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异界之绝世仙师 > 185 李修士的初吻又没了!(求订阅!)
    “天绝剑已归我手,神剑如我,我即剑神!”

    李然虚空而立,斜持银色圣剑,浑身真元流动,恐怖的剑意在虚空中裂出波纹,目光凌厉,威仪万方,宛如九天剑神降临人间。

    那姬星寒咬了咬牙,正要冲上去夺剑,却被一旁的蓝雪樱拦住了:“你胜得了他么?”

    “这不重要。”姬星寒道:“冰国的重建,需要这样一把神器来鼓舞人心。”

    “可我......也需要你。”

    蓝雪樱美眸含泪,冲过去紧紧将对方抱住:“哥。”

    “我不是你的兄长,我是圣王的私生子,而你,是冰国皇室唯一的正统继承人,未来的冰国女皇,你是独一无二且无上尊贵的,知道吗?”姬星寒一脸严肃的道。

    卧槽,什么剧情?

    李然在一旁都看懵逼了,敢情这冰族皇室不只剩一个公主,还有一个国王私生子?

    他正惊异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嘴角冷笑,身法九转,回身一剑劈去,恐怖的剑芒呼啸而出,直接身后的石柱斩为两截!

    紧接着,在众人愕然的视线中,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从天而降,砸落地面。

    “表哥!”

    周青蝶哭喊一声,冲了过去。

    “就你也配偷袭?”

    李然手持神剑,踏空而行,只一瞬便来到了被斩断手臂的南宫骁身前:“小子,从皇宫到烟岛,一路上老子都忍你很久了,四大古族的烟岛之约的盟誓里,说得很清楚,争夺神器,生死各负,老子今日就算宰了你,你南宫家也说不得什么——”

    他看向一旁的拓跋铁兰:“有这回事么,铁兰姑娘。”

    “是的。”拓跋铁兰道。

    “国师大人不要!”周青蝶泪如雨下,抱着他的大腿道:“求您饶我表哥一命,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李然愣了一下,目光瞟向周青蝶那双兽皮短裙下的雪白长腿,从那日神女殿按摩后,积攒到现在的毒素,让他忍不住心神一颤:“真的......什么都愿意?”

    “是的!只求你不要杀他!我......我表哥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复兴!”周青蝶乞求道,她被李然这么盯着,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很多东西,她当然也明白了,小脸桃红的加了一句:“只要不违背人伦底线就成!我......我跟表哥已经订亲了。”

    “哦,这样啊。”李然意兴阑珊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你周姑娘给我写一百万金的欠条吧,来日我亲自派人去蜀中找周老爷子讨要,算是买下南宫骁这条狗命了。”

    “你休想!”

    那南宫骁本来都被震得半晕死了过去,没想到又醒了过来,用独臂撑起身子,道:“小蝶你别听他的!这小子心狠手辣,狡猾恶毒,你即使给他写了欠条,他也会赖账的!”

    “南宫骁你误会我了。”

    李然一脸无辜:“我这次是真心跟你做一个交易。”

    “呸!滚!”

    南宫骁啐了一口血水,差点溅在李然身上,还好他躲得快。

    “这柄天绝剑我不要了,送给你。”

    李然将剑刃反转,递了过去:“这东西对我,也就是一把称手的兵器而已,但对你们南宫家,却是大大的有用,你们这一代的南宫家主,意图涉入江湖,争霸武林,重现祖上的荣光,因此,很有必要让天下武者知道,烟岛的第三柄神器,落在了南宫无忌的后人手上,对么?”

    南宫骁望着面前圣光璀璨的天绝神剑,嘴唇都咬出了血,心中痛苦无比,只恨自己技不如人!

    “拿去吧,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不仅不会杀你,这把剑也送给你。”李然貌似真诚的道。

    “条件......是什么。”良久的沉默后,南宫骁终究还是忍不住道。

    “我要你的未婚妻,周姑娘,从第一眼见她起,我就爱上了她。”李然一脸云淡风轻,语气却又略带调侃,让人根本琢磨不透他的真实心意。

    这话一出,那冰国二人组,拓跋家族的人亦是为之一惊。

    这.....这算什么?

    敢情这李国师从头牛逼到尾,最后以碾压性的力量,拿到神器,就只为了......

    侮辱南宫骁?当面夺妻?

    “国师大人你......”

    周青蝶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又羞又怒,却又莫名其妙的联想起,在皇宫池塘边,与对方见面的场景......

    不止如此,她的脑海仿佛完全不受控制一般,又蹦出了两个片段,一个是神机洞前那束漂亮的星灵花!

    那也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花!

    而另一个则是......

    当她被血眼妖兽抓住,内心接近绝望的时候,那突然手持长剑,丰神俊逸的身影......

    是他。

    全都是这家伙!

    不行,我......我是南宫家未来的少夫人,我心里只有表哥一个人!

    胡思乱想间,周青蝶的双颊已经变得火红,她急忙转过身,将南宫骁扶住:“表哥!今日若注定有此一难,小蝶愿陪你一起死!你我虽名为夫妻,但小蝶早已经将你当成......当成......”

    “小蝶,对不起。”南宫骁闭上眼睛,一滴清泪流了出来,蓦地,他睁眼怒视着李然:“我.....我愿意跟你做这笔交易,放弃跟小蝶成婚,但我需要你先当着拓跋家和蓝家的面,立下守约毒誓。”

    “表哥你......你疯了么!”周青蝶完全崩溃了,泪如泉涌:“你看着我!我是小蝶啊!你不是说过,我是你这一生最珍视的人么!你......你怎么能将我让给别的男人!”

    “抱歉小蝶。”南宫骁低着头,嘴唇颤抖着道:“为了南宫家先祖们的志业......我......我也只能如此了,对不起!”

    “呵呵,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就当我用十多年的时间,做了一场梦吧。”

    周青蝶凄然一笑,捡起旁边南宫骁的刀刃便要往脖子上抹去,一道真力气劲弹来,她手臂一麻,手中刀刃掉落在地。

    正是面慈心善的李大善人出手了。

    “哎呀,我其实也就是跟两位开个玩笑,何必呢。”

    李然摇了摇头,将天绝剑收回。

    “你......”

    南宫骁双眼血红的看着李然,只觉得这个人邪恶无比,胜过一切的魑魅魔鬼,恨不得立刻将他千刀万剐!

    然而.....

    他是真的力有未逮啊!

    蓦地,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小蝶!你听我解释!”南宫骁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撑起身子,扑向一旁的周青蝶,却被对方一把推开。

    “他的确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但对我来说......并非是坏事。”这一刻,周青蝶再次回想起在第一关时,南宫骁见死不救的一幕,她闭上眼睛,两行清泪落下。

    良久,她擦干眼泪,一脸坚定的道:“南宫骁,从此以后,咱们一刀两断,我也是时候回蜀中告诉爷爷,让他取消咱们的婚事了。”

    “做得好,周姑娘,正当如此呢。”

    李然嘿嘿一笑,踹了南宫骁一脚:“我跟周姑娘朋友一场,看在她的面子上,饶你小子一条狗命。”

    他前脚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来看了南宫骁两眼,心头一横,一剑精准横过!

    “啊——”

    南宫骁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下身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我说过饶你一条命,可没说不给你留点纪念啊。”李然一脸认真的道:“南宫兄,出去之后,你若有意来帝都发展,记得支会我一声,我跟东厂的刘公公、御前太监邱公公都是老朋友了,\b帮你谋个好差事,倒也不难。”

    周青蝶听着南宫骁的惨叫声,闭上眼睛,终究没有转过身去。

    “他......他把这南宫家的少主怎么了?”蓝雪樱问向旁边的姬星寒。

    姬星寒面色尴尬了一瞬,道:“南宫骁这一生不能娶妻生子了。”

    “啊?”

    蓝雪樱讶异了几秒,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此人......实在是太过卑劣,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种人。”

    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日在皇宫里,对方的所作所为......

    简直跟现在......如出一辙啊!

    淫贼,贱人!

    此人她这辈子......但愿都不要遇到第三次了!

    她在心中暗自说道。

    ......

    ......

    十分钟后,整个烟岛消失,众人从天而降,落入茫茫大海之上。

    李然想着拿着神器回宫跟天女大人报喜,心情大好,于是乎主动拿出水魔珠,帮众人撑开了一个水之结界,众人沿着结界漂浮,在一方小岛边,找到了他们提前预留的船只。

    行驶不到半日,便遇上了一艘巨大的大玄帝国官船,正是来接应他们的魏语虹。

    甲板上。

    “周姑娘。”

    看着那道清丽高挑的倩影,李然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南宫公子已经安顿好了,那娘炮.....哦不,咱们的魏大人,上岸之后,会找人医治他,并且亲自送他回南宫家族地的。”

    “那关我什么事,我不想提他。”周青蝶望着大海道,她的声音虽然冷漠,但还是不难看出淡淡的失落啊。

    “婉儿公主呢?”周青蝶问道。

    “公主这次受了惊吓,让她多睡会儿吧,差不多到岸,也就醒了。”李然亦是望向波光粼粼的海面,不过他的心情是澎湃的,是美滋滋的,毕竟是烟岛之行,唯一的大赢家嘛。

    “李国师......”周青蝶粉颊微红,欲言又止,想看着身边的少年,却又放不开的样子。

    “怎么了?”李然柔声道。

    “爷爷说过,做人一定要守信,你饶了南宫骁一命,那张欠条......”

    “欠条就免啦。我缺钱的时候,会去蜀州找周姑娘要的。”李然笑着打断道:“周姑娘你知道吗,我现在很开心。”

    “啊?”周青蝶愣了一秒,随后轻笑摇头道:“是啊,国师大人神功盖世,杀了恶贼谢无双,夺了神器,只怕从今往后,天下人都对国师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这些都是虚名而已。”李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手指着远处的海面:“这才是让本国师最开心的地方。”

    周青蝶微微一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远眺而去,便看到一轮红日悬浮海上,海面上仿佛被镀上了一层迷人的金光,让人倍感温馨惬意。

    “美吗?”李然目望前方,很认真的道。

    “嗯,很美!”周青蝶露出了笑容。

    “不及你美。”李然忽然转过头,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此时,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对方的身材是真的棒啊。

    “国师大人......”周青蝶脸上已经红到了耳根,一颗心砰砰直跳,她这一生从未听过这样的夸赞,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做才好!

    李然猛的靠近,轻轻的在她嘴唇上吻了一记。

    周青蝶身子一颤,脑子里“嗡”得一片空白,仿佛要炸掉一般!

    “一年之内,我回去蜀州找你的,你会等我吗?青蝶。”李然温柔的看着对方。

    “我......”周青蝶完全傻了,迟疑许久,一股莫名的冲动让她点了点头:“会。”

    “嗯,你们周家欠我的就不是一百万金了,而是这世上最珍贵无价的——你,周青蝶。”

    李然搂住她的腰,深情款款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因为他能感受到,对方已经完全沦陷了,不需要再多说任何一句话了。

    慕容兄,你当时废了那么多心思才搞定周家,而我李然,只需要三言两语,高下立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