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死亡救援 > 第290章 太空蜡像馆
骂完我便不再看他,对所有人说道:“由于通道太窄,我们不方便全都进入通道。野兽,你带着赵教官上到通道左侧的铁柜上。医生,你和女神上右边的铁柜。我带博士走中间通道,咱们高低三路一起进去找人。这样也能互相照看到,不至于再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
来到通道口前,我又说:“现在重力太强,不行就用宇航服的推进设备吧,这个时候也别吝惜能源了。”
我们的宇航服在手心、脚掌位置,都有推进器喷口,这倒是和钢铁侠挺像的。不过我们宇航服的储备能量有限,用不了几次推进器,这也就是为了防止在太空陷入静止状态或无休止漂浮,而准备的应急装备。
得到我的命令,所有人答应了一声。安北陌率先打开,跳起扶住铁柜边沿爬了上去。有推进器帮助,爬上两米来高的铁柜,基本不费什么劲。
其他人也学着她的样子,按照我的安排上到铁柜子上。等到两边都给我准备好的信号,我对凤九天一招手,三路齐进,向李教官失踪的通道里快速走去。
现在我们六个人都可以看到彼此,我让两边速度稍微落后我一些,由我在最前面探路。
这次我比刚才更多加了小心,就连踩到的地面也经过确认后,才敢用劲踩上去。
然后我们搜索出很远的距离,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甚至连个能把手伸进去的洞都没看到。
又走出不短的一段距离,沈豪告诉我,他看到那个和凤九天一模一样的蜡像了。
我琢磨这个蜡像出现的古怪,有必要再进行一次检查,于是我让所有人原地戒备,我一个人翻过铁柜再去看看。
打开推进器,在沈豪的协助下,我轻松越过铁柜,又一次来到那个蜡像跟前。“她”还是保持着微笑招手,伫立在原地。
我先围着“她”转了一圈,不得不承认这个蜡像做得实在是太像了,要是凤九天也穿上这身衣服,摆出同样的动作站在旁边,恐怕根本分不出真假来。
外表看不出什么,我离近去看细节地方。
看过几处后我不由得暗自惊叹,这蜡像简直可以说是鬼斧神工之作。不光是把衣服褶皱位置做的非常细致,就连皮肤上微微出现的皱纹也惟妙惟肖的刻画出来。要不是凤九天就在不远处站着,我一定会认为这是用凤九天真人做出来的。
这次看得仔细,我逐渐发现这好像不是用蜡做成的,因为它没有蜡的那种光泽,至于用的是什么材料,我又看不出来。
最后,我用刀从上面又刮下一点碎屑,装进一个密封袋中,然后回到凤九天那里,让大家可以继续前进。
这个列满铁柜的巨大空间前方,依旧还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尽头在哪里。我知道大家此时都已经累坏了,可我却不敢让大家在这里休息。
说实话我此刻内心十分复杂和矛盾,这失踪的四名宇航员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队员又无故失踪了一个。难不成这一次的任务,我要遭遇折戟沉沙?
心头正自郁闷,左侧的沈豪忽然说道:“大家停一下。黑鹰,我好像看到另外一个通道里,出现一个人影。”
“哪里?”我急忙问道。
沈豪回答:“在我左侧的第二条通道上!”我心里一动,暗想:“是之前赵教官走过的那条路!”
我立刻说了句:“仔细看清楚,是人,还是又一具蜡像!”
沈豪用灯照着看了半天,说:“被这些铁柜子挡着,我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不过他一直没动,我说不好是人还是蜡像。”
“只能看到后脑勺?”我奇怪的问了一句。
“没错!”这时赵教官回答我说:“我这里也只能看到后脑的位置,那个人的姿势好怪,好像是冲着柜子站着。”
越听越奇,我决定还是亲自过去看一看。于是队伍再次原地戒备,我连翻过两排铁柜,来到沈豪和赵教官口中所说那个冲墙站着的人影身后。
这次我看清了,那是个男人的背影,穿着一身迷彩服,也不知道对着墙在干什么。从外表我看不出这个是真人还是假人,但从他一动不动的情况分析,假人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关键是这个人的背影很熟悉,很像是那位刚被我骂了一顿的赵教官。
我用枪指着“他”,过去捅了捅后背,发现硬邦邦的,和之前像凤九天的那个蜡人感觉一样。我绕到侧面去看,发现这个人两手摆在身前,做出一个奇怪的姿势。
看了半天我才明白,原来这个人摆出来的动作,像是在从柜子里取什么东西。他左手应该是扶着柜门,右手探进去拿什么。如果真的在他眼前放个置物柜,这个画面就更写实了。
我再看那个人的脸,果然没错,就是赵教官的脸,毫无疑问这又是一具模仿赵教官而做出来的蜡像。
此时蜡像的表情很悠闲,微微带笑,好像还在吹着口哨,就跟刚训练完回来准备换衣服似的,一身轻松。我尝试想把蜡像转过来,不过很沉,我用枪拨动几下没有成功。我不敢轻易去碰它,于是缓缓退开,在众人的目光下,回到了原先的通道中。
我把发现的情况和大家说了,一听这是第二具模仿我们之中的人而做成的蜡像,众人都是又惊又奇,半天说不出话来。尤其赵教官,听说那是照着他的样子做出来的,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又向那个蜡像看了几眼,心中的惊惧溢于脸上。
我实在搞不懂这些蜡像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而做出这一切的人又是何居心。
看大家的情绪都有些阴郁,我便对他们说道:“不管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我们不要受到任何影响,继续往前走。现在找回失踪的宇航员以及我们的队友才是关键。”
想了想我又说:“而且我提醒大家一句,恐怕这件事还没完,很可能我们每个人都被模仿造出了蜡像,或许在后面的路上就会碰到,你们都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说完,我不再停留,让大家继续前进。
和我预料的一样,没走多久我们就看到了第三具蜡像,这次是七星的,而且就出现在当初七星走过的那条通道上。
安北陌这次过去查看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回来告诉我们说,这次七星的蜡像是穿着一套老式太空服,看样子像是几十年前的款式。蜡像好似在模仿首次登月的尼尔·阿姆斯特朗,登月后的月球行走动作。
大家已经开始见怪不怪了,听完后都没说什么,我们继续前行。
走了半小时,我们碰上了第四具蜡像,这次就在我这条通道上,是李教官的蜡像。
看着一具具接连出现的蜡人,我不由得有些心头火起,感觉对方明显是在戏耍我们。
在我们途径的路上,摆上我们每个人的蜡像,而且神态各异,摆着不同造型,既让我们感到恐惧,又让我们觉得无奈,心理上承受着看不见的巨大压力。关键是这些蜡人实在太像本人了,让人看见就从后背直冒凉气,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这次李教官的蜡像被做成穿着一身警用摩托服,戴着头盔的模样。而面罩被掀起,蜡像两手在空中比划着,貌似在指挥交通。
现在李教官失踪,看着他的蜡像,我心里十分郁闷,特别不是滋味。简单检查了一下,我没有多逗留,就让大家继续往前走。
这个神秘的地方如同变成了一个蜡像馆,之后我们又见到了沈豪和安北陌的蜡像。
沈豪的蜡人被做成正在健身的姿势,就连他那一身肌肉都和本人相差无几。安北陌的蜡人则被做成摆出一副格斗姿态,看着像是在做格斗训练。
而最后碰上的是我的蜡像,跟其他人不同的是,别人都是站着的,只有我的蜡像是坐着的。要不是出现在我旁边的通道里,被眼尖的安北陌看到,说不定很可能会被错过。
安北陌描述,我的蜡像坐在地上,倚着铁柜,神情严肃,还带着些许伤感,好似在思考什么。
我们不在这些蜡人身上浪费时间,稍作检查之后就干脆直接选择忽略。
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七个人的蜡像已经全部出现。每个蜡像出现的位置,都是在我们之前单独走过的通道上,这足以说明这些蜡像不是随便摆放的。
从发现第三具蜡像之后,我们所有人就都很少说话了,每个人就只是闷头赶路,气氛格外沉闷、压抑,还透着一股不安。
向前走着,我脑子里始终在想几个问题。在这个如此空旷的地方,对方是如何把蜡像制成,并摆在通道上的呢?而且神不知鬼不觉,没发出任何响动,让我们根本毫无察觉,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还有就是,蜡像没有留守在罗盘壹号上的人物,说明是我们七个人进到这里之后,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对方复制了我们的外形数据,这才做成了相似度如此高的蜡像,不然不会只出现我们七个人的。
那另外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在我们之前可还有四位宇航员进到这里,为什么没看到他们的蜡像?难道我们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那些宇航员根本没有进到这里来?
越想脑子越乱,这些事都太过无厘头,完全没有猜测的方向和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