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你们,该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一十四章你们,该死!



    这抹身影残存了十万载,似乎是在等待。



    身影暗沉,看不清面容,只是露出了一双亘古岁月的眼眸。



    顾恒生和这道身影相视一眼,似穿越了悠悠万载,沟通了生死两界。



    这道身影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恒生,眼底似浮现出了一丝期待,仿佛是在对顾恒生说:你终于来了。



    只是几个呼吸,这个身影便逐渐消散了,再无踪迹。



    沉寂了十万载的残念,在见到顾恒生的到来,终于消失了。



    残念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恒生,那长存的不朽意志便化为了虚无,永远的沉睡了。



    “刚刚那是……剑仙的绝世残念吗?”



    “只是一缕残念,就让我感觉被死亡笼罩了。”



    “万古岁月,为什么剑仙的一缕残念能够存至今日,他是在等着谁吗?还是有未完成的心念?”



    支离破碎的石室中,数尊大能和众强者在面对帝剑中出来的残念身影时,道心一下子被寒气死意笼罩,衣衫被冷汗浸湿,不敢有半分动作。



    一直等到残念身影彻底消散,那飘渺虚无的杀机才渐失,众强者才敢长吁一口气,内心颤抖的望着高台上的帝剑。



    “他要做什么?”



    一尊大能看着顾恒生的动作,低沉道。



    高台上,顾恒生紧握着长恨帝剑,他右手显得干枯,面色因失血过多而煞白。



    咔——



    顾恒生拼劲全力的狠狠一拔,发出了一声脆响。



    动了!



    长恨帝剑动了分毫!



    帝剑的一分剑刃从大地缝隙中出来了,正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露出其锋芒。



    “绝对不能让他拔出帝剑!阻止他!”



    一位老古董看着这一幕,他有一种强烈的错觉,若是让顾恒生将长恨帝剑扒出来,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几尊大能,不待有任何迟疑,直接朝着露出后背的顾恒生出手。



    可是,一抹血光乍现,血斧挡在了道路的中央,拦住了欲要杀向顾恒生的四尊大能和众强者。



    老人极尽升华,打算用血肉之躯为顾恒生挡住最后一击。



    “杀!”



    见老人再一次挡住了他们的道路,四尊大能的杀意更甚。



    一道道神通轰出,顿时天崩地裂,石室破碎。



    轰隆隆!



    惊天雷滚大起,石室中血液四溅。



    老人身如磐石,巍峨不动。承受着一道道的杀伐神通,血肉横飞,根基崩裂。



    嘭的一声,老人左手慢慢松开了血色巨斧,两眼一黑的往着一侧倒下了。



    哪怕极尽升华的一战,老人也承受不住了。



    若是老人能够放开手的一战,或许可以和四尊大能分庭抗礼。只是,老人的背后是顾恒生,他不能够移动自己的位置,因为一旦动了,那么无尽的杀伐就会落在顾恒生的身上。



    孩子,今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



    老人累了,他的道基被无数的杀伐神通给破灭了,瘫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终于倒下了,若不是因为那个天玄境的武者,那么他一定不会陨落在此。”



    “为了一个天玄境的后辈,值得吗?”



    “落千峰……”



    远方观望的众人,望着血肉模糊的老人,都不由得肃然起敬。



    四尊大能都沉默了,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明白的东西更深。



    刚刚的无数杀伐神通,全部都被老人挡住了,哪怕是一丝气势都没有波及到其身后的顾恒生。



    扪心自问,各尊大能都无法做到。



    若是让老人真正放开手一战,他们四人,最少要陨落一半才有可能镇压老人。



    虽然很荒谬,但是各个大能心里却无法反驳。



    毕竟,眼前的老人,可是四千年前征战过帝路的存在。如果期间没有发生波折的话,现在的老人,一定是天巅上最耀眼的星辰之一。



    血,从老人崩碎的经脉中流淌而出,再也止不住了。



    老人极尽升华的容颜渐渐苍老了起来,他的头发又变成了雪白色的,皮肤褶皱至极,奄奄一息。



    “你值得令人尊敬,但属于你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你该落幕了。”



    一尊修行了两千年的大能缓缓的抬起的眸子,看着蜷缩着血体的老人,嘶哑道。



    高台上,顾恒生全神贯注的在拔着长恨帝剑,帝剑缓缓的移出,一寸寸的和大地开始分离。



    快点!



    再快点!



    顾恒生眼角的余光望到了老人崩碎的身体,那焦急悲痛的情绪瞬间涌入心头,不断的在心中呐喊着。



    一侧,一尊大能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对着顾恒生一掌拍来。



    轰!



    巨掌所过之处,震碎了虚空,令整个石室嗤嗤作响。



    老人瞪大了双眸,泛着血丝的望着这惊天一掌拍向了高台上的顾恒生,他多么想站起来为顾恒生抗下这一击,多么想在为顾恒生挡住这股杀机。



    但是,老人做不到了,他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他全身经脉,寸寸断裂崩碎,化为了血人,再无分毫气力。



    就这么望着,望着,老人张开了被血液灌满的嘴巴,很想唤一声顾恒生。只可惜,老人做不到,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



    刹那间,巨掌便已经呼啸来到了高台,俨然有一种要将整个高台都粉碎的趋势。



    老人合上了双眸,落了一滴血泪,他不忍看到顾恒生被拍成血雾的模样,喉咙颤抖着,哽咽着发不出声音。



    巨掌距离顾恒生只有百米之遥,那浓浓的霸绝之势让高台一角的石块瞬间化为了齑粉,骇然可怕。



    “唉!一个天玄境的武者还要觊觎大帝道器,真是可悲!”



    人群中,有人叹息了一声,似在惋惜,似在讥讽。



    咻!



    忽然,就当巨掌快要轰打在顾恒生的身上时,一道涌入五州八荒的剑意冲天而起,剑意的余威直接把汹汹巨掌给粉碎了。



    长恨帝剑,被顾恒生紧握在手中。



    帝剑的光辉,再一次照耀在了世间,惊了天下。



    顾恒生一头白发横天而散,提剑的身影如同从万古的长河中踏出,降临在了世人的眼中。



    “你们,该死!”



    顾恒生望了一眼老人的血色的瘫倒身影,杀意浓浓,让九幽冥海的禁忌都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