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人财 > 第113章 杀戮标志牌
古代刽子手的卒衣服、砍头刀,两宗不详阴物,竟然要风光大葬。

    我和邱子健怀疑听错了。

    按照一些陆离志怪的书籍上记载,不是应该用什么特殊手段,将之封印吗?

    只是,年轻的下山道士无良,不多做解释,开始让我们找一些东西,大都是香烛纸钱的,此外还有一大摞红纸,将全部东西带到了小花园。

    “无良兄弟,这小花园可是不详之地,你确定还要重葬原地?”邱子健心神不宁说道,他这个风水师,伏魔卫道的本事不高,不过还是有一身不错的风水知识的,这些年在江湖摸爬滚打,见识并不少。

    “来不及了,天亮前,必须葬下!”无良没有先前的悠闲表情。

    顾不上解释,说明事情很严重。

    “要来封建时代那一套复杂的下葬事宜吗?”邱子健再问。

    “我问问它再说!”无良指着地面的刽子手衣物。

    他的话,让我和邱子健一脸蒙圈,心里想着,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无良道士,还能有与死物交流的本事不成?如果真是,那可就是石破天惊的大新闻了。

    紧接着,无良想去去了一大桶木灰,回来后,将木灰洒在地上,一共两条歪歪扭扭的灰烬,灰烬这头是刽子手的衣服、屠无,另外两头,左边放着插着三根长香,右边则是一碗血。

    有血的碗里,沿口贴着三张符。

    做好步骤后,又让我和邱子健暂时离开小花园,站在外边等待。

    穿着陈旧道袍的无良,借用邱子健的木剑,开始在那边念念叨叨,像是做法,只是让我们不解的是,并没有构筑法坛道台啊?

    “没道台,靠谱吗?”我低声问。

    “天知道!”邱子健回了一句。

    “老邱,你应该好好学学了,要有过硬的本事,才能更好混迹风水一行,要不是无良及时赶到,今天晚上,还不知怎么收场呢!”我调侃说道。

    “诶!”邱子健长叹一口气,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

    虽说时间紧迫,可无良道士挥舞木剑念道时,不急不迫,完全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

    “老邱,世上真有鬼吗?”我问。

    “听我酒鬼师父说,真有鬼!他还说曾经见过形形色色的怨念死物,因为人死的情形不同,鬼甚至可以分为几十种,各不相似!”邱子健回道。

    “你见过?”我问。

    “没!”邱子健回答得很干脆。

    “你那位酒鬼师傅胡说吧?或许,是他老人家酒醉后凭空捏造的,你没听老辈人说过吗?世上没有鬼,如果有,就在每个人心中。”我质疑说道。

    为了争一口气,邱子健却是认真较劲了,开始给我一五一十说了许多鬼魅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他酒鬼师傅曾经经历的。

    而且说得很详细,就连应对方法都一一尽有。

    一饿死鬼形成原因:旧社会穷苦人活活饿死怨气所致。出现方式:常有气无力的向你要饭吃。防范方法:由于是穷苦人家,心一般都很好,只要按它的话作不会有生命危险。

    二吊死鬼形成原因:上吊自杀而死,怨气所致,出现方式:常为女性,手握一根绳子,上有血腥,要求你带回家。防范方法:由于上吊致死,看怨气轻重而定,不过说什么也不要答应她把绳子带回家。

    三血糊鬼形成原因:难产而死,怨气所致,出现方式:通常产妇可看到,为女性,手提一血红色布袋,内有血物,污秽。害人指数:80防范方法:由于是旧社会难产而死,现在难碰上,不过碰上就。。。。最好不要理会她。

    四落尸鬼形成原因:相传为水中的精怪。出现方式:化为死鱼之类引诱你上当。防范方法:不要理会,不要贪小利而失去了生命。

    五落水鬼形成原因:溺死者怨气所致出现方式:游泳者在水中会有一人拉住脚,又称“鬼扯腿”火焰低的人一但碰上很难逃脱,最好是骂脏话。

    六哨声鬼形成原因:小孩死后形成出现方式:吹口哨时会有人跟着你的哨声,却不见其人。害人指数:无防范方法;只是小孩子死后开的玩笑,不会害人。

    七无头鬼形成原因:旧时被斩首怨气所致出现方式:无头或手提头颅防范方法:生前穷凶极恶,碰上最好不要怕,与之作站!!!

    …………

    十九影子鬼出现方式:夜间出没,你会看到一怪影超过自己的影子,而这个影子根本不属于你!!!防范方法:脱下一只鞋子(男左女右)抛向天空,鞋底朝天方可,然后一只脚跳七七四十九步猛然回头大喝一声“快滚!!

    二十丧气鬼形成原因:喜宴上暴死怨气所致出现方式:喜宴上看到个身着孝服或素服的不言不语满脸衰愁东西即为此物,防范方法:无。

    ……

    三十九上身鬼形成原因:多年怨气出现方式:不见其物,只闻其声,会感到全身一个冷站,迷迷糊糊,醒来时很累无防范方法:只是借用人体作它未完成的事,不会夺去生命。

    ……

    还真别说,邱子健说得头头是道,要不是这段时间与他相处,对他有些了解,还真会被他护佑,当下想一想,邱子健能混出个名声也是有道理的。

    “你看那件血衣上,附着什么鬼东西?”我问。

    “应该是断头鬼一类的吧!”邱子健说完就闭上了嘴,他觉得说法自相矛盾了,刽子手,从来都是砍别人脑袋的,难道还是挥刀自杀不成?

    “呼呼呼!”

    一股股夜风从外边吹入,小花园那边,无良“浇筑”的两条“灰道”被吹飞,木炭灰烬飞洒得到处都是,没多久,就听无良喊话示意我们过去,“两位兄弟,你们看看!”

    脚印。

    在左边的木灰上,有一个个很轻的脚印,按照大小,应该是一个男人留下的。

    此时,那柱香也烧完了,无良松了一口气道,“幸亏它选择了入土为安的路,不然的话,我们还真要费很多功夫才能解决!”

    邱子健指着装有符、血的碗问,“这条道是?”

    “我给他两条路,左边是让他魂归大地,右边自然是道术镇压,这碗符血,原本要洒在刽子手衣服上的,现在没必要了!”无良解释道。

    而在香灰上留下的脚印,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那个看起来犹如“巫师”的枯瘦影子,自从黑夜降临,他一直阴魂不散。

    天亮前。

    我们三个终于将红衣、断刀埋葬,一夜未眠,我们也在客厅休息睡觉。

    下午,等我醒来时,发现无良道士已经不在客厅。

    走出去,在小花园里看见正在啃面包的无良,他站在那个“人头石像”的坑旁,此时的坑,已经被一张张红纸掩盖,看不到底下的东西。

    “兄弟,那些石像究竟是什么?”我走过去说道。

    “你听过杀戮标志牌吗?”无良却是反问。

    杀戮?

    标志牌?

    我有些恍然大悟,没想到,地下掩埋的,居然是古代象征战功的一种标志之物。

    难怪罗新元这座别墅里,一直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