿朝忠说了一句古语,同时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俊介恐怕到六十岁也说不出来,”吉田苦笑了一声,“不过呢,做父亲的总是不甘心,所以我想拜托红叶君,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照顾一下俊介,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红叶君多教教他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

    “这个.......”耿朝忠沉吟着,“我在日本待多久还是未知数,恐怕和俊介不会有太多交集。”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吉田突然笑了,“红叶君,其实桥本总长对您这么重视,您应该也有所猜测吧?”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毫不知情。”耿朝忠摇头道。

    “警视町要和军部特高课合作,打算成立一个‘特务养成所’,这个事情,红叶君可有耳闻?”吉田用试探的目光看着耿朝忠。

    “特务养成所?”耿朝忠眉眼微动,似乎是头回听说,“没有,我在支那,消息闭塞,国内的情况一概不知。”

    “就是培养情报和反间谍人才的学校,最近几年,帝国的情报泄露的太厉害了,就连大臣呈递给天皇陛下的御批,都能被敌人渗透窃取,想必昭和二年的‘田中奏折’事件,红叶君也应该有所耳闻吧?”吉田面色沉痛的说到。

    耿朝忠面色一沉,点了点头。

    田中奏折最先提出了“欲先取支那,必先取满蒙”的日本国策,据说是爱国志士蔡智堪利用日本政党的关系,和他在日本经商多年的朋友关系,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日本皇宫内的皇室书库,用了两个夜晚抄录完成的,虽然事后证明另有玄机,但情报失窃的事情却是绝无可疑。

    “这只是比较知名的一起,您想想,天皇的奏折都能泄露,别的军事情报和国家机密,那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这几年,帝国的数次经济和外交行动,都被苏俄提前掌握,这里面如果没有敌方的间谍兴风作浪,那就奇了怪了!”吉田痛心疾首的说道。

    “所以,警视町也要成立间谍学校,目的就是应付国内层出不穷的情报泄露事件?”耿朝忠目光闪动道。

    “对,”吉田用力点了点头,“但这个事情已经筹备了半年多了,但一直难产,您知道为什么吗?”

    “恐怕是没有人才,又或者人才都去了军部。”耿朝忠微笑道。

    “对啊,红叶君果然一点就透,”吉田用力的拍了拍大腿,双眼盯住了耿朝忠:“所以天皇御批,责令特高课提供人手,协助警视町成立学校,而您,就是特高课推荐给警视町的人选!”

    “原来如此,”耿朝忠摸了摸下巴,“我说土肥原先生怎么会把我的消息通知警视町,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呢,红叶君未来很可能在这个学校里任职,以红叶君的地位和能力,恐怕职位也不会太低,所以我才拜托红叶君,照料我的儿子俊介。”吉田满脸坦诚的说道。

    “俊介也要去特务养成所?”耿朝忠略微有点惊讶。

    “是的,从特务学校毕业后,他就可以加入警视町新成立的情报部门,以后的路也就宽了。”吉田点头道。

    “吉田前辈真是用心良苦啊!”耿朝忠感叹道。

    “让红叶君见笑了,”吉田脸上露出几分萧索,“实不相瞒,我在警视町干了半辈子,也就这么点念想了。”

    耿朝忠沉默不语,凝神思索片刻后,面容一肃开口道:“前辈放心,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对俊介照料一二。”

    既然吉田求到自己身上,又是照顾后辈的小事,自己没理由不答应,要知道,自己在日本国内可是根基全无,如果和警视町攀上了关系,那对以后的工作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多谢红叶君成全,”吉田看到耿朝忠答应,脸色顿时舒缓了下来,他感激的看了耿朝忠一眼,微笑道:“这件事,本来是不该我说的,但桥本总长见了阁下也会说,我提前告诉红叶君,就是为了让红叶君有个准备。”

    吉田补充了一句,接着面现犹豫之色,顿了顿才开口道:“红叶君,其实您有没有想过回国发展?”

    “回国发展?”耿朝忠的表情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