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八百八十九章 沉寂百万年的青虹剑
 北宫昕,天生废体,无法引气入体。

他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期间经历了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最为清楚。

生死、痛苦、磨难,在北宫昕的眼里,太过微弱了。

他,站在世间的巅峰,谁人不畏他?

谁人不敬他?

但是,他不在乎这些虚名和地位。

他要成仙,成为那只有在传说中的仙。

因为,仙可逆阴阳,追溯历史,活死人。

“终究只是一座假桥,还无法渡了我。”

北宫昕慢慢的合上了双眼,那波动的情绪逐渐平息。

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眸时,天地都不由得一震,那桥上的无数回忆渐散,随云烟而消失。

“斩!”

北宫昕刚刚是故意以心神探入轮回桥上,便是为了看一眼心底深处有些模糊了的影子。

如今,北宫昕直接恢复了漠然冰冷的神色,一剑自天垂斩。

轰!剑斩万古,承载了北宫昕的意志,断了这一条横跨了无数星域的轮回桥。

轮回桥,轰然倒塌,令整个星域都狠狠一颤,数之不尽的星辰都因而天崩地裂。

“桥已架在了你的心中,怎能说塌便塌呢。”

墨依白莲步一落,彼岸花回旋着涌向了北宫昕,妖艳之花盛开在了宇宙深处的每一个角落,不断的侵蚀着北宫昕的灵魂。

最为诡异的是,那原本轰塌了的轮回桥,顷刻间又恢复如初。

“我赠君一汪黄泉,渡你至轮回桥。”

墨依白身侧的两具女尸宛如活了过来,空洞的眸子让人不敢直视。

她冷语一落,那漫天的彼岸花之下多了一滴滴黑色的水珠。

无数滴黑色的水珠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条绵延万里的黄泉。

黄泉至北宫昕的脚下,和那轮回桥相互相融,如同地府冥域。

“若你真的能够渡我,那便试试看!”

北宫昕左手并指成剑,剑芒划过,将无数的彼岸花给斩灭了。

不过,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碎裂成齑粉的彼岸花化为了水滴,融入到了黄泉之中,将北宫昕的双脚都淹没了。

“我的剑,沉寂了百万年,从未真的出过鞘。”

“你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北宫昕并不理会自己被黄泉水漫过的双腿,而是直视着远方的墨依白,沉吟道。

咔——北宫昕低眉看了一眼右手中的长剑,长剑似听到了北宫昕的心声,发出了咔咔碎裂的声音。

长剑开始蜕变,它外面包裹着的一层剑身开始脱落。

渐渐的,长剑变成了三尺青锋,剑柄淡红色,剑锋有一条细小的痕迹,若蜿蜒的流水。

此剑,名为——青虹剑。

青虹一剑,曾断了岁月万古,横开了三千星域。

如今显现出来的,才是它真正的模样。

“我有一剑,可断了这无情的岁月。”

北宫昕紧握青虹剑,犀利的眼神仿佛洞穿了悠悠万古。

一剑落下,黄泉水被断了,那蔓延到北宫昕脚下的水直接蒸发了。

他身前的轮回桥,更是直接轰碎了。

这一次,轮回桥再也没有办法恢复了。

而桥上拘禁镇压的冥海禁忌的灵魂,则是被北宫昕的这一剑给斩灭了。

冥海禁忌大帝的灵魂,也逃不过北宫昕这认真的一剑,身死道消,彻底陨落。

“极致永恒的剑意!”

远方,顾恒生感受着这一缕剑意,破口惊呼。

一剑横开黄泉路,断了沟通生死的轮回桥。

这便是极致永恒的剑意,有无敌于世的剑势,诸帝都为之而胆寒。

此一剑斩灭了轮回桥,直斩浮生墓主墨依白。

“三生石碑,护我道体。”

墨依白的素手一挥,裙摆摇曳轻舞,如同柳条盈盈。

突兀的,墨依白的娇躯前出现了一块足矣撑起整片天穹的石碑。

此碑唤名三生石碑,一眼而望,不见其有多高。

三生碑,葬前世,埋来生,断今生。

墨依白以无上念力和毅力显化出来的东西,此术已经是超越了帝术的大神通。

轰!北宫昕的剑芒落斩在了三生石碑上面,石碑上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剑痕。

剑气自石碑而弥散,传遍八方星域。

世人看到了那天巅的一缕缕极致剑意,灵魂震颤,没有半分力气。

“这是什么道法?

不曾见,不曾闻。”

诸帝眺望一眼,不免窒息。

“师尊的境界,超越了大帝了吗?”

四师兄温沐轩等人,从未知晓师尊的真正实力,神色惊疑。

幸亏这一剑是斩在了三生石碑之上,如若不然,那么将会有无数的生灵陨落,整个大世的星域都会崩碎许多。

“红尘道,何时有了这般神通秘术?”

原本北宫昕以为自己的这一剑,足矣将墨依白给镇压。

没想到,墨依白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手段层出不穷。

“以我念,化黄泉;以我心,凝万古深渊。”

墨依白挡住了北宫昕的这一剑后,她红唇微张,如同审判一般的对着北宫昕冷语道。

两侧的女尸和墨依白的动作一模一样,显得无比的诡异。

哗啦啦——眨眼之间,那被北宫昕横斩的黄泉,开始起了波澜。

然后,黄泉如无边海域,蔓延在宇宙深处的各个角落,散发着死寂的气息。

整个宇宙深处,俨然化作了一个不见底的深渊,似将北宫昕都要吞噬掉了。

“杀!”

墨依白眼神凝聚着凛冽的杀意。

两具女尸也随之异口同声的冰霜吐出一字,宛若将大世都冻结了:“杀!”

黄泉无边,变成了一头头充满了死亡气息的血腥猛兽,变作了一柄柄刀剑利器,化为了一具具的尸骨,似在索命。

随着墨依白的杀念一落,黄泉起了骇浪,一浪接着一浪的轰打向了北宫昕。

浪潮之高,不可见。

“能够将红尘三生道领悟到这种地步,岁月悠悠,时代变迁,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北宫昕的眼底闪过一缕异色,喃喃自语。

“但是,你始终没有走到最后一步,还是不够。”

下一刻,北宫昕抬头看着一眼张开了深渊巨口的黄泉大浪,轻轻摇了摇头。

随即,北宫昕便将三尺青锋横在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