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死亡救援 > 第222章 残忍的追求者
这个名字我和安北陌都没听过,小林岚立即对我们解释说:“是我们七樱社的死对头!那个二代目左马介,妄想娶魔妃来扩大自己的势力,被魔妃拒绝后就处处和我们作对!”
我哼了一声说:“原来是魔妃的追求者啊!这明显就是冲着魔妃来的。”
这时七星跑了回来,她对我们说道:“船已经在野兽控制之中,不过燃油已经到底了,估计也只够靠岸的。另外,岩崎铃美跑了,我在船下发现一个暗舱,里面应该是藏过一艘机动船。还有就是,武器装备都不见了,我想应该是被她带走了。”
我冷笑说道:“还真是小看她了!看似无害,其实是条咬人的蛇,暗中早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
七星看了小林岚和酒井遥子一眼,问我:“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把东和会的情况对七星说了,然后说道:“有岩崎铃美通风报信,对方估计已经把我们的情况摸透。既然躲不掉,那就上岸去会会他。”
船停得磕磕绊绊,算是有惊无险。就在船停稳的一瞬间,十余辆插着东和会会旗的黑色豪华轿车,同时从四周围了过来,把所有的出路牢牢堵死。
我在船头看得清楚,这些车如同训练过一般,同时启动,同时停车,而且停车之后,排成一排的车头居然连成一条直线,没有一辆车突出或滞后。
一个帮派居然把手下都训练到这个程度,看来这个左马介是个有强迫症的人。这个亮相方式的确挺有震撼力,不过我在部队时,天天都能看到成百上千战士的齐步方阵。若是比起整齐划一,眼前这个阵势还小点。
安北陌也很不以为然,还轻蔑的冷笑了一下,看着岸上的情景仿佛在看戏。
我和安北陌,带着小林岚和酒井遥子,出现在船后登岸的地方。这时那些豪车的车门同时打开,从每辆车上都下来四个穿黑西服,戴黑墨镜的年轻壮汉。
看到这个场面,我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社团的人,总喜欢黑西服、白衬衣、黑皮鞋、黑领带、黑墨镜的装扮,好像这一身成了黑帮打手的标配了。
这几十号黑衣人快步向我们跑了过来,然后快速分站两侧,都是手背后,腿叉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本来这应该是个挺唬人的阵势,可我却越来越想笑。回头想和小林岚她们开句玩笑的,却发现她们俩的脸色十分难看,一句笑话就憋在嘴边没说出来。
我们四个下船,缓步走上岸口。我们迎面的两辆轿车这时向后倒退,往两边一让,跟着一辆加长版的黑色豪车开了过来,在我们二十米外的地方停下。
副驾驶下来一个同样黑衣打扮的人,快步走到后面开门。我饶有兴趣的看着打开的车门,只见从车里走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和手下不同,这人是一身的白,看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左右,身材魁梧但很匀称,头发向后梳理的很整齐,一张冷酷的脸棱角分明,在左眉处还有一道竖直的刀疤。
从整体来看,这人非常的酷帅,年纪有三十多岁,就和小说里常见的那种霸道总裁的形象完全吻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我看着这人心头却升起一丝疑惑,好像这个人在什么地方见过。不只是这个人,好像这个场面也有点似曾相识。
想了一下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人的形象居然和沈豪曾经玩过的一个游戏里的人物非常相似。游戏的名字我忘了,只隐约记得那个人物好像叫什么桐生一马。
想到这里我强忍住笑意,扭头问酒井遥子说:“这个人就是东和会的那个二代目吗?”
酒井遥子点头,说道:“就是他,东和会的现任社长,二代目左马介。”
我和安北陌并排站在前面,将小林岚和酒井遥子挡在了身后,因为我觉得这两人好像对这个左马介非常的忌惮。
左马介此时大马金刀的走过来,用他那双如鹰般的眼睛在我们脸上扫了一遍。我发现他看我也就是一瞥,而在安北陌脸上却逗留了数秒。
等他看完,用非常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话,虽然我听不懂他说的日语,可我能明显感觉到他语气中的倨傲和不屑。
安北陌在我耳边低声为我翻译:“他问我们另外那两个人在哪里!”
我对安北陌说:“告诉他,那两个人见财起意,偷了我们的东西跳海逃跑了。”
对于我突发奇想编出来的理由,安北陌不禁莞尔。她忍住笑,冷冷的用日语把我的话翻译给左马介听。
听到这番话,左马介冷笑了一下,一摆手立刻就有几个黑衣人,上到樱远号去搜查。
之后他不再搭理我和安北陌,反而对我们身后的小林岚和酒井遥子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他一边说,安北陌一边在我耳边低声为我翻译。
左马介一上来就和酒井遥子套近乎,说是从很早就很欣赏酒井遥子的能力,多次让酒井遥子到他的东和会来,无论地位、酬金,他给的都远高于魔妃。如果不是酒井遥子固执,也不会落得今天少了一只手的下场。
酒井遥子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对左马介的挖苦全不理会。
说完酒井遥子,左马介又开始对小林岚说话,他直截了当的就问小林岚鲎丹在什么地方。
小林岚怒视着左马介,却也一个字都不说。这时我有点纳闷,这两个人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怎么连和左马介对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见自己说话得不到任何人的回答,左马介脸色一沉,抬起手对后面招了招。
这时从左马介车子另一边走下一个人来,正是弃船逃走,出卖我们的岩崎铃美。她迈着小碎步走到了左马介身旁,躬身低头,一副卑贱的模样奴性十足。
左马介问她:“你说的鲎丹在哪里?”
岩崎铃美抬眼瞄了我们一下,说很大可能是在我的身上。当安北陌把这句话翻译给我时,我心里把岩崎铃美的一家给问候了个遍。
左马介好像特别不屑于对我和安北陌说话,他听了岩崎铃美的话之后,微微点了一下头,立刻有四个黑衣人围了上来。
我现在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很配合的高举起双手。那四个人前后左右把我仔细搜了个遍,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那四个黑衣人退下,左马介扭头看着岩崎铃美说了句:“回答错误!”
他一说完,从岩崎铃美身后上来两个黑衣人,把她一把从左马介身边拉开,让她跪在地上。其中一个人抓住岩崎铃美的左臂,而另一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武士短刀,拔下刀鞘毫不犹豫的一刀斩下。
岩崎铃美的一整只左臂,齐肩被斩断,伤口处顿时血如泉涌。
我们都被眼前一幕惊呆了,我没想到这个左马介竟然如此残暴,就因为岩崎铃美没说对,居然就砍下她的一条胳膊。
岩崎铃美剧痛之下,居然都没敢大声叫出来。她强忍剧痛,依旧保持着跪姿,任由断臂处的鲜血向外喷溅。
左马介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看也不看的对岩崎铃美说:“再问你一次,鲎丹在哪里?”
我心想要是靠这么猜,估计岩崎铃美的双手双脚都保不住了。
大量的失血,让岩崎铃美的脸色惨白,她再次抬头看向我们,却犹豫着不敢轻易作答。
一分钟后,左马介冷声说道:“你超过了我的等待时间!”
他刚说完,之前那两个黑衣人再次上前,干脆利落的一刀将岩崎铃美的右臂,齐肩斩下。
我心里此时替岩崎铃美感到一阵悲哀,从古至今,背叛者的下场从来都是凄惨的,只是我没想到她的报应会来的这么快。
双臂齐断,岩崎铃美这一次再也忍耐不住,疼得向前扑倒,脸重重摔在地上。可立即就被黑衣人从后面提着衣领,给揪了起来。
两处断臂的伤口在往外冒血,估计用不了五分钟,她就会因大量失血导致休克,最后死亡。
而岩崎铃美的生死,左马介完全不放在心上,他依然继续自己的问题:“鲎丹在哪?”
生死的事见了不少,但我没见过有人在我的面前,被一点一点残忍的切掉肢体。这不只是对岩崎铃美的折磨,同样也是对我们心理的震慑。
左马介虽然冷着脸,但掩饰不住他眼中对我们的恫吓之色。
我血往上涌,就算岩崎铃美是叛徒,是敌人,那我也接受不了她经受如此的摧残。我正想说话,转移左马介的注意力,却被安北陌拉住了手臂。
安北陌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我说道:“冷静!我们已经救不了她了。”
我明白安北陌指什么,岩崎铃美的失血,已经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死亡也就是几分钟的事了。
这时几个黑衣人,忽然从我们身后一拥而上,抓住了小林岚就要带走。酒井遥子惊慌的拉着小林岚的手不松开,却被另一个黑衣人重重打了一巴掌,摔倒在地。
小林岚被吓得脸无血色,但却仍然死死咬住嘴唇一声不吭,任由两名黑衣人把她往左马介跟前拽。
我大怒,反手一把抓住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手臂,五指用力。那人惨呼一声,他的骨头差点就被我捏断。
这时安北陌用力扯了我的手臂一下,低声说道:“冷静!你不要冲动。”
我双眼如同喷火,浑身的怒气简直快要把我憋炸了,但几秒钟过后,我还是慢慢的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