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众人惊骇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八十九章众人惊骇



    “拜见大师兄!”



    人群中,不知是谁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



    随即,在场数千人都打了个激灵,连忙恭恭敬敬的对着顾恒生躬身行礼,大声而道:“拜见大师兄!”



    许多出过手的男弟子竭尽全力的站在原地,他们一想到自己等人刚刚对顾恒生放肆出手,心就不停的滴着血,暗想希望不要被记住了,不然往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一群人要多恭敬有多恭敬,声音如虹的响彻流水涧的四面八方。



    “以后我们有大师兄了,有这么冷酷帅气的大师兄,真好。”



    很多女弟子两眼冒星的盯着顾恒生,脑海里不停的回放着刚刚顾恒生一人战诸人的风采画面。



    莫说沉府宫上下弟子一片惊动,就连顾恒生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了。



    莫名其妙的便当上了沉府宫新一代的大弟子,顾恒生总感觉有点儿凉飕飕的。沉府宫的核心弟子全部都是道境武者,而顾恒生却突然凌驾在了一众核心弟子之上,成为了他们的大师兄。



    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顾恒生心里有些无奈,他真的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应付琐事上。



    “伍长老,这是宫主和众长老的决定?”私底下顾恒生可以称呼宫主柳依然为“柳姑”,但是大庭广众之下,顾恒生自然还是要以宫主敬称。



    一向面色威严的伍长老对顾恒生露出了一道笑容,沉吟道:“嗯,这是我等一致的决定,你心里不必有太大的负担,安心修炼便可。”



    “这……”顾恒生迟疑了半晌,点头道:“我知道了。”



    伍长老欣慰一笑,身形一闪的便从流水涧消失了。



    数千弟子相互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苦涩。这下麻烦大了,一群人把大师兄给得罪了,未来的日子怕是不干过了。



    要是未来大师兄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指点”,众弟子还得笑盈盈的恭候着被揍。想想那画面,众人便打了个冷颤,悔意不已。



    还有许多人暗暗责怪着冰玉仙子苏凝忆:“这次被三师姐给坑了,以后再也不能够相信三师姐的话了。明明是暗中修行回来的大师兄,硬要说成什么剑侍,不然哪里会发生今日这般荒唐事。”



    若是远在冰祁山的冰玉仙子苏凝忆得知众弟子心里的想法,她估计比任何人都要无奈。



    其实苏凝忆一开始真打算让顾恒生作其剑侍,只是顾恒生展现出来的剑道天资太过妖孽了,直接惊动了沉府宫的所有高层,事情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他到底是有多得宠,直接成为了我们的大师兄,站到我头顶上去了?”当苏凝忆在冰祁山上听到了伍长老的宣布后,她倾城的容颜瞬间凝固,呆愣的喃声自语。



    此时此刻,沉府宫的每个山川洞府中的核心弟子都得知了此事,目瞪口呆:“怎么就变成我们的大师兄了?宫主和长老等人不是开玩笑吧?”



    “逆天之资,剑道妖孽,可即便如此,他也终究没有迈入道境,如何能够坐得稳大师兄的位置呢?”



    某个灵气浓郁的洞府中,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正盘坐在冰床上,她猛然睁开双眸,低语道。此女便是修行近两百载的天之骄女,沉府宫年轻一代的大师姐,风语楠。



    沉府宫内的一座悬崖边上,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男子背负长刀,目光凌厉:“这是打算将这小家伙当作接班人培养吗?也好,希望这小家伙能够扛起这个担子吧!”



    若是有沉府宫的弟子在此,定能认出其身份,高呼一声二师兄。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此人在宫主和长老等人心中的份量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尽量别和咱们这位大师兄为敌吧!”



    许多核心弟子都只能够苦笑的接受了此事。



    ………



    沉府宫,流水涧。



    顾恒生暗暗捂了捂额头,事已至此,只好接受了。



    顾恒生将手中血霄剑重新挎在了腰间,然后对着流水涧四周的众弟子开口道:“诸位可还有其它的事情?”



    “没……没有。”



    众人唯唯诺诺的回应道。



    “既然无事的话,便都离开吧!别在打扰我静修了。”



    相信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后,没有哪个弟子敢来流水涧放肆了。



    先不管顾恒生是不是道境的武者,仅凭一人一剑便压的内门弟子喘不过气来,几乎横扫了一片天玄境巅峰的武者,谁也没有胆子再来冒犯了。



    更何况顾恒生的身份已经澄清,乃是宫主和众长老雪藏了多年的核心弟子,如今回归,一身实力肯定深不可测。



    为了不引起沉府宫内门的骚乱,防止顾恒生的来历泄露,宫主柳依然等人便作出了这个决定,对外宣称顾恒生是雪藏多年的大弟子。



    “今日我等打扰大师兄修行,望大师兄莫要放在心上。”



    一位天玄境巅峰的男弟子鼓起勇气的走前半步,抱拳扬声道。



    “放心吧!这些小事我还不会计较,只要往后别故意来找我麻烦就好了。”



    顾恒生知道这些弟子的担忧和惶恐,害怕以后自己为难他们。



    “谢大师兄。”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以后别说再找顾恒生的麻烦了,就连想都不敢有这种想法。你可是年轻一辈的大师兄,以后最起码都是一尊长老的存在,谁吃饱了撑的去惹你呢,那不是找死嘛。



    顾恒生看了一眼众人,转身便踏着清潭水面,身体一跃的掠入了虚空,朝着深处的流云殿而去。



    等到顾恒生的身影离开后,流水涧四面八方的弟子才长吁一口气,开始擦拭着额头冒出的冷汗,一阵后怕:“以后绝对不能够再相信三师姐的话,差点儿把大师兄给得罪死了。”



    紧接着,沉府宫的各个角落都在讨论着顾恒生乃是大师兄的事情,好不热闹。



    顾恒生的身份也彻底在沉府宫传开了,上至核心弟子,下至外门杂役,都知道了居住在流水涧的乃是年轻一代的大师兄,名为顾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