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六百零三章 见证十万载前的时代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零三章见证十万载前的时代



    第一块石碑洞口,好像有什么在吸引着顾恒生,让顾恒生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牵引感,无法忽视。



    “那咱们就进去看看。”



    沉府宫的伍长老目指第九块石碑的洞口,便要带着众人而往。



    突然,一直沉默的顾恒生开口了:“你们进去吧!我就不去了。”



    “嗯?”沉府宫众人纷纷侧目而来,眉头一皱。



    “恒生,怎么了?难道你认为里面充满了危险?”



    伍长老转头凝视着顾恒生,疑声道。



    “不是,我只是天玄境的修为,即便进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我想不如就在此等候,免得让你们束手束脚,拖累了你们。”



    顾恒生对着众人郑重其事的说着。



    伍长老低眉沉思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渐渐稀少的人群,点头沉声道:“那恒生你就在这儿等着,不要乱走,想来不会有什么危险,待会儿宫主他们便会到来。”



    伍长老等人对顾恒生的提议倒是极为的认同,若是带着顾恒生一起进去的话,难免会有些束缚了行动,时刻要保护顾恒生。



    若是顾恒生不进去,沉府宫众人的行动更加方便。



    看起来还是有点儿自知之明嘛。



    沉府宫的众核心弟子的眼底闪过一抹轻蔑之色,心里暗语。



    “好。”对于一些核心弟子的轻视,顾恒生满不在意,漠然应道。



    随后,伍长老等人便不在迟疑,告诫了顾恒生不要轻举妄动后,便跨入了第九个石碑洞口。



    沉府宫的大师姐风语楠离去时,还深深的看了顾恒生一眼,她总觉得顾恒生有点儿奇怪,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在沉府宫众人眼里,哪怕顾恒生的剑道之资在怎么绝世,也终究只是一名天玄境的武者罢了,在这茫茫大世犹如蝼蚁。



    等到沉府宫众人彻底离开后,顾恒生才将目光再次移向了第一个石碑洞口。



    “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的心有种莫名的悲凉感?”



    顾恒生捂了捂胸口,喃喃自语。



    大多数人都是奔着恨天剑仙的绝世机缘去的,因此直指第九块石碑洞口。



    不过,有些人自知争不过他人,便将目标放在了其它的石碑洞口。



    第一个洞口到第八个洞口,都有人已经踏足了,寻找着未知的机缘。



    “进去看看!”顾恒生咬了咬牙关,身形一闪的来到了第一个洞口。



    来到绝世蕴藏中的几乎都是道境强者,顾恒生不过天玄境的修为,处处都蕴含了凶险危机,让顾恒生的心神紧绷着,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咻!



    在心中热切的牵引下,顾恒生便迈进了第一个石碑洞口。



    有些事,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有些东西,千万载过去了,依然会停留在原地,默默的等候着。



    一步而入,顾恒生眼前的景象便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



    顾恒生来到了一个鸟语花香的盛景之地,他转头往后一看,身后的石碑洞口已经消失了,只有眼前的绝美安宁之景。



    “这是哪儿?难道我从绝世蕴藏中出来了?不可能吧?”



    顾恒生警惕着四周,皱着眉头的自问着。



    眼前,有无尽的蓝天白云,有望不到边的茵茵绿草,还有一潭清澈见底的湖水。依山傍水,幽幽空谷,犹如神仙之所。



    顾恒生往前踏出一步,他发现自己好像处在一个飘荡的,没有实体的状态。



    “怎么回事?”



    顾恒生下意识往腰间的利剑搭下,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碰不到腰间的利剑,轻声低呼道。



    “我……我好像处于神魂游离的状态?难道我的神识陷入幻境中了?”



    感受着自己此刻的状况,顾恒生似乎想到了什么,疑声自语。



    若真是神魂游离的状态,那么顾恒生的肉身肯定处于浑噩的样子,很容易碰到危险。



    顾恒生想要挣脱出这个样子,但是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处,完全离不开眼前的这片地方。



    “我不是刚刚踏入石碑洞口吗?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顾恒生左顾右盼,脑中满是疑惑。



    正当顾恒生迷糊之时,耳畔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有一中年人抱着正处于襁褓的婴儿来到了湖水畔,此人似乎看不到一侧站着的虚幻的顾恒生,自言自语着:“孩子,你家族大难,父母族亲皆惨死。我当年承你悟家一份人情,只能够护你到这儿了,希望你机缘深厚,可以安稳长大。”



    “哇……”襁褓中的婴儿哇哇大哭了起来。



    顾恒生站在一侧,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向中年人说话,中年人都看不到自己。



    看起来我真的处于神魂游离的状态了,希望肉身不要受到损害吧!



    顾恒生只能够默默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孩子,你悟家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名字断然不能够再用了。往后的岁月,你便叫做红尘吧!悟红尘。”



    中年人将襁褓的婴儿慢慢放到了碧波清潭旁边,脸上闪过一抹神伤。然后,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咳出了一口黑血,看起来身负重伤:“咳……”



    “孩子,这里每天都会有附近的村民过来打水,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自己的机缘了。”



    中年人似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模样,他低头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转身便遁入了虚空,不见踪影。



    一侧,顾恒生痴呆的看着襁褓婴儿,耳边环绕着中年人的话语,内心掀起了骇浪。



    “悟……悟红尘?”顾恒生懵住了,脸上的神色大变:“这个婴儿不会就是恨天剑仙悟红尘吧?”



    “难道我眼前的一幕是十几万载前的画面,为什么我会看到这些?”



    顾恒生心脏噗通巨跳,他眼前的这个婴儿很有可能便是震慑万古的唯一剑仙,怎能保持平静。



    时间过得很快,傍晚时分,有一些村民结伴来到了湖畔,看到了湖畔旁边的襁褓婴儿。



    “这是谁家的娃娃扔在这儿了?”



    一名年若九十的花白老头儿走到了湖畔,将襁褓婴儿抱在了怀里。



    紧接着,顾恒生眼前一黑,画面瞬间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