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男神系统 > 第889章 惊天大收获
 “周扬,抱歉,我可能无法向你做详细解释!”

段缺拿出一张兽皮挥了挥。

“不过,按照上面的文字记载,确实是召唤神龙的法阵没错了。”

周扬点点头。

对于所谓“神龙”,他其实还是有不少期待。

毕竟体内的那块红色晶体,就是来自于“龙”。

赐给他,穿梭不同“副本”的能力。

“我们先走吧!”

周扬笑道,“回去之后,你可以慢慢研究!”

“对不起,周扬,我……想先留下来!”

段缺有些不好意思道。

“留在这里?”

周扬有些意外。

“嗯!”

段缺认真点头,“毕竟,有人亲手绘制了法阵,如果不能近距离学习一下,那就太可惜了!”

“那好吧!”

周扬表示理解。

双方换位相处,周扬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等我学习有成,会去找你的,到时候跟你混,你可别嫌弃!”

段缺大笑道。

“哈哈,说笑,怎么会呢?”

周扬笑道。

半个小时之后,警方到达现场处理善后。

警员们发现周扬竟然在现场。

都十分惊讶。

这位全国闻名的超凡者,竟然在他们辖区出现。

也正由于周扬的出现,现场处理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

录口供、描述案发经过等等……大家十分配合。

气氛也很融洽。

多了没多久,当地的相关部门就出动了车队,将两百多具尸体拉走。

这些离开的人,将获得永久的安宁。

最后,周扬将魔方变成一辆大客车,拉着众人驶出森林。

临走前,周扬又看了段缺一眼。

后者,正蹲在半成品法阵之前,喃喃自语。

“周扬,走吧!”

曹雪玲柔声道。

“嗯!”

周扬点点头。

大客车在系统的托管下,安全快速得行驶起来。

已经见过魔方变飞碟的众人,对魔方变客车的这一幕,有了抵抗力。

心中激动归激动,却没有一个人拿出手机乱拍照。

“系统,我总觉得不对!”

周扬靠在座位上,心中问道。

“宿主多虑了。”

“为什么呢?”

周扬追问。

系统陷入沉默。

无奈啊……周扬摇摇头。

最近,系统的存在感越来越低。

但是,他心中的那种紧迫感却越来越强。

到底来自于哪里呢?

……周扬在疑惑,但是段缺没有。

森林里,无比幽静。

冬日的寒风吹拂。

段缺却没有感觉到丝毫寒冷。

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法阵四周。

“用血……真是邪门歪道!”

段缺吐槽道。

“愚蠢的东西,夏国的召唤术是最没有烟火气的,竟然用血?”

段缺对星条国祭司的做法,嗤之以鼻。

不过,疑惑始终还在。

兽皮上的蝌蚪文,写得明明白白。

证明祭司的做法根本没错。

确实需要用尸体镇压八方。

同时,法阵中心也确实需要生辰八字都合适的人,用血为媒。

“特么的,这和师傅讲的完全不同啊!”

段缺皱眉。

他,隶属于一个神秘的传承。

非道也非佛。

如果一定要追根溯源。

段缺应该算是一位正宗古代巫术的传人。

上古时期,巫的地位至高无上。

但是随着时代发展,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只剩下段缺这一支传承还在苦苦支撑。

在他看来,所谓的山医卜命相、堪舆、风水、等等等……其实都是源自于巫。

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巫,被污名化。

才变得人人喊打。

“我就服了!”

段缺嘟囔着,翻来覆去得看那张兽皮。

兽皮看上去历史极为久远。

但是图案和字迹十分清晰。

“什么材料写的?

这么抗造!”

段缺的嘴就没停。

“嗯?”

段缺一愣。

眯起眼睛。

他伸手抠了抠兽皮的某个位置。

那里,似乎有一小块不太明显的污渍。

由于年月久远,污渍很淡。

段缺用指甲感受了一下。

似乎没有凸凹不平的感觉。

“应该是残留的颜色?”

段缺拿出手机,点亮手电筒。

将污渍的位置蒙在手电筒上方。

光芒,透过兽皮。

段缺的嘴巴慢慢张大。

“我去……不会吧!”

他喃喃道。

在灯光映衬下,段缺分明看到了一行淡到极点的痕迹。

像是字。

段缺用力瞪大眼睛,想要分辨那行字是什么。

很遗憾。

没能成功。

此刻的段缺,百爪挠心。

就像是发现了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不管了,拼一把!”

段缺咬了咬牙,把其余的兽皮揣进怀里,主攻那一张写着召唤尸魃的兽皮。

兽皮的手感很棒,柔柔软软。

段缺的手指在边缘慢慢摩挲着。

下一刻,手,停了下来。

段缺轻轻得揭起了兽皮一角。

“果然有夹层!”

他咽了一口唾沫,心跳陡然加速。

也许,几千年的秘密就要在他眼前被揭开。

缓缓得,兽皮表面的一层筋膜被揭掉。

露出了下面被覆盖的内容。

蝌蚪文,只有蝌蚪文。

从右向左书写。

从上到下排列。

恰似古代竹简的书写方式。

没有法阵的记录。

没有各种复杂的图案。

段缺看着熟悉的蝌蚪文,慢慢张开了嘴。

“啊!”

“唛!”

一个个晦涩难懂的字符,从段缺嘴里发出。

如同牙牙学语的小孩子,第一次开口。

生涩无比。

“轰!”

地面发生了微不可查的颤抖。

段缺立刻将念诵停下。

地面颤抖也停了下来。

段缺的笑容,逐渐“变态”。

“我明白了,我明白啦!哈哈哈哈!”

冬季的森林中,飞鸟被惊起。

笑声响彻半空。

“法阵,不是必须的!”

“引子,也不是必须的!”

“只有口诀,和发声方式,才是关键!”

段缺双眼瞪得溜圆。

嘴里念念叨叨。

“法阵……投机取巧,或者是扰乱人的视线罢了!”

“真正的秘密,就是念诵口诀。”

段缺的表情骤然严肃。

他两步来到法阵中间位置。

看着兽皮上的蝌蚪文,再次念诵起来。

这一次,大概二十多字的口诀,段缺一口气念叨倒数几个字。

地面的颤动更加强烈,似乎有某个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段缺再次停下。

满脸都是兴奋不已的神色。

“真的要出来了!”

下一秒,段缺,立正、肃容。

声音连贯通透。

响彻森林伸出。

口诀从头到尾,流畅念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