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一千两百零五章 道不轻传,入门拜师
 “为什么?”

顾恒生没有答应,而是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女童目光坚定,磕头道:“我想修长生道法,杀人道法。”

竟然有杀意!顾恒生从女童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明显的杀意波动,眉头微微一紧。

这么小便有了杀人之心,可不是什么好事。

“长生道法,天下无人修成。”

纵然是大帝都会被岁月掩埋,世间哪里来的长生呢?

或许唯有那飘渺虚无的仙,才可真正证得长生大道吧!“那我要学杀人之法。”

女童的眼神有恳求、更多的则是燃烧的杀念。

“你要报仇?”

顾恒生一眼便看出了女童的心中所想,平淡而语。

“嗯。”

女童点头承认。

她本该和爷爷相依为命的生活在帝路的角落,日子虽然很苦,但却很快乐。

可是,数日前来了一批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追杀她和爷爷,最后落得了如今的下场。

至于被追杀的原因,女童不知,她也不想知道。

现在的她,只想修行杀伐之术,将那些人一个不留的杀掉。

“我可以帮你报仇,事后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

但是,我不会收留你。”

顾恒生不想自己有了依靠,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若是带着女童在这凶险的帝路上面,太过束手束脚了。

“我要亲手报仇。”

女童不需要让顾恒生动手,她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将那些人折磨致死。

“恕我不能答应。”

顾恒生摇了摇头,转身朝着未知的远方而行。

女童的目光微微呆滞恍惚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埋葬着爷爷的清冷坟墓,咬着牙关的紧随在顾恒生的背后。

顾恒生自然知晓女童跟在身后,他没有阻止,继续不急不缓的前行着。

数个时辰以后,顾恒生停下了步伐,没有回头的冷声道:“大世无情,我还是那一句话,我可以顺手帮你报仇,然后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女童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她身体孱弱,赤足走了几个时辰,双足都被磨破了几层皮了,血肉模糊。

她早已精疲力尽,却因为心中的信念而没有倒下。

“请……请前辈授我修行之法。”

这句话,似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声音软弱无力,却是那么的坚定。

顾恒生没有回话,朝着前方继续而行。

也许有人会说顾恒生的心太狠了,没有一丝仁慈。

可,谁也知道顾恒生肩膀上扛着的担子呢?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夕阳西下,甚是美丽,让人神往。

顾恒生站在茫茫大地上,望着那夕阳,思乡思人,不觉间有些晃神了。

在顾恒生身后的一千多米外,一个身染泥垢和血渍的女童跌跌撞撞的走着,随时都有可能晕倒过去,而后被这无情的大世吞噬掉了生命。

女童的嘴皮早就被自己咬破了,她面色煞白,毫无血色。

若不是靠着内心深处的坚决意志,也许已经倒了下去。

若是顾恒生真的想甩开女童,一念之间便可。

他终究狠不下那个心,不忍让女童惨死了。

“你当真不改变念头吗?”

虽然相隔千米,但顾恒生的声音很轻柔的传到了女童的耳畔。

女童摇摇晃晃的稳住了身体,让自己没有倒下。

良久以后,她抬起了头,晶莹剔透的眼珠里面的意志没有任何动摇:“请……请前辈授我道法。”

这句话,仿佛抽空了女童的全身力气。

噗通!女童再也撑不住了,身子一斜的倒了下去。

她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死了吗?”

她很累,眼皮重如巨山,让其控制不住的合上了。

下一刻,女童没有倒在这冰冷的大地上面,而是倒在了顾恒生的怀里。

顾恒生抱着女童,平淡如水的眼眸中终于露出了复杂的情绪。

“你和当初的那个人,何其像啊!”

顾恒生从女童的身上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是恨天剑仙的唯一剑侍,名为素惜雪。

顾恒生立即用玄气护佑住了女童的身体,让她的身体不会留下暗疾。

恨天剑仙的剑侍,曾也踏上了帝路,可惜却被无尽海算计而死,道尽身陨。

若说恨天剑仙一辈子最对不起谁,那么便是素惜雪了。

恍惚间,顾恒生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前辈,我想跟着你。”

“我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你跟着。”

“可是,我无父无母,若是不跟着前辈的话,不知道该去哪儿。”

女孩儿哽咽着说道。

“与我何干?”

“那前辈刚才为何要救我?

让我死在坏人的手里不是更好吗?”

女孩儿轻声抽泣。

“路过,顺手而为。”

“我不管,要么你……你杀了我,要么我就这么跟着你。”

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跟着,后来成为了恨天剑仙的唯一剑侍,羡煞无数天之骄女。

只是,谁又能知道她的心中苦楚呢?

许多年以后,恨天剑仙和幽帝大战,给了她自由。

但是,她需要的是自由吗?

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愿陪在恨天剑仙的身侧,无论生死。

可惜,恨天剑仙没有让她相随,独行而战。

至于她,亲眼看到了恨天剑仙喋血星空的一幕。

唰——顾恒生眼前的画面节节破碎了,他低头看着身侧躺着的女童,内心复杂。

良久,女童的手指轻轻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在顾恒生的帮助下,女童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请前辈授我道法。”

这是女童苏醒的第一个念头,她跪倒在顾恒生的脚下。

“道不可轻传,若是要学,便入我门吧!”

不知是想起了往事,还是因为女童的坚定之举,让顾恒生动了恻隐之心。

女童聪明伶俐,一下子听懂了顾恒生的话中意思,她大喜而磕头:“徒儿拜见师傅。”

女童一直磕头,生怕顾恒生反悔了。

“好了,不必如此。”

顾恒生将女童扶了起来,轻轻揉了揉她泛红的额头。

女童使劲点头,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报仇的念头愈渐加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