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敢问何谓脸皮?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二十九章敢问何谓脸皮?



    文缘客栈内,玉华泽便按照顾恒生的吩咐,从腰间掏出来了一张千两银票,递给了慕容伊。



    “姑娘,这些应该够了吧!”玉华泽轻声道。



    慕容伊见玉华泽竟然拿出了千两银票,心中不由得一愣,她没有接过手,而是嫣然一笑的说道:“公子,钱你还是收起来吧!这两间客房是赠予你们休息的,不需要银钱。”



    在慕容伊的心里,对顾恒生和玉华泽的好奇心加重了几分,平常人怎能随手拿出千两银票呢?即便是一般的富商大贾,也不会这么豪气吧!



    “这……”玉华泽微微皱了皱眉头,将目光移到了顾恒生的身上,听听顾恒生的决定是什么。



    “既然姑娘不收,那么便算了,多谢。”顾恒生放下手中酒杯,缓缓开口:“华泽,把钱收起来吧!”



    玉华泽便在顾恒生的令下,将原本递给慕容伊的千两银票收了回去。



    “客气了。”慕容伊的眼底闪过一丝凝重,她看着胖和尚和玉华泽,然后在对着顾恒生说道:“小女子名为慕容伊,不知三位怎么称呼?”



    慕容伊的心思玲珑,她看得出来在这三人中,应该是以带着面具的顾恒生为主。因此,她有些好奇的想要探探口风。



    在慕容伊看来,玉华泽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和高贵之气,定然是心高气傲之辈?可是,如同这种人,却是称呼眼前带着面具的人为师尊,其师尊定然不同凡响。



    “顾云。”顾恒生沉吟了一会儿,回答道。



    “顾先生,有礼了。”慕容伊无法判断顾恒生的年龄,只好以先生而称,比较尊敬了。



    随后,慕容伊又将淡淡的流眸转移到了玉华泽和胖和尚的身上,询问道:“不知大师和公子名讳?”



    “玉华泽。”玉华泽俨然有一股皇贵之气,回道。



    “贫僧法号空戒,女施主有礼了。”胖和尚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收起了嘴角的一抹憨笑,然后保持庄重的模样,双手合十道。



    慕容伊暗暗的记下了顾恒生等人的名字,朱唇轻抿的笑了笑,以示回礼。



    “伊儿妹妹,说那么多干什么,赶紧回来。”凡益观漠然警惕的打量着顾恒生等人,柔声的对着慕容伊而语。



    随即,慕容伊便对着顾恒生等人微微欠礼,慢慢朝着大厅中央的精致桌椅而回。



    对于他人的看法,顾恒生并不是很在意,旁若无人的继续倒酒而饮。



    不过,顾恒生却能够感觉到玉华泽心里有些不悦,告诫道:“有些人,有些事,不必放在心里。你要明白自己所要走的路,未来的你,也许不会再和他们有所交集,何必为此而乱了心境。”



    “是,师尊,弟子受教了。”玉华泽连忙将心中的一丝不悦不满之色消除掉了,聆听着顾恒生对他的教诲。



    大厅中央处,慕容宁一直都在注视顾恒生等人,带着一丝好奇之意和警惕之色。



    一个带着面具的人,不知年龄和外貌,神秘至极。一个身穿袈裟的微胖和尚,不顾佛门戒律的饮酒吃肉。还有一个人看着比较正常,身着锦衣的端正而坐,看起来修为不浅。



    在慕容宁的眼中,顾恒生等人极为的神秘,低头喃喃自语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人,倒是诡异的很。”



    若非慕容伊好心,愿意给顾恒生等人让出两间客房,恐怕慕容宁也不希望顾恒生等人一同入住,有些不太安全。



    毕竟,如今峰福国的烟城聚集了三教九流之人,几乎整个百国之地的天骄和高手都混迹了进来,不得不警惕。



    夜色渐渐暗沉下来,顾恒生等人在慕容伊的客气安排下,随意找了两间普通的客房入住。



    顾恒生单独一间,胖和尚则是和玉华泽一间。



    一夜无话,静谧休养。



    待到第二天,黎明破晓而来,让整个烟城又热闹了起来。



    顾恒生洗漱了一番,便同玉华泽和胖和尚两人一起走到了楼下,随意找了个空位落座。



    此时,慕容宁等人也纷纷从客房出来了,径直朝着顾恒生走来。



    “三位,不知休息的可还好?”



    慕容宁昨夜从慕容伊的口中得知了顾恒生等人所报的名字,他思索了良久也找不到能够对应的当世强者的名字。



    因此,今日一早,他便有些好奇的朝着顾恒生等人走来,拱手客气的说道。



    “还行,就是那普通客房的床板有些硬了,睡着有些不舒服。”未等顾恒生和玉华泽开口,胖和尚便大大咧咧的回应了一声。



    “大师说笑了,据我所知,出家人应该是不坐高广大床的吧!”慕容宁略微一怔,他本只是客气一下,谁知胖和尚还真的与他论起床铺问题了。



    “施主此言差矣,贫僧虽然是出家人,但是一心向佛。这些表面虚假之物,贫僧早已经超脱出去了。”



    胖和尚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似有金光佛像在其身后闪烁着。



    “大师所言极是。”慕容宁有些摸不准胖和尚的深浅,只好露出笑容的敷衍道。



    “不过,既然施主问了贫僧,若是施主愿意给贫僧换一间较为舒适点儿的房间,贫僧也不会拒绝的。”



    陡然间,胖和尚的庄重模样一变,如同一个无良小摊贩般在讨价还价。



    闻言,慕容宁和其身后的慕容伊等人都愣了一下,没曾想胖和尚还真是能够顺着竿子往上爬。刚刚明眼人都知道慕容宁说的只是客套话罢了,可胖和尚却脸皮极厚的装作听不懂。



    一旁静坐着的顾恒生和玉华泽,似乎已经习惯胖和尚的这副模样了,任由他去了。



    “大师说笑了。”慕容宁嘴角轻轻一抽,不由得瞥了一眼顾恒生,然后保持淡雅的模样说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贫僧可没有开玩笑。”下一秒,胖和尚便双手合十的放在胸前,面容肃穆至极,缓缓说道。



    “和尚,世子只是和你客套两句,你还真往上爬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的脸皮可真厚哪!”在慕容宁身侧的凡益观有些忍不住了,不悦的大声道。



    “这位施主,敢问何谓脸皮?”胖和尚不仅没有因为凡益观的话而羞愧,反而是用一双疑惑的眼神盯着凡益观,开口问道。



    “………”一侧,顾恒生暗暗的摇了摇头。他有些佩服胖和尚的脸皮之厚,生平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