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一切,皆为空
 明悟佛子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顾恒生。

“顾施主,小僧是出家人,不饮酒的。”

佛子双手合十,婉拒了。

“谁说和尚不能喝酒。”

顾恒生不以为然的撇嘴道:“身为修道者,哪来这么多的规矩。”

明悟佛子轻轻摇着头。

“佛门八戒:一者、不杀;二者、不盗;三者、不淫;四者、不妄语;五者、不饮酒;六者、不坐卧高广床上;七者、不着香华、璎珞以香涂身;八者、不作倡伎乐不往观听。”

“和尚,你敢说你没杀过人吗?

你敢说没睡过软榻高闯吗?”

顾恒生想起了曾经八师兄对自己所说的话:“佛心不变,纵饮酒吃肉又如何。

这些规矩,只是为了让督促佛心不稳的普通僧众。”

“顾施主,你这是歪理。

小僧曾杀过人,可都是大奸大恶之辈,为了解救更多的生灵。”

佛子明悟穿着一件白里透黄的袈裟,其眉心有一点朱砂,眉目如画,妖艳俊美,根本不像是一个出家之人。

若是佛子有一头黑色长发的话,估计可以让无数女子癫狂。

“有人曾告诉我,饮酒是为了更好的感悟人生百态。

若心中无邪念,便不必避讳。”

顾恒生再次开口道。

然后,顾恒生左手一翻,便出现了一个白玉的酒壶和两个精致的琉璃酒杯。

“敢问顾施主,此话是何人所讲?”

明悟佛子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渴求的神色,刚刚顾恒生的那一句话触动了他的心弦。

顾恒生嘴角的笑容慢慢收起,肃穆道:“这些话,是我的八师兄告诉我的。”

“金燃大师!”

明悟佛子大惊,下意识的露出了敬佩之色:“应该称呼他为空戒大师。”

“听说八师兄曾拜入雷瑶佛宗,佛号金燃。

不过因为八师兄的佛道理念和雷瑶佛宗不同,大闹佛宗,掀翻了金佛殿,而后便被驱逐出了雷瑶佛宗。”

“此后,八师兄来入了我浮生墓,改佛号为空戒。”

“如今推算一下,八师兄离开雷瑶佛宗都过去两千多年了。”

顾恒生感慨了几句,浮生墓和雷瑶佛宗的恩怨牵扯太深了。

不过,雷瑶佛宗和浮生墓的恩怨,还妨碍不了顾恒生和明悟佛子的相识相交。

“据记载,空戒大师曾与佛宗九大禅师和三位老佛主论道,将整个佛宗的理念全都贬骂了一遍,并且真正解读了佛经上面的每一句话,佛资无人能及。”

明悟佛子想起了自己在某些地方听到的隐秘消息,甚是憧憬和崇拜,喃喃道:“可惜,三位老佛主和九大禅师认为空戒大师的佛道之言是谬论,逼得空戒大师大闹佛宗,最后被逐出了佛宗。”

自顾恒生认识八师兄以来,便从未见到过八师兄有伤感和深沉的模样,一直都是嘻嘻哈哈的样子。

谁能知道在那一张笑脸下,隐藏着怎样的艰辛和苦楚呢?

雷瑶佛宗曾将八师兄逐出了师门,强逼他改了法号。

那时候的八师兄,整个人生或许都是昏暗的吧!八师兄自改法号为“空戒”,万物皆空,佛门八戒。

一切,皆为空。

后面,八师兄便拜入了浮生墓,他才真正感受到了一丝温暖,有了继续走下去的理由。

虽然浮生墓的兄长都难得一见,但却是实打实的关爱着师门中的每一个人。

只不过,八师兄那喝酒的性子,却是走歪了。

当时好像是七师兄楚逍遥教导八师兄,然后……世上便多了一个嗜酒的和尚。

“那都是陈年往事了。”

顾恒生将悬浮在空中的两个琉璃酒杯都倒满了美酒,递到了明悟佛子的胸前:“试一试?”

“小僧自小便听闻过空戒大师的传说,一直以空戒大师为指路明灯。

虽然小僧无缘得见空戒大师,但早已神交多年,奉其为师长。”

明悟佛子看着琉璃玉杯中的酒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本心,轻声道:“既然空戒大师都说饮酒可炼心,小僧甘愿一试。”

说罢,明悟佛子便伸手端起了酒水,慢慢的将酒杯中的酒水送入到了嘴中。

“咳咳咳……”佛子没有用玄气炼化酒中的酒意,自然是被呛到了,掩面的轻声咳了起来。

从酒中体悟人生百态,寻找佛道之路。

这话出自八师兄的口中,如今被佛子明悟知晓了,当然没有什么怀疑。

“哈哈哈。”

见此,顾恒生大笑了起来,毫不遮掩:“慢点儿喝,一开始喝酒肯定不适应,后面就会变好的。”

明悟佛子只好继续的小口抿着,尝着酒中蕴含的独特味道。

远方,很多双眼睛都观望着平舒葬地。

这些人都是闻讯而来,想要亲眼看一看两尊妖孽的大战。

可是,眼前的画面貌似和传言有点儿不对劲哪!说好的惊天大战呢?

不是说九先生特地赶至平舒葬地,便是为了同佛子一战吗?

现在是什么情况?

九先生和佛子两人凌立于星域云端,碰杯饮酒,如同故友一般亲切。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眼前的情况吗?”

很多天骄都懵住了,怀疑自己看错了,使劲的揉搓着眼睛。

“是哪个混蛋传出去的谣言,不是说九先生和佛子在平舒葬地大战吗?

怎么变成了论道饮酒?”

一尊尊天骄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所期待的一幕,甚是失落。

“雷瑶佛宗不是和浮生墓有很多恩怨吗?

为什么九先生和佛子可以这么和谐?”

世人疑惑,他们无法理解顾恒生和佛子之间的关系,太过蹊跷了。

平舒葬地的小星域,顾恒生和佛子明悟两人都是同辈中的妖孽,当然可以察觉到有不少人在窥探,不过两人懒得理会。

“顾施主,三百多年前的帝陨之战,小僧若不是实力低微,一定会踏上星空一战。”

随着酒意的蔓延,佛子的面庞上多了几分红晕。

他本想用玄气逼出酒意,但是却被顾恒生给阻止了。

喝酒若是没有了这股酒意,那还有什么意思。

“以后,你会有这个机会的。”

顾恒生望了一眼星空的深处,意味深长的沙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