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两百一十章 全场皆怔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两百一十章全场皆怔



    随着顾恒生的到来,众人不觉得让开了一条道路,让顾恒生和燕尘歌两人径直走到了疯老头儿的位置。



    疯老头儿见顾恒生来了,咧嘴一笑,继续抱着怀里抢来的美酒,疯癫而语:“酒……”



    顾恒生见此,想来是疯老头儿又嘴馋了,闻着酒味的直接冲了进来。



    对此,顾恒生也只能够在心里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他是你的人?”人群中,安兴柏冷眼凝视着翩翩儒雅的顾恒生,肃声质问道。



    “是,他是我朋友。”顾恒生随着质问而来的声音望去,同一副孤傲模样的安兴柏对视了一眼,点头回答。



    “哼!你可知这个老乞丐刚刚做了什么吗?”安兴柏有些愤怒的指着疯老头儿,气势汹汹的沉声道。



    顾恒生看着疯老头儿抱着精美的酒坛,想来是猜到了什么,也不和安兴柏多做计较,淡然而语:“这坛酒多少钱,我买了便是。”



    当顾恒生的话落下时,全场皆是愣了愣,而后则是爆发出了一阵嘲讽大笑。



    “哈哈哈……”



    燕尘歌看着这一幕,欲要出手解决掉这些对顾恒生不敬的众人,可是却被顾恒生不动声色的拦了下来。



    一来顾恒生不想和在场的人有过多的交集,懒得动手;二来燕尘歌的伤势还未恢复,若是在动手的话,那就真的会伤及灵魂之本了,那后果就麻烦了。



    “这位公子,你朋友现在喝的酒,乃是我柳尘阁费尽心机获得的百年陈酿百花醉,价值不菲。”



    柳尘阁的主事人宋诗霜厉声说道。她妩媚的面容都变得有些冷霜,双眸弥散出寒意的紧盯着顾恒生:“看你穿着朴素,确定要买吗?”



    “宋姐姐莫要开玩笑了,像他们这种低贱的平民,拿什么来偿还已有百年的百花醉呢?依我看,不如将他们乱棍鞭打一顿,送到柳尘阁的后堂当一辈子苦力好了。”



    “赶紧把他们轰出去吧!我看到这个恶心的老乞丐,连酒都喝不下去了,简直太扰酒兴了。”



    一时间,整个柳尘阁大厅都卷起了一阵阵的嘈杂声,无不是在嘲讽鄙夷着顾恒生和疯老头儿。



    对于众人的冷嘲热讽,甚至掺杂了一丝毒辣狠意的言语,顾恒生皆是充耳不闻。他目光轻轻扫过众人一眼,而后停留在了安兴柏和宋诗霜的身上,漠声道:“多少钱?”



    当顾恒生再一次的询问这坛美酒的价格时,众人脸上的讽刺笑意都不禁怔住了。



    难道这人还真想买了陈酿了上百年的百花醉不成?看他一副朴素白衫的模样,不像有钱有势的公子爷,他哪里来的这么大口气?



    “这坛百花醉乃是不可多得的美酒了,刚刚安公子出价是三千两白银。”宋诗霜媚眼闪过一道精光,沉吟了片刻后,极为郑重的开口道。



    三千两白银,只是买了一坛酒而已,这些世家公子当真是奢靡,不是普通人能够触摸得到的。



    “哼!”安兴柏有些恼火自己的美酒就这么被疯老头儿糟蹋了,冷视着顾恒生,轻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顾恒生的眉宇神色丝毫不为所动,没有半点儿迟疑的从胸口的衣囊中掏出了一叠银票,然后轻轻放在旁边的精致檀木桌上,轻语:“这里是五千两银票,便当我买下了这坛美酒吧!”



    这些银票是顾恒生离开天风国的时候,特地到百国之地都堪称有一席之地的钱庄换取的,可以在任何一座皇朝使用。



    哗——



    霎时间,不管是来柳尘阁的公子富商也好,还是一旁静候着的貌美佳人也罢,纷纷面露诧异和震惊的神情,瞪大了眼睛。



    如此轻描淡写的拿出五千两银票,这……



    宋诗霜只是微微一愣,立刻示意了一旁候着的人去检查顾恒生拿出来的银票,眼眸深处泛起了丝丝缕缕的好奇涟漪。



    “宋姐,这银票是真的,可以使用。”



    柳尘阁的人细细检查了银票几遍后,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此话一出,更是让在场的人有些骇然,不觉间,他们眼眸中的嘲讽之色便瞬间化为了乌有,泛起了诧异和好奇的情绪。



    有些人更是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感觉桌上的五千两银票实在是有些让他们难以相信。如此阔绰,为什么要穿得这么寒酸朴素呢?



    “能够随手拿出五千两银票的年轻公子,按理来说在陌阳国皇都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我怎么从未见过此人?”



    宋诗霜凝视着依旧风轻云淡的顾恒生,心里自言自语着。



    安兴柏直接有些呆愣的低眉看着桌上的五千两银票,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极为的难堪。



    他自己出手三千两白银买酒,都已经是极限了,回去指不定还会被家中长辈怒骂斥责一顿。可是,眼前穿着朴素的年轻人,却是随手拿出五千两银票,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实在是难以让安兴柏接受。



    “清风,咱们走吧!”顾恒生没有理会众人,直接朝着疯老头儿唤道。



    疯老头儿慢慢的抬起头,酒坛中的美酒俨然已经进入了他的肚腹中了,他浑浊的眼眸中慢慢的出现了一丝疑惑和期待,沙哑道:“我……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喝过这种酒,有些熟悉的感觉。”



    “你喝过?”顾恒生倒是有点儿诧异。



    “嘿嘿……我忘了。”当顾恒生沉吟问道时,疯老头儿突然咧嘴嘿嘿一笑,摸着脑袋儿显得有些憨厚。



    “……”顾恒生有些无语的暗暗捂了捂额头。



    柳尘阁的大厅内,众人皆是不语的望着顾恒生和疯老头儿,似乎是在猜测其二人的身份来历。毕竟,能够随手甩出几千两的年轻公子,绝非常人。



    “酒也喝过了,咱们该走了。”顾恒生不再多想,打算迈着步伐的朝着柳尘阁的大门而行。



    疯老头儿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空空的酒坛,有些不悦的对着顾恒生嘟囔道:“没有了,我还要。”



    见此,顾恒生也不好拒绝,只能够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转头凝视着银台上的宋诗霜,平淡如水的开口:“可还有这种酒,我都要了。”



    一语落下,全场皆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