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两百零八章 相交为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两百零八章相交为友



    很快,镇西王府内殿的大厅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佳肴和美酒,来宴请顾恒生。



    “天羽侯,请坐!”



    白浩夏可不会在小看顾恒生,极为客气的请礼而言。



    顾恒生缓缓落座,疯老头儿则是不顾礼仪的直接伸手将桌上的美酒卷入怀中,大口而饮。众人见此,皆是抿嘴一笑的任由疯老头儿所为。



    至于燕尘歌,则沉默不语的站在一侧,没有入座。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是顾恒生的属下,不能同主上一起并排而坐。



    再说,现在燕尘歌也没有任何心思饮酒吃菜,全然将心魂系在了冰山棺内的那一道倩影上面。



    “尘歌,吃点儿东西吧!好好休养一番,不然凭你现在的状态,连走路都费劲,还怎么去寻那些灵药呢?”



    顾恒生落座后,转头看向了身后矗立着的燕尘歌,沉吟道。



    燕尘歌凝视着顾恒生,沉默了一会儿后,躬身行礼道:“是,主上。”



    随后,燕尘歌便落座在了末尾,正襟危坐。



    一番酒宴结束,疯老头儿的脚下满是空空的酒坛,面色红润泛起了酒晕。



    王府的管家焦永荣不清楚自家老爷和顾恒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两人之间的侃侃而谈,想来是化解了之前的冲突尴尬。



    因此,焦永荣对顾恒生等人的态度,也变得极为的友好了。



    “天羽侯,不如你在我镇西王府多待些日子,让我尽地主之谊。”白浩夏和顾恒生两人并行在镇西王府的小院内,打破了双方之间的沉静。



    “镇西王府不用如此,还是试着去查一查这些灵药的下落吧!倘若真被你寻齐了三生三死药,可以派人来天风国顾家请我,帮你姑母苏醒回魂。”



    顾恒生清淡的拒绝了,沉声告诫道。



    “那便先有劳天羽侯了,我代镇西王府感谢你了。从今天起,我镇西王府便和顾家交好为友,绝不侵犯顾家利益。”白浩夏停住了步伐,朝着顾恒生轻轻拱了拱手,义正言辞的说道。



    “嗯。”顾恒生接了白浩夏的这份情谊,轻轻点头。



    两人沉静了一会儿后,顾恒生再次开口道:“我想镇西王应该在王府内吧!”



    “这……”白浩夏眸子瞬间一沉,思考良久后点头回应:“是,父王此刻便在王府内闭关。”



    “若是可以的话,让你父王出手在为你姑母的心脉注一道玄气吧!你父王和姑母是亲兄妹,血脉相连,不会有所排斥。这样可以稳固住你姑母欲要散去的生机,拖延一段时间,也好可以寻到救你姑母的办法。”



    顾恒生能够察觉到在镇西王府的深处,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在飘散着。



    “我记住了。”白浩夏凝重回答。



    “希望下次我来镇西王府的时候,能够目睹到镇西王的风采。”顾恒生很是佩服传闻中镇西王的本事,竟然能够将一座偌大的冰山从北方边国搬移过来,手段不小。



    “一定。”白浩夏面无表情的说道,只是他的内心却不是那么平静,很是震惊。他想不到为何顾恒生能够如此肯定至极的,确信父王就在王府内。



    要知道,即便当今陌阳国的君上也是不知晓镇西王的去处,只有他白浩夏一人知道罢了。



    “对了,告诉你父王一声,漫漫修行路,切莫一蹴而就,逆转大道而行,不可取。玄入天灵,气聚百汇,修心稳魂,大道可期。”



    紧接着,顾恒生说了一句让白浩夏有些不解的话。



    白浩夏皱了皱眉头,不知顾恒生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一想到顾恒生的神秘,还是暗暗记在了心里,回答道:“我记住了,若是有机会的,会替天羽侯转告给父王的。”



    “嗯,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叨扰了。”现如今已经寻到了燕尘歌,顾恒生也没有理由在镇西王府逗留了,欲要离开。



    “天羽侯打算离开了吗?”白浩夏沉声说道:“我镇西王府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天羽侯莫要放在心上。”



    白浩夏此话的意思,应该便是一开始顾恒生来到镇西王府时,受到了冷落和差点儿刀兵相见的事情。



    此刻,白浩夏一来是极为的忌惮顾恒生,二来则是自家姑母能否苏醒可能还要拜托给顾恒生。因此,白浩夏不希望让顾恒生心生芥蒂,歉意至极。



    “放心,我还不至于因此而记恨镇西王府。日后我顾家,可能还需要镇西王府多多照服一二。”顾恒生不以为然的轻抿笑道。



    “天羽侯说笑了。”白浩夏露出了一抹微笑,轻轻说道。现在的顾家,先不说有两位地玄境中期的武者,仅凭深不可测的顾恒生和一位地玄境巅峰的绝世强者护道,就无人能欺。



    话罢,白浩夏似想到了什么,从腰间缓缓地掏出了一块黑沉色的令牌。令牌上,散发着一阵阵锋芒的玄气,刻有“镇西”二字。



    “这是我镇西王府的令牌,一共打造了三块,其内有我镇西王府的印记,无人能够作假。今日,这块令牌便赠予天羽侯,愿你我两家相结友谊之情。”



    白浩夏将手中的令牌递到了顾恒生的眼前,极为郑重的开口道。



    顾恒生低眉看了看他手里的令牌,在抬头深深凝视了一眼白浩夏,心照不宣的接过了其递来的令牌:“好!这块令牌,我接了。”



    顾知道,白浩夏还是担心顾恒生会有些埋怨,这才不惜赠送极为珍贵的镇西王府的令牌。



    若是顾恒生不接的话,肯定是心有不满。而顾恒生接了令牌的话,便是领了镇西王府的情谊,那么双方之间的误会就如微风而去了。



    “请!”见顾恒生接了令牌,白浩夏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释怀的笑容。



    若是有其他人在此的话,一定会因为白浩夏的这个举动而大惊失色的。



    因为镇西王府的这块令牌,意味极大,甚至可以代表整个镇西王府的意志,能够调动镇西王府麾下的一切兵力,堪称重中之重。



    今日,白浩夏为了交好顾恒生,竟然将如此重要的令牌都赠送了出去,可以看出白浩夏是真的极为重视顾恒生。



    “若是有事,可到天风国寻我。”



    顾恒生和白浩夏说了一句话后,便带着燕尘歌和疯老头儿两人踏出了镇西王府的领地。



    于是,一行三人,在白浩夏的目光注视下,渐渐消失在了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