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富家子 > 第二卷 第三十五章 争还是不争
    定国公徐延德的话信息量很大,这所谓的他们估计是以前杨廷和、杨一清,甚至是张璁一系的势力,而现在夏言和严嵩的确把这些人收拾的差不多了。

    看样子夏言和严嵩是想重新洗牌,将他们魏国公一系和以前的既得利益者一脚踢出去啊。

    这种事并不奇怪,朝堂官员拼了命的掌权是为了什么,为国为民的或许有之,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为了利益。

    夏言可能自命清高,不屑收受这些“不义之财”,但是,他下面的人又有几个不想的,特别是严嵩这种青史留名的巨贪,这么巨大的利益,不想贪,才怪!

    这种事杨聪原本是不想掺和的,因为他能力有限,就算掺和进去也得不到多少利益,而且他也不缺钱,一年几万两甚至几十万两的收益都不值得他去冒险。

    不过,一想到他爹娘为了卖盐都辛苦这么多年了,他又有点犹豫了,魏国公一系如果没了盐引份额,那他爹娘这几年就等于白干了,为人子者,要念亲恩啊。

    他想着想着,又看向了陆炳。

    好家伙,这会儿陆炳眼里都冒出金光了,这家伙,估计早就想分一杯羹了吧。

    唉,罢了罢了,看样子只有硬着头皮争一把了,不管是为了父母还是为了身边人的利益,他都得争一争。

    如果自己不争,便宜的可是严嵩这个巨贪,便宜谁也不能便宜这家伙啊,这家伙跟自己可是接下梁子了。

    想到这里,杨聪慎重的道:“阳明一脉那边我可以去问一问,你们呢,联络了哪些人,对方又联络了哪些人,你们知道吗?”

    定国公徐延德闻言,不由尴尬的道:“我们也就联络了一下京山侯崔元和武定侯郭勋,至于他们,好像已经拉拢了都察院左都御史屠侨和咸宁侯仇鸾。”

    晕死,这些可都是大人物啊!

    太子太傅驸马都尉京山侯崔元乃是永康大长公主之夫,这崔元可不得了,因为永康大长公主就是嘉靖皇帝的亲姑姑,而且嘉靖入继帝位的时候,崔元奉金符迎銮于兴献王府,是勋贵中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嘉靖皇帝的,所以,嘉靖皇帝对其相当的宠信。

    武定侯郭勋也不得了,因为大礼议的时候他坚定的站在了嘉靖这边,所以嘉靖对他相当的器重,这会儿他是京营左军都督,掌管着京营团练,还是三千营提督。

    都察院左都御史屠侨就更不得了了,这家伙掌管着都察院不说,还是海商四大豪门的老大,宁波屠氏的掌舵人,可以说整个海商豪门都得听他的。

    咸宁侯仇鸾也不用说,这家伙野心大着呢,据传嘉靖都有意封他为大将军,统御西北边军,对付北元余孽。

    这么多大人物掐架,他又有什么资格参与其中呢?

    杨聪明白,魏国公和定国公看重的并不是他这个新科状元郎,而是阳明一脉的势力,他们是想请出阳明一脉来对抗夏言和严嵩一党。

    看样子,他就是个跑腿的。

    不过,这跑腿也不能白跑不是,对手一个个可都是大人物,得罪一个都不得了,更何况是得罪一群,费力不讨好的事傻子才会做。

    他想了想,随即问道:“事成之后怎么分?”

    定国公徐延德毫不犹豫的道:“我们定国公府和魏国公府不变,还是各占一成,京山侯和武定侯那边也想各占一成,剩下的,你们看着办。”

    好吧,还有六成,或许自己最终还能分得一成,还有陆炳,应该也能分得一成,一年四五十万两的收益,倒不算是白干了。

    杨聪咬牙点头道:“好,我明天就去问问。”

    第二天一早,他就投出了拜帖,告知兵部左侍郎聂豹,自己下午将去拜会。

    他刚到京城的时候,聂豹就说过,有空的话可以过去聊聊,不过,他这段时间一直没什么空,也没什么事找聂豹帮忙,所以就把这事跟落下了。

    不过,这会儿他不去找聂豹都不行了,因为他也不知道现在的阳明一脉谁是老大啊,他只能先去找聂豹探探口风了。

    当天下午,酉时刚过不久,他便带着礼物出发前往聂府了。

    聂豹对他倒是客气的很,不但亲自将他迎入府中,还执意留他一起共进晚餐,杨聪正好找他有事,当然不会拒绝。

    两人喝了几杯水酒,又聊了一阵徐阶的事,杨聪终于忍不住试探道:“世伯,您知道吗,南京户部尚书徐问徐大人已经到年纪了,很快就要卸任了。”

    聂豹闻言,不由一愣。

    徐问?

    他不熟啊!

    这正说着徐阶的事呢,怎么又扯徐问身上去了,徐阶和徐问虽然都姓徐,但两人并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这点他相当清楚。

    他不由好奇道:“噢,清风,你跟徐大人很熟吗?”

    晕死,我跟徐问熟个屁啊,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我都不知道。

    杨聪看了看桌上几样简单的小菜,又看了看眼前浑浊无比的劣酒,终于意识到,这聂豹的清廉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

    跟这么个两袖清风的人谈一年几百万两的买卖,真是......

    他举杯敬了一下,又将杯中酒一口蒙下去,这才鼓起勇气道:“世伯,您应该知道吧,南京户部掌管着盐引的发放。”

    聂豹当然知道南京户部掌管着盐引的发放,他只是没往这方面想而已。

    杨聪这一提醒,他明白了,这小子是对盐引有想法。

    他不由皱眉道:“清风,为官者应心存百姓,不能老想着去沾染那些不义之财。”

    卧槽,这家伙果然是个两袖清风的大清官,怎么办呢?

    杨聪思索了一阵,这才诚挚的道:“世伯说的对,为官者应心存百姓,不过这钱并没有好坏之分,主要看在谁手里,又用来干什么。您应该也知道,小侄家虽然不算巨富,这钱还是不缺的,小侄只是听说严嵩窥视这个位子,才有了些想法。小侄觉着,这南京户部尚书之位如果在我们手里,盐价或许还能缓缓降下来,如果被严嵩他们夺了去,小侄估计这盐价只怕会越涨越高。世伯,您觉得呢?”

    聂豹闻言,又是一愣。

    严嵩,他当然听说过,据湛若水、邹守益和张邦奇所说,严嵩这厮贪婪无比,如果让他掌控了南京户部,这盐价恐怕真会越涨越高,到那时,老百姓就更苦了。

    怎么办呢?

    这南京户部尚书之位争还是不争呢?

    聂豹不由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