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一千两百零四章 我想跟着你
 此战的结果一下子传到了各大重天,顿时让柳云霄名声大噪,风头一时无两。

柳云霄苦修多年,本体早已修出了三头,一身火焰可焚九天,就算是妖孽之辈也难以招架得住。

“柳云霄比以前更强大了。”

顾恒生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微微一惊。

柳云霄不愧是金乌族的少族长,只要他坚定自己的道,一定可以走的很远。

很快,柳云霄的事情便被另外一股股热潮给压了下去。

“荒芜神宫的圣子追求龙鲤族小公主,扬言甘愿为小公主扫平大道。

对此,小公主百招镇压圣子,一言不发而离。”

“西堑谷惊现宝药,无数天骄趋之若附。”

“剑尊一怒斩群雄,横开第二十四重天,踏到了第二十五重天。”

每天都有大事发生,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

顾恒生一路向北,看朝阳起落,心中对红尘的感悟越来越深了。

顾恒生看了很多的血腥杀伐,尸横遍野,尸体腐臭的味道让人作呕。

黑色的大地上面,成百上千具尸体铺在此处。

此地俨然成为了一个乱葬岗,无人问津。

今日,顾恒生来到了这儿。

“世间若无杀伐,那该是怎样的画面呢?”

顾恒生用怜悯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乱葬岗,轻轻叹息。

这些死去的人之中,有的是死有余辜,可也有枉死之人。

总归是一点,实力不够,自己的生死都掌控不住,只能任人宰割。

“嗯?

还有一缕生机?”

顾恒生眼神扫过一具具尸体,忽然发现了一缕极为微弱的生机。

顾恒生立即运转着观天瞳,在尸山血海中找到了那一缕生机的来源。

一具具尸体被顾恒生隔空掀开,找到了一个被腥臭血液填满了的浅坑。

血坑之中,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

“难道是你命不该绝吗?”

顾恒生眉头一皱,他自认为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但让他对一个毫无修为的女童动手,还是狠不下心来。

顾恒生衣袖轻轻一挥,将血滩中没有了呼吸的女童捧在了怀中。

“好残忍的手段。”

女童的脖颈上面有一道深深的刀痕,触目惊心。

顾恒生在女童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温热的玄气,想来是女童的长辈用尽全力给她渡了一口玄气,护住了女童的心脉。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女童体内的玄气几乎就要消耗殆尽了。

而这时,顾恒生刚刚好途经了乱葬岗,找到了还有一丝生机的女童。

“既然你与我有缘,救你一命又何妨。”

顾恒生右手食指点在了女童的眉心处,精纯的玄气将女童的心脉护住,然后让女童的那一缕生机逐渐放大。

女童脖颈上面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恢复如初,没有留下任何的刀痕。

顾恒生不在意女童身上的腥臭鲜血,将女童脏兮兮的衣服扔掉,为其换了一套干净的衣物。

随后,顾恒生便在乱葬岗附近找了一棵大树,将女童轻轻放在了树荫下面。

顾恒生将自己的食指割破,凝炼出了一滴鲜血,轻轻放在了女童的干裂嘴巴上面。

这些年来,顾恒生不知道炼化了多少宝药,一身血液早已成为了不菲的至宝,蕴含着磅礴的药力。

即便是他体内的一滴鲜血,都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

顾恒生将自己的这一滴血慢慢融入到了女童的身体里面,以免她的身体承受不住血液的威压而爆体身亡了。

做完了这一切以后,女童的呼吸逐渐有力且平稳,面色恢复了红润。

一个时辰之后,女童突然睁开了双眼,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爷爷!”

女童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恐害怕的转头看着四周,她在寻找着自己的亲人。

而后,女童看到了乱葬岗中的一个枯老的尸体。

“爷爷……”女童强忍着心中的畏惧,朝着那一具尸体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

顾恒生没有阻拦,静静的看着女童的孱弱身躯。

曾几何时,顾恒生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一幕。

不,应该说前世的恨天剑仙。

“哇……呜呜呜。”

女童抱着那一具腐臭的尸体,埋头大哭,眼泪打湿了她的衣衫。

半晌以后,顾恒生走了过去,无喜无悲:“人死不能复生。”

女童猛然间抬起了头,她通红的双眼盯着顾恒生,双手颤抖着:“前辈,您既然能够救活我,肯定也可以救活我爷爷,求求您了。”

女童一路爬到了顾恒生的脚边,强忍着一具具尸体和血滩的臭味和带来的恐惧,大声的哀求着:“求求您了,只要您救活我爷爷,我做牛做马也会偿还您的恩情。”

咚!咚!咚!女童一边说着,一边磕着头。

顾恒生轻轻抬手,将女童给扶了起来,让她悬浮到了半空中。

“孩子,你爷爷生机已断,回天乏术。”

顾恒生揉了揉女童的脑袋,仿佛看到了身为恨天剑仙之时的自己。

那时候的恨天剑仙,经历也是和女童相差不多,年少便失去了至亲,一个人孤苦无依。

“我不信,您神通广大,肯定有办法的。”

女童虽然年岁不大,但她也知道人死如灯灭,不会复活。

可是,她的内心深处还抱有着一丝不现实的希望。

顾恒生摇了摇头,意思很明确。

眼泪止不住的从女童的眼眶中留了出来,她在半空中挣扎着,想要爬向爷爷的尸体边上。

顾恒生将女童放了下来,任由她发泄心中的伤心。

一个时辰以后,女童的眼泪近乎留干了,双眼肿了一大圈,红的发紫。

“入土为安吧!”

顾恒生建议道。

女童没有反对,痴傻了似的坐在血滩中。

顾恒生当作女童默认了,翻手掀翻了一层土地,将女童爷爷的尸体放了进去。

一会儿后,女童在坟前磕了几个头,伤心神态逐渐消失,开始变的冷漠。

“我给你找一处安全点儿的地方,以后你就重新开始生活吧!”

顾恒生挥袖除去了女童身上的血渍和泥土。

“我不去安全的地方。”

女童盯着顾恒生,摇头道。

“那你要去哪里?”

顾恒生问道。

女童紧咬着牙关,鼓起勇气:“我……我想跟着前辈,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