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清风,你的名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清风,你的名字!



    褴褛乞丐模样的老头儿,一步一步的在虚空中凌立而行,渐渐又要逼近顾忧墨可。



    在其下方,司如心英姿飒爽的欲要挡住公良子濯,可惜她根本扛不住公良子濯的攻势,三两招之下便被击飞倒地,口吐猩红热的鲜血。



    “如心!”顾忧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司如心被公良子濯击倒在地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忧的大声呼唤了一句。



    公良子濯望着虚空中愈渐抵挡不住的顾忧墨,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碰上这个疯子,你顾忧墨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



    老头儿依旧和个疯子一样,口中不停的在呢喃念叨着同一句话:“我是谁?”



    顾忧墨如临大敌的根本不敢妄动,虎目紧盯着老头儿,全身泛起了阵阵寒意。



    轰!



    老头儿又是平平淡淡的一拳挥出,直接卷起了一股如利刃的狂风,朝着顾忧墨扑面撕裂而去。



    顾忧墨聚集着全身的玄气,将手中长枪挡在身前,欲要接住这隔空而来的一拳。



    可是,之前和老头儿过了几招,已经消耗了顾忧墨体内的大量玄气。这一次,他再也承受不住老头儿的这普通的一拳了。



    咚!



    一道脆响而起,顾忧墨手中的血色长枪,因为这一拳的轰打在不断发出嗡鸣的声音抖动着。



    并且,顾忧墨整个也直接被轰打到了地面上,将整个地面都掀塌了一个巨大的凹陷神深坑。



    “为什么北越国内这种强者?难道……我这么苦心的谋划就因为一个人而满盘皆输吗?”



    顾忧墨干裂的嘴唇在颤动着,他的双手连提起长枪的力气都没有了,一直在发麻的颤抖。他心生悲凉的望着战场上厮杀的将士,内心充满了愤恨。



    公良子濯看着顾忧墨很快便被击败了,面容露出了大喜之色,大声对着从虚空中一步步踏下来的老头儿喊道:“把他修为废掉,等回去后,我马上为你准备大量的香醇美酒。”



    “酒……”疯老头儿耷拉着脑袋,踏下来的步伐渐渐加快了几分,沙哑自喃道:“我,是谁?”



    一旁,从远处快速奔腾而来的顾恒生望着这一幕,心里都紧绷到了一个极点。



    他眼眸中慢慢的凝聚了一股浓浓的灵魂威压,只要顾忧墨出现一丝生命危险,他不惜沾染上天道的注视和审判也要动用灵魂压迫了。



    老头儿越来越靠近顾忧墨了,无数血赤军将士都想过来把顾忧墨围护起来,可是被一片片的北越士卒阻拦住了。



    “元帅!”无数的血赤军将士在悲嚎着,希望能够尽快赶到顾忧墨的身旁保护,哪怕是粉身碎骨。



    “将军!”司如心也是捂着胸口的伤势,望着顾忧墨的方向,担忧至极的大呼道。



    公良子濯如同一个看戏人,喜色浓浓的见证着老头儿把顾忧墨废掉的过程。这一次顾忧墨率领大军北伐,让他公良子濯和整个北越国都颜面大损。



    如今,能够亲眼看到屹立于疆场之巅的血雄将军,也就是镇国元帅顾忧墨被废掉。这,足矣满足公良子濯内心的心绪了。



    “二十年前,这疯子只是随手挥出一拳便将我伤到了,恐怖至极。顾忧墨,你能够坚持了这疯子的三五招,已然是很厉害了。”



    公良子濯心里不禁想到了二十年前疯老头儿闯入皇宫的画面了,他暗暗打了个哆嗦的在心里嘀咕着。



    眼看着老头儿便要抵达顾忧墨的身前了,并且他右手也慢慢握起了拳头,欲要朝着顾忧墨再次轰出一拳的架势。



    “惊鸿剑!去!”



    顾恒生涌动着全身的玄气,将玄气注入到了惊鸿剑内,然后狠狠的朝着疯老头儿隔空刺去。



    咻!



    惊鸿剑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疯老头儿飞速的刺来。



    在惊鸿剑而来的一瞬间,疯老头儿便感觉到了。他慢慢的转身过来,而后右手张开的欲要将惊鸿剑抓住。



    叮!



    下一刻,疯老头儿便抓住了惊鸿剑,令惊鸿剑在他的手上不断的嗡鸣颤着。



    此时此刻,顾恒生也乘驾着战马踏到了这儿,随后他一个跳跃而起,落在了顾忧墨的身旁,同疯老头儿和公良子濯等北越大军对恃着。



    “二叔,你没事吧?”顾恒生有些担忧的转头看了一眼顾忧墨,沉声问道。



    “没事。”顾忧墨咬了咬牙关,回应道。



    老头儿紧握着惊鸿剑,很快便令惊鸿剑的锋芒威势停滞了下来。



    顾恒生望着疯老头儿竟然能够徒手拦截握住惊鸿剑,让他心里有些吃惊不已。



    要知道,惊鸿剑可是灵阶中品乃至无限接近于上品的宝剑,削铁如泥,可断山劈海。可是这么锋刃的宝剑,竟然被疯老头儿随手给抓住了,怎能不让顾恒生内心大惊呢?



    他的肉身,到底有多坚硬?



    顾恒生双手不由得紧住了,头一次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随我一起解决掉敌寇。”公良子濯望见疯老头儿竟然低头盯着手中拦截握住的利剑在发呆,忍不住大声的喊道。



    不过,疯老头儿并没有理会公良子濯,而是一直低头看着手中的惊鸿剑,双眸中不禁出现了一丝清明。



    “有一股……熟悉的味道。”疯老头儿痴呆了一会儿后,自言自语了一声,然后一个眨眼便来到了顾恒生的身前,沙哑疑惑的问道:“你,认识我吗?”



    “我是谁?”说罢,疯老头儿轻轻抚摸了一下惊鸿剑,递到了顾恒生的身前,用一双希冀的目光盯着。



    “嗯?”顾恒生没曾想疯老头儿突然会他这种奇怪的问题,他都已经做好了全力对敌的准备了。



    公良子濯望着这一幕,有些大怒的暗骂了一声。



    战场上,血赤军将士自己援军,正在和北越大军在不断的厮杀着,嘶吼杀意在枢叶城的四面八方充斥着,寒意森森。



    “告诉我,我是谁?我叫什么?”



    见顾恒生没有回答他的话,疯老头儿气势一沉的仰天大吼,直接令无数将士都不禁捂住了耳朵,心脏仿佛都要炸裂了。



    顾恒生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紧张至极,不由分说的直接回应道:“清风,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