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巨大风暴,即将来临
 由于顾恒生的到来,打破了少族长洛步崖的预计,让此处的数十名天工族人忙得不可开交。

为顾恒生打造出一个满意的剑鞘,成为了天工族人的首要任务,每个人都严阵以待,生怕有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误。

材料,要挑选上等的属性矿石,并且还要嵌入各种珍稀的宝石。

洛步崖带着十来个人开始了锻造,而紫衣女子洛依依则是带着五六侍女伺候在顾恒生的身旁。

“先生,请用茶。”

“先生,需要为您按摩吗?”

“先生,小女子为您弹奏一曲。”

……这些日子,紫衣女子带着几个侍女一直伺候着,将顾恒生奉若神明。

她们从小就听着天工族的传说长大的,灵魂深处早就烙印着恨天剑仙的影子了。

如今可以亲眼得见恨天剑仙,当然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只不过,顾恒生对于这些女子并不感冒,让她们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紫衣女子等人不敢违背顾恒生的话,只好带着一缕埋怨幽色,退出雅阁。

顾恒生便开始打坐修行,静静的等待着洛步崖锻造出来的剑鞘。

山谷的某处密室中,洛步崖将一切的杂念除去,一心一意的开始锻造着剑鞘。

………与此同时,帝路第三重天。

帝墓之地,一片惨烈之景。

“永生”墓碑之下,百名白袍战将的英魂大战各方势力的强者,让诸多强者喋血当场,仙台宝血挥洒在茫茫大地之上。

白袍百将,他们的意志便是守护住帝墓,不让任何人打扰到墓中沉睡的存在。

擅自闯入者,格杀勿论!百将英魂虽然勇猛,但终究只是一缕英魂,没有生前的巅峰实力了。

经过一番惨烈的大战以后,各方势力加起来一共陨落了上百名强者,损失极为惨重。

这些强者,每一个拉出来都是坐镇一方星域的大佬,辛辛苦苦培养了数千年。

哪只各方势力连帝墓的门都还没有找到,便已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了。

而那百将英魂,自然是承受不住如浪潮般的无尽杀招,化为了一缕白烟而散。

隐约间,百将英魂的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着:“犯帝君威严者,杀!”

良久,战火的硝烟散去,血茫茫的一片,触目惊心。

各方大势力的老古董都不禁沉默了,他们没有想到还未进入帝墓便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实在是难以接受。

同时,他们的心中也不免生起了一股不安之色。

这还只是帝墓的外围,便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危机重重。

那么一旦深入了帝墓,又会有怎样的凶险呢?

这一座墓穴,到底埋葬的谁?

又是何人在敢刻下“永生”二字,将其作为墓碑的名字?

“事到如今,咱们没有退路可走,上!”

某位古族的大佬紧盯着“永生”墓碑,意志坚定的说道。

“富贵险中求,老夫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大帝之墓,怎能放弃呢?”

又有一名老古董踏出,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而行。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雷瑶佛宗的老佛主念叨了一遍,带领着身后的金身罗汉,直奔“永生”墓碑。

天空中飘散着的仙台宝血,无法阻止各方大势力前进的步伐。

空气中弥漫着的硝烟气息和恐怖的味道,也难以遏制住众人心中的贪婪之意。

帝墓,必须要闯!墓中机缘,各凭本事;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帝墓的入口,便在墓碑的正下方,那里有一个结界。”

终于,寻找数日的时间,有强者发现了通往帝墓入口的踪迹,喜出望外。

各方势力的大佬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凝重,找到了帝墓入口,也就意味着真正的未知凶险即将来临,恐怕又会有很多人将埋骨于此,永世长眠。

世人都注视着帝墓,等待着一场巨大的风暴降临。

或许,这一场风暴将会席卷整个帝路,乃至整个诸天寰宇。

帝路,第五重天。

半月的时间,如流水而逝。

顾恒生慢慢的从打坐修行中苏醒了过来,因为他已经感知到了洛步崖的气息,也就是说洛步崖已经出关了。

“先生,不辱使命。”

洛步崖捧着一个剑鞘,走进了雅阁。

他身旁的侍女则是捧着古荒剑,恭恭敬敬的候在一边。

剑若归鞘,自当是要剑主来操作,不然会引起宝剑的反抗。

剑鞘呈淡黑色,两边的中央处皆镶嵌着一个淡蓝色的珍稀宝石,鞘身光滑,蕴含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力量。

顾恒生慢慢的将古荒剑握在右手中,然后左手紧抓着黑色的剑鞘。

锵!剑归鞘,音微扬。

古荒剑本想反抗,可是由于是顾恒生的缘故,只是微微的颤抖了几下便安静了下来。

古荒剑上面的那一缕妖邪的气息,全部都被剑鞘给镇压住了,遮住了不安分的剑芒。

“不错的剑鞘,多谢了。”

对于这个剑鞘,顾恒生很满意的点头道。

“只要先生喜欢便好。”

洛步崖长吁一口气,为了锻造出这一个剑鞘,耗费了他诸多的心神和珍藏多年的材料,幸亏没有让顾恒生失望。

“当真不要我补交材料和委托费用吗?”

顾恒生轻笑道。

“先生说笑了,能够为您办事,是我的荣幸,又岂会让您破费呢。”

洛步崖拱手行礼。

顾恒生低头看了看剑鞘,虽有一丝丝瑕疵,但绝对是上乘之作:“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多谢先生。”

洛步崖等的便是这一句话,不然他累死累活的干什么。

“既然来此的事情办妥了,那么我也该离开了。”

顾恒生将古荒剑放置在腰间,欲转身离去。

“先生。”

洛步崖叫停了顾恒生。

“怎么了?”

顾恒生顿步,转头相视。

“您当初所说的委托,我……我已经决定好了。”

洛步崖早就在心中作出了决定,他知道今日若是不说出来的话,以后可能便没有这个机会了。

“哦?”

顾恒生眯了眯双眼。

“我愿意为先生修复帝器,不负先祖的威名。”

洛步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