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何为宿命 > 第三百二十二章:孤岛
“封——”

    正当萧易寒的内心那又是痛苦又是难受的复杂情绪已经几乎糅合、蕴量到了一个极点的时候,诸葛星河的指尖闪过一道流光,随即打入了萧易寒的脑袋当中,萧易寒的眼神顿时木讷,原本即将溢出的眼泪也被骤然打断,整个人就像是一尊石头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蹲在了那里。

    “果然,我想的没有错,这件事情对于他而言还是太早了,他现在的心智恐怕还承受不了这么严重的事实吧......让他好生的睡一会儿吧......”

    “星河,那个画面是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一年前吧......不到一年,我原本打算以卦术确定萧大哥的行踪,没想到就占卜到了这一场战斗的场面,后来我派遣术宗的人前往画面当中的地方探查。那是中西域,位于中西域天擎帝国和灵明帝国的一处无人的边境,根据探查,那里的确发生过相当规模的战斗......”

    “然后呢......萧大哥怎么样了?”

    曹无铭有些焦急的问道,刚才萧易寒看到的画面,曹无铭也基本上一分不差的都看到了,在那画面当中所出现的每一道身影,都有着不逊色于他,甚至是比他更强大的实力。虽然说他对萧凭风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面对着这样的敌对阵容,就算是萧凭风想必也会显得相当的麻烦。慕容泠的去世虽然也让曹无铭感到意外和感伤,但是他现在真真正正想要知道的,是萧凭风的安危......

    “不知道......就当我要继续算下去的时候,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故意遮蔽了这道天机,我无法观测,也并不知道那场战斗的后果,但是,萧大哥没有死这一点我却能够确信。毕竟事关于生死这样的大事,即使看不真切,但也能够察觉到的。”

    “那......萧大哥,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可能会在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

    此时此刻,荒海——

    荒海,这是这片大陆上绝对的禁忌的所在,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万年的历史,也不知道到底有着如何的宽广,更不知道,在这一望无际的神秘海域当中,究竟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荒海之所以让所有人闻之色变,尚且不说这一片海域究竟是有如何的广阔巨大,也不是因为这荒海当中究竟隐藏了什么未知的东西,仅仅是这荒海本身就足以让天下人恐惧。如果用正统一点的说法来讲的话,这荒海之上蕴含着相当浓厚的荒古气息,使得这片海域的时间流速和外界截然不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也从未听说过有谁能够横渡荒海,反之,因为想要横渡荒海而消失无踪的人却是大有人在。在这些人当中,甚至不乏战圣,甚至是战号大斗级别的超级强者,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人类世界当中,荒海,似乎就等同于一个禁忌的话题,也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地带。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荒海之上的一座小岛当中——

    “听说在这荒海之上,蕴含着相当霸道的荒古气息,寻常人若是吸入恐怕会当场毙命,即使修为深厚者也无法从这片海域当中补充自己的战气......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禁忌的险地,居然还有着这样的安居之所,阁主,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啊......”

    荒海之上的一座孤岛之上,一个黑色衣衫男子坐在海边的一颗大石头上,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一边看着眼前的这一片被天下人所畏惧的海域,一边喝着酒,悠悠然的的说道。话音落下,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黑衣男子的后面,一袭白色的长袍,仿佛浑身上下都有着一股白色的雾气将他环绕,让他的容貌和身材都看得不真切。只见得他一边朝着那黑衣男子走来,一边说道:

    “按照阁主的说法,他只不过是像了点办法,来使得这座岛屿不受到荒古气息的侵蚀,如果离开这个岛屿范围,还是会死的哦。”

    “如果说这恐怕需要数位战号大斗的力量才能够布下的‘九衍天灵大阵’都只能算是‘一点办法’的话,那天下恐怕就没有什么事情是阁主大人做不到的吧......”

    黑衣男子缓缓的说道,虽然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战气,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一般,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一股相当明显的,从尸山血海当中磨砺出来的煞气。不仅如此,从他那硬朗的面容当中也能够看得出来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原本就不怎么健硕的身形在黑衣包裹起来显得更加的消瘦。见到那白衣男子来到他身后,黑衣男子缓缓的站起身来,恭敬的行了一礼:

    “拜见副阁主大人。”

    “都说过多少遍了,萧先生不必这样客气。”

    白衣男子笑眯眯的说道,一双眯眯眼当中闪烁着有些复杂的神情,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再度开口道:

    “你的经脉破损和负荷的程度太大,再加上过度使用阁主的‘灵’,导致你身上的伤相当严重,即使是调息了将近一年,也才使得身体勉强恢复,如果想要恢复原来的修为,恐怕还要数年的时间了......还是我的医术道行不够,如果是传说中的那位出手,恐怕现在的你再进一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副阁主哪里的话,能够捡回这条命,凭风就已经很知足了。”

    黑衣男子似乎并没有在意白衣男子所说的话语,再次敬礼说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易寒的父亲,曾经整个轮回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天才——剑圣,萧凭风。不过,在经过位于中西域边界的那场大战之后,他便受到相当严重的伤势,按照白衣男子的说法,他当时基本上已经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了。即使经过这一年的治疗和调息,他也只是勉强恢复了身体的基本活动,至于他那一身修为,怕是没有几年时间是恢复不过来了。

    “你能这么想那就是好了,虽然说很想让你在多休息一下,不过按照阁主大人的说法,你现在已经有了基本的行动能力,也不能让你这个病号再这么闲下去了。”白衣男子笑着说道,随即伸出手来,原本环绕在他身边的那白色雾气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自主的蔓延开来,将他和萧凭风两人笼罩起来,与此同时,他再次开口说道:

    “即使失去了修为,待了这么久的时间,你应该也已经意识到了吧,这岛上不止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