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九百零二章 来大人物了
 一刻钟后,顾恒生将自己身上擦拭干净了,换上了天赐的一件粗布衣衫。

虽然顾恒生只是穿着缝缝补补的粗布衣裳,但比刚才要看起来好得多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气质从顾恒生的眉宇间弥散出来,让天赐都不由自主的心头一颤。

“小哥,你以前肯定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即便穿着我的这烂衣服,也无法遮住你身上的气质。”

天赐上下打量了顾恒生几眼,渍渍称道。

顾恒生轻淡一笑,没有说话。

这还是顾恒生将自己身上的气息全都收敛了,不然一个眼神下去,都足矣吓死一片人了。

“小哥,咱们去清怡楼的前面找管事的,同说一声。

以后你出入后院,也不会有人拦你。”

天赐拉着顾恒生的胳膊,便朝着一条幽静的小路而行。

一路上,天赐给顾恒生说了很多清怡楼的忌讳,平时若是没有大事,后院的人一定不能够去前面打扰客人的雅兴,更不能私自和楼里的姑娘染上关系,除非你有钱。

不过,要是你有钱的话,也不会待在清怡楼的后院忙活了。

清怡楼是整个苍岩城最繁华的青楼之一了,来的都是达官贵人,显赫人物。

身为下人,千万不能够冲撞了任何一名客人,不然小命都不保。

天赐说了很多的事情,告诉顾恒生要遵守清怡楼的规矩,那样才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

走了一会儿,顾恒生便随着天赐走进了清怡楼的内院。

天赐偷偷的望了一眼内院的深处,只见那一个个妖娆的女子在曼妙轻舞,一道道如同莺语的嬉笑声钻入了耳中,让天赐的眼中不免流露中一丝向往。

“怎么了?”

顾恒生轻轻拍了拍天赐的肩膀,轻声问道。

“要是我也过一天这神仙日子,那该多好。”

天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下一刻,天赐便从发呆中挣扎了出来,喉咙微微一滚:“前院和内院都是留给客人的地方,咱们千万不能够擅自进去。

只有每天的早上,咱们去收夜香,才能够进去看一看。”

顾恒生不语,心中毫无波动。

他曾见过那颠倒众生、倾国倾城的各大圣地的圣女,也曾与世间大族的小公主坐而论道,还有自己那绝代芳华的妻子和师姐。

见得多了,经历得多了,眼前的这些女子,在顾恒生看来连庸脂俗粉都算不上。

“走吧!任管事应该在那边。”

天赐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带着顾恒生走到了身侧不远处的一间优雅的房门口。

天赐轻轻敲了敲门,屋内便有人说道:“进来吧!”

“待会儿你别说话,我来和任管事讲讲,估计不会有啥问题的。”

天赐紧张兮兮的嘱咐了顾恒生一句,便轻轻推开了大门。

顾恒生随着天赐的身后,走了进去。

然后,天赐便说自己的事情太忙了,将一个老乡带了进来,一起为清怡楼办事,希望任管事能够同意。

任管事抬头匆匆看了一眼顾恒生,没有迟疑的点头:“可以。”

“谢谢任管事。”

天赐恭敬的对任管事行了一礼。

顾恒生放下了以前的一切,微微俯着身子。

体悟红尘道,亲历人间事。

顾恒生想要亲身感受一下,曾经师尊和师兄师姐们走过的红尘路,真正修行浮生墓的道法。

加一个人干倒夜香的活儿,根本花不了几个钱。

任管事见天赐为清怡楼办事这么多年,没有拒绝。

从今天以后,顾恒生便正式在清怡楼落脚了,和天赐住在后院的一个小木屋里。

每天的第一缕曙光降临,天赐便和顾恒生可以走进清怡院的前院和内院,干属于自己的活儿。

顾恒生忘却了以前的身份,仿佛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不闲脏、不闲累的干着活儿。

不过,天赐不让顾恒生去碰这些东西,说脏了顾恒生的手就不好了,只要顾恒生陪着自己推推车就行了。

按照天赐的话来讲,他认为顾恒生以前肯定是大富大贵的人,平日里养尊处优,哪儿能干这些低贱的活儿。

况且,天赐总有一种感觉,顾恒生肯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离开,这儿似乎容不下顾恒生。

只是,天赐的这些想法从未说出来过,看起来甚是憨厚。

不知不觉间,顾恒生来到这清怡楼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通过这两个月的时间,顾恒生大致了解了如今的大世,也清楚了三百年的结果。

“帝陨……之战吗?”

“都死了吗?”

“浮生墓,满门皆亡…”得知这些消息以后,顾恒生便沉默了,一天都几乎不说一句话。

哪怕是天赐询问顾恒生,得到的都只是顾恒生的不言以待。

天赐很担心顾恒生的状态,只能够连连叹息,希望顾恒生能够好转起来。

虽然顾恒生不太爱说话了,但每日还是会跟着天赐去倒夜香,干一些苦活累活,没有任何怨言。

清怡楼后院的人都知晓天赐带回来了一个人,这人生的可怖,脸上有数道黑色的伤疤,看起来有些狰狞。

而且,这人好像是个哑巴,数日都蹦不出一句话来。

一日,顾恒生和天赐干完了活儿,正在小木屋中休息时,有人匆匆忙忙的冲了进来,大呼小叫着:“都赶紧的出来。”

“啥事儿?”

天赐认识这人,是后院的一个小管事。

“听说再过两个时辰,城里要来一个大人物,估计会到咱们清怡楼落脚歇息。

前面人手不够,马上去搭把手儿。”

小管事留下了几句话,便去知会其他人了:“先去后院领取统一的衣服换上,别丢了咱们清怡楼的脸。”

等到小管事离开以后,天赐怔了怔。

“什么样的大人物,居然让咱们清怡楼都要好好换新一遍。”

在天赐的认知中,清怡楼的主人已经算得上城里的通天人物了,想不出能够让清怡楼称呼的大人物是怎样的存在。

顾恒生一脸平淡,目光时不时的望着天巅,似乎在眺望那星空的最深处,沉思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