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界种田系统 > 第885章 颓废的情绪,小耳朵
 林庸内心突然有些冷清。

这样经常去往异界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每年,在家的时间不超过一半。

女孩子们怨声载道。

就连颜言,从来不说,总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

  林庸知道,自己亏欠这些姑娘良多。

但是,做任务,变强,似乎必须这样。

想起来,那些修仙者,生命二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修炼,还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打怪升级,似乎自己还算好的。

已经到达了混沌之果阶段,很快就要踏足宇宙阶了,下来的修炼没有什么功法,就是感悟规则。

林庸沉思着,周身萦绕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氛,三个姑娘面色也凝重起来。

林庸想着想着,突然觉得一股悲凉在心头升起。

爷爷过世了,父母不知道在青鸾仙界什么地方,自己又无法很好履行一个男朋友,未婚夫的责任,似乎自己的人生,真的很失败。

到处都是失败。

一无是处。

想到这里,林庸突然又想起来了过去的点点滴滴。

曾经,他也是调皮的孩子,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比如揪女生的辫子,比如欺负班里比较弱小的同学。

以前,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个男生,天生有缺陷,耳朵很小。

同学们都叫他小耳朵。

林庸也随着同学一起叫他小耳朵。

小耳朵听力很不好,很多同学站在小耳朵对面,对着小耳朵污言秽语就那么出来了,面上却是挂着笑容。

小耳朵听不清楚这些人说什么,看到别人笑,也就对着别人笑。

其实根本不知道别人在骂他。

这样的事情,林庸也做过。

还有一些男生,更可恶。

趁着小耳朵出去上厕所,就藏起来他的凳子。

每次小耳朵回来,都找不到凳子。

上课了,还站在那里。

然后又被老师训斥。

想想,小的时候,这些孩子真的很残忍。

他们还欺负小耳朵,一个男生用衣服蒙住小耳朵的脑袋,小耳朵看不见,然后很多男生上前,就开始打小耳朵。

虽然不会打流血,但是也会很疼。

后来,班上转来了一个叫做月文文的女孩子。

当这个女孩子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时候,整个班的人都自惭形秽了。

女孩子太漂亮了,穿着可爱的青色长裙,长裙的胸口绣了一只很漂亮的猫咪。

留着长发,扎起来了马尾。

  女孩子落落大方,好像公主一样,做了自我介绍。

后来,没有几天,女孩子就发现了,班里同学对小耳朵的欺负。

月文文主动给老师要求,要和小耳朵坐同桌,然后辅导小耳朵的学习。

老师讲课,小耳朵没有听清楚,没有听懂的地方,女孩子一遍遍给小耳朵讲。

看到小耳朵总是流鼻涕,第二天就拿来了一块漂亮的手帕,给了小耳朵,让小耳朵擦鼻涕。

小耳朵也开始注意卫生了。

小耳朵课间不敢出去,怕回来找不到凳子。

月文文就拉着小耳朵出去玩,出去活动。

知道了几个男生藏起来了小耳朵的凳子,狠狠批评了那几个男生,还告诉了老师。

老师不置可否,月文文就直接走上讲台,叙说了大家这么欺负小耳朵是不对的。

说了很多,林庸那个时候,是第一次感觉到羞愧。

老师面上也有些尴尬。

后来,一个男生像以前一样,对着小耳朵笑,但是污言秽语骂小耳朵,被月文文看到了,月文文当天晚上,就跑去那个男生家里,告诉了他的父母。

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看到一个漂亮的好像公主一样的女孩子,走进自己的家里,告状,说自己的儿子欺负人,顿时,狠狠揍了那个男生一顿。

从此,很少有人欺负小耳朵了。

月文文的观念也很简单,她对小耳朵好,谁对小耳朵好,她就和谁亲近。

因为月文文的态度,很多男生开始和小耳朵真心做朋友。

大家也不欺负小耳朵了,也不藏他的凳子了,也不骂他了。

偶尔出去玩,还会叫上小耳朵。

过了一段时间,月文文的父亲从国外回来,月文文就让父亲带着小耳朵检查耳朵,还让父亲从国外给小耳多定制了助听器。

小耳朵能听清楚了。

不知道是因为月文文的影响,还是大家渐渐大了,也懂事,班里的男生,不仅不会欺负小耳朵,慢慢,有外班的人,外面的人欺负小耳朵,男生还会合起来保护小耳朵。

  后来,小学毕业,月文文就去国外了。

上了中学,林庸和小耳朵不是一个学校的。

但是,经常听到小耳朵的消息。

以前小学的同学,上了中学,更加抱团,保护小耳朵,小耳朵再也没有受过欺负了。

前些天,林庸还碰见了一个小学同学。

听说,小耳朵初中毕业就没有读书了,自己开了一家玩具店,能够养活自己。

而月文文一直和小耳朵联系,定期给小耳朵寄来新的助听器。

班里的同学,都是从小耳朵那里知道月文文的消息的。

月文文果然很优秀,在国外中学毕业,就进入了剑桥大学学习了金融专业。

硕士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公司,主持亚太区的工作。

每天就是申海,东京,京城,汉城,伦敦这些城市飞来飞去。

年薪上百万。

依旧漂亮,依旧那么光彩耀人。

  小耳朵依旧珍藏着月文文给他的手帕,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可能,这个世界曾经冷漠过,但是月文文所做的一切,让他倍感温暖。

后来,那些不再欺负他的同学,也都和他成为了好哥们。

而林庸,因为和小耳朵不是中学同学,后来,小耳朵的人生,都没有参与。

不过现在,林庸感到愧疚了。

他的这一生中,杀人也不算少了,但是,做的觉得对不起良心的事情,还真没有。

如果有,就是小时候对小耳朵的欺负。

林庸时常也会想,为什么自己没有和月文文一样站出来,反抗这些不公正,反抗这些孩子的残忍。

而是和其他人一样欺负小耳朵。

月文文一直是林庸内心不敢直视的一个人。

太耀眼了,让林庸自惭形秽。

似乎做多少好事,做多少正义的事情,都无法抹去自己当初曾经和其他人一样欺负小耳朵的事情。

似乎,现在再怎么强大,也无法遮掩自己想起来月文文时候的羞愧,想起来月文文时候的自惭形秽。

林庸的气息开始不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