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异世丹帝 > 第26章宋欣岳之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章宋欣岳之死!



    宋欣岳听后心惊肉跳,冷汗淋漓,之前他知道东方白乃是东方不凡的逆鳞,但没想到会如此严重。



    “东方白是该死,破坏了本皇子的大事也该杀!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用我的人去杀人灭口。难道不会动动脑子请杀手组织或者江湖草莽?”



    二皇子肺都快气炸了,想想没刺杀成功心底竟然有些庆幸,换作平时折损了两位金玄高手,肯定会肉疼不已。



    “是欣岳欠考虑了。”宋欣岳低头小声道。



    “东方白暂时不能动了,两位金玄境被杀想必东方白身边有高手保护,说不定已经开始调查是谁动的手了。”二皇子压制心中的怒火,考虑了一番道。



    “是!”



    “升灵花呢?一千八百万两的升灵花,本皇子倒要看看有何不同之处。”二皇子话语中讽刺成分显而易见。



    宋欣岳老脸一红,羞愧难当。随之不敢怠慢,急忙把身后的升灵花抱起来递上前去。



    “公子危险!”二皇子刚要伸手去接,身后两名带刀侍卫急呵阻拦道。



    说时迟那时快,两名侍卫抽出长刀,严密护在二皇子身前。



    只见一道黑影急速而来,正对宋欣岳而去。来人原来不是要刺杀二皇子,目标直指升灵花。



    宋欣岳大惊失色,手臂反转将升灵花转移到身后,一只手掌玄气汹涌,豁然而出。



    “砰!”两掌相对发出一声响动,宋欣岳承受不住倒飞出去,船舱破开,口中鲜血狂飞,噗通一声落入水中,水花四溅。



    手中的升灵花掉落空中,来人眼神一凌疾走两步,在船中一个漂亮的转身稳稳接住。



    在宋欣岳掉落在水中的瞬间才看清了来人模样,对于此人还算熟悉,正是拍卖会上出价七百五十万两争夺升灵花的人,依旧还是那身黑衣长衫。



    当时东方白就敏感发觉了他身上的杀意,升灵花他志在必得,宋欣岳与其争夺必定会遭到他的追杀!



    江湖险恶,夺宝行凶之事在所难免。



    两名侍卫见状冲了上去,好似能心灵相通,出招几乎一模一样,一左一右相互夹击。



    黑衣长衫者向后弯腰,躲避一对长刀袭击,右腿踢出朝一人后背袭去,快而狠辣。另一人眼疾手快挡住快速凶猛的一脚,令同伴相安无事。两人可谓配合默契,互补互助。



    船中刀光剑影,玄气肆意,每一招每一式都凶猛异常。所斗之处千疮百孔,木材零散。



    二皇子站在船头一角观望,眼中没有丝毫惊慌,风轻云淡。他相信两名侍卫的能力,不说玄功境界已达地玄境,单单两人天衣无缝的配合便堪比天玄强者。



    来人可以和两位侍卫打的难舍难分,可以想象此人玄功必定是地玄高阶,换作一般的地玄中阶早已落败,哪会这般费力。



    “嗤啦!”刀光闪过,身穿黑衣长衫的中年人手臂被划一刀,鲜血当即浸湿衣袖。



    “没想到我顾长青会遇到两位心意相通的高手,看来今天不使出全力很难脱身了。”



    顾长青?二皇子皱皱眉对这个名字很是熟悉,一时竟想不起他是何人,突然睁大眼眸叫出声来:“你是漠北七鹰的老三!”



    “哦?你认得我?”顾长青抬眼疑问一句。



    “不认识,只是听说过。”二皇子摇摇头,“顾长青,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能有两位地玄中阶的高手为其保驾,身份自然不用多说,非富即贵,必定是响当当的大家族子弟。”



    “呵呵,吾乃残阳帝国二皇子!”二皇子沉声道:“留下升灵草并脱离漠北七鹰为我效劳,本皇子饶你一条性命。”



    “哈哈哈!”顾长青随即一愣,接着便扬声大笑,“二皇子又如何?只不过出身比别人高贵些罢了,脱离这层身份之外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为你效劳?做梦!”



    漠北七鹰常年活动在残阳帝国最北端,可谓逍遥自在。几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钱了抢!想女人了抢!吃饭下馆子不给钱!



    给别人当狗,哪有现在这般无拘无束,过惯了这样的生活,傻子才愿意在别人身边低声下气。



    “那你只有死路一条!”二皇子残忍一笑,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拒绝邀请,就算不愿意也会委婉谢绝,哪有这般肆无忌惮。



    “想要我命!还没那么容易!”顾长青不知在哪抽出一柄长刀,好似变戏法一般。



    刀光闪烁,玄气流转刀身。



    “上!”一声令下,三人又打斗在一起。



    顾长青有刀在手,战力明显提高很多,只不过手中有一盆花多少受了些影响。三人均使刀,打斗起来叮叮当当作响,玄气附在刀身,每一次的对招碰撞都在比拼修为的深厚。



    ……



    再说宋欣岳,自打跟顾长青对了一掌落水之后,整个人几乎没有了意识,体内伤势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过黄玄高阶,跟地玄高手对掌纯粹找死,相差太多。



    宋欣岳下意识在水中挣扎,可不管怎么挣扎总感觉有一只手在湖中往下拽,身体一直下沉。过了一会感觉好似沉到了湖底,朦胧间睁开眼,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东方白!刚想张口惊呼,湖水咕噜噜钻进口腔。想反抗,全身的伤势已然失去了能力,眼睁睁看着一只大手放在自己的喉咙处,力气一点点增大。



    不是宋欣岳因为伤势过重而产生了幻觉,而这个人就是东方白。



    话说东方白一直闭气潜在船下,偷听船上两人间的谈话,试图窃取一些机密消息。谁知半路杀出来一位漠北七鹰把宋欣岳打入湖中,也正好借此时机下手除之。



    宋欣岳睁大一对眼眸,脸色呈现青紫,额头青筋凸显,四肢轻微挣扎。只听一声沉闷的细响,宋欣岳的身体便一动不动,双眼合实。



    东方白嘴角露出丝丝残忍的笑容,没等游回到原来的位置,船上方传来一声巨响,底下水波荡漾,紧接噗通一声有人掉入了水中。



    难道又有一条大鱼等宰?东方白不敢过去,只能静而不动暗中观察。



    不管掉落的是谁,都不是他现在所能招惹的。



    只见掉落的那人迅速朝着一方游去,像一条鱼一般灵活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