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死亡救援 > 第307章 无头人的追击
话刚说完,绳子抖动的更厉害了,我和安北陌在半空中来回乱晃,我连忙用脚蹬住墙面,固定我俩的身体。
与此同时,一股力量从绳子上传来,我和安北陌竟然猛的向上升起一截。我无比震惊,这个情况分明是有人在上面拉绳子,这是要把我和安北陌给拽回去。
同伴已经都在下面了,那在上面的人会是谁?而且对方居然能拉动我和安北陌两个人,可见力气不小。
我急忙对安北陌说:“我要加速滑落,你当心,抓好我!”说完,我将攀绳器下滑的速度调快了两档。
可就在这时,绳子一震,我俩再次被向上拉起几十公分。安北陌急声说道:“下滑速度调到最快,不然绳子被拉上去太多,一会儿我们离地太高,想下去都难了!”
“抓好!”我喊了一声,一下就将攀绳器滑速度调到最高档。
下降速度立刻加快数倍,我看眼前的墙面开始变得模糊,已全然看不清上面的纹路。
绳子又一次剧烈抖动起来,这一次竟然将我和安北陌拉升足有半米。
我把身后的枪拉到跟前,看着头顶骂道:“上面到底是什么怪物,这么大的力气,绿巨人么?”
安北陌催促我说:“别管上面了,我们距离地面还有四五十米呢,先下去再说!”
我俩刚说完,绳上就再次传来一阵剧烈的拉拽力,这次竟将我们向上提起数米的距离。我和安北陌都是大惊,这拉绳子的力量是越来越大了。
我急忙对安北陌说:“不妙,继续照这样下去,我们下降的速度根本没有上升的速度快。”
安北陌低头向下看了一眼,沈豪正在下面大声询问我们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她琢磨一下对我说:“没办法,我们只能放弃绳子!”
两句话的工夫,我们又被拉起数米。
四五十米相当于十几层楼高了,放弃绳子跟跳楼没什么两样。偏偏这个洞的宽度不够我能从两面撑住,让我们变成了不能上又下不去的困境。
现在眼前唯一的机会,就是那些墙上的凹槽。
我把心一横,一手抠进凹槽之中,一手打开了攀绳器上固定绳索的开关。忽然的下坠力让我们身体顿时向下一沉,我手指上立刻增加了数百斤的重量,而绳子这时快速向上滑升,很快就消失在我们头顶的黑暗之中。
安北陌挂在我的身后,见我用一只手支撑着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忙问道:“你还好吧?”
我费力的说:“没事,这些凹槽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只够伸进去一只手,可真够缺心眼的。”说着话,我低头去找下面的凹槽,然后用另一只手抠住。深吸一口气,松开了上面的手。
又是一股下坠力量,加上我们的重量,都施加在我一只手上,感觉指骨差点都要断了。
还好这些凹槽每隔几十公分就有一个,我利用它们可以向下面移动。刚开始还勉强能撑住,可是下移了十几米后,我的手指开始出现麻木的症状。为了安全,我只好暂时停下休息。
在下行的过程中,我们俩都没说话,这时我停下了,安北陌知道我手臂吃重太大,坚持不了多久,于是她淡淡的说道:“把我松开吧!下面大概还有三十来米,我应该可以直接跳下去。”
我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别闹了,三十多米正常人跳下去都会摔断腿,别说你还受伤了。你就在后面老老实实的待着,尽量保持不要动,我停下就是喘口气。”
安北陌又说:“我包里还有绑带,你休息一下,我用绑带固定咱俩身体,这样就能使我们上下分开,我到下面的凹槽上,然后咱俩可以一起往下爬,这样你也能省点力气。”
我想想说:“绑带才一米多长,而且不是很结实,不行!”
忽然,一阵“嗒、嗒、嗒”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响动虽然不大,可我和安北陌都清楚的听见了。
我俩同时往上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那个声音却是逐渐清晰,显然有什么东西在沿着墙壁往下爬,正向我们靠近。安北陌拿射灯往上照,可见范围内暂时还没发现什么。
肯定是刚才拉绳子的东西爬下来了,虽然我还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但能在墙壁上爬行,而且速度还这么快,明显不是我们现在这种状况能对付的。
情况有变,我们这么吊在半空中只有挨打的份。我顾不上手指的酸痛,立刻咬牙向下爬,凭着一股拼劲,居然又往下移动了十多米。
距离底部也就二十米的距离了,只要和队友们汇合,凭我们的火力,不管来的是什么我们都敢斗一斗。所以我靠意志力坚持着,用已然发麻的双手不停的往下爬。
忽然“吧嗒、吧嗒”几声,有什么东西落在我的头顶、脸部和肩膀上,湿湿腻腻的。
我下意识用手背抹了一下,伸到眼前一看,竟然是血!
当即我就是一愣,上面爬下来的东西怎么还流血了呢?难不成是动物,又或者是个人?
我还没想明白呢,安北陌就在后面大声对我喊道:“小心!有东西过来了。”
吃惊之下我连忙抬头,在安北陌射灯的灯光下,出现一个血淋淋东西。
冷不丁看到这么个怪物,还真把我吓了一跳,差点手上松了劲。忍不住骂道:“妈的,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个怪物又向我们靠近了一些,半个身体暴露在灯光之下,我这才看清,那居然是个人。只不过肩膀上没有头,只剩一个血淋淋的脖腔,身上一片血红,刚才滴在我身上的血滴,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再看这无头人身上的衣服,赫然是失踪宇航员的宇航服。我吃惊的对安北陌说道:“难道......难道这是孔安平?”
安北陌这时已经拔出磁轨手枪,冲着那怪物就是一枪,正打在对方扒住墙壁最靠前的一只手臂上,顿时又是一股血迹洒了下来。
这时安北陌冷冷说道:“这不是孔安平,而是已经死了的周洪涛。或者说,是周洪涛死而复生的尸体!”
安北陌的一枪虽然打穿了那只手臂,可好像并未影响对方的活动,他依旧向我们靠近过来。
这时我也看清了,的确是已经死去的周洪涛。看清楚之后,就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他头都没了,居然还能出现在我们面前,还能在墙壁上快速爬动,难不成他鬼上身了?
我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僵尸的存在,也不相信死人能复生。可现实就在眼前,我却根本找不出合理的解释来。
巨大的精神刺激之下,完全让我忽略了身体的疲劳。我顾不了别的,拼命快速向下爬动,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安北陌在后面连续开枪,阻止对方的追击。由于颠簸严重,她瞄准困难,命中率大大降低。即便如此,还是有几枪打在了对方身上。可这些攻击居然丝毫不起作用,除了让他身上多几个血洞以外,根本挡不住对方的逼近。
“停下!”安北陌大声对我喊了一句。
刚才我拼了命的逃,现在对方距离我不过五六米。这时候安北陌忽然让我停下,不出几秒那个怪物就能到我跟前,一时间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此刻信任产生了决定性作用,我立刻就按照安北陌的要求停了下来。
安北陌拽过我的磁轨枪,用我的身体做稳定支架,单手举起向上连续射击。这次安北陌瞄的是一个地方,就是那怪物的手臂。数枪之后,将对方的手臂从肘关节处直接打断。
躲避洒落的血雨,我往上面看。那怪物手臂断了之后,残肢掉落下去,竟然从臂下露出一段细长的金属支架来。
我瞪大了眼睛去看那是什么,这时安北陌再次开枪,正中那根金属肢体,“咔吧”一声,将那金属肢体打成两截。
刚才挨了多少枪也勇往直前的怪尸,这个时候猛的一晃,差点从墙上摔了下去。这次他终于停下,就趴在我不远地方。此时他没有头,但我却有种他在盯着我们看的错觉。
我现在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根本不是尸体死而复生,而是有人在尸体的四肢上,装了一种能控制人体的机械支架。
所以刚才行动自如的不是那具周洪涛的尸体,而是控制尸体的机械假肢。
此时在我们下面的队友已经炸了窝,纷纷向我们喊话询问情况,听声音我们应该已经距离地面不远了。
我让他们安静,然后深吸几口气,继续向下爬完这剩下的最后十几米。
我们刚才没动,那具怪尸也不动。当我往下的时候,他立刻追了上来,只是少了一只机械手,速度没有刚才快了,但追上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安北陌看到我们仍然危险,她歪着身子去够身后的磁轨***,但这个动作牵扯到肋部伤患,顿时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这次我主动停下,腾出一只手去帮她把枪拽到身前,等她扣住扳机,然后我抬起一只胳膊给她当枪架,并对她说道:“赶快送这怪物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