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褴褛老头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褴褛老头儿



    “我,是谁?”



    很多人都在寻找着这道声音的源头,不禁望向了北越大军的最左侧,看到了一个身穿褴褛的老头儿。



    老头儿头发凌乱都打结了,他身上都是黄泥污垢,脏兮兮的。



    公良子濯看到乞丐模样的老头儿到来,大喜不已,一边和顾忧墨对战接招,一边对着他大声喊道:“疯子,快来帮我杀掉这个人,我给你很多美酒,比以前都要香醇的美酒。”



    “酒,美酒……”乞丐老头儿听到酒字后,眼眸不禁闪过了一道精光,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随后,眨眼之间,老头儿便化成了一道流光冲到了虚空中,朝着顾忧墨而去。



    “我要酒,很多很多的美酒。”老头儿眨眼间便来到了顾忧墨的身前,然后转头对着公良子濯沙哑道。



    “你要多少美酒,都给你。”公良子濯在看向老头儿的褴褛身形,心底都不由得有些发怵,连忙说道。



    “美酒……嘿嘿……”老头儿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期待。



    二十年前,一个老头儿曾闯入到了北越国的御膳房内,就是为了一坛百年美酒。当初,为了抓捕老头儿,动用了大量的兵力都没有成功,并且连公良子濯在老头儿的随手之间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并且,老头儿一边饮着美酒,一边痴呆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是谁?”



    公良子濯和一众北越国的文武大臣见此,都想尽办法的将老头儿留住了。他们发现,只要给老头儿上等的美酒,就可以吩咐老头儿做事。



    此事禀报给了北越君皇之后,老头儿的存在便被封存了起来,不足为外人知晓。这二十年来,因为有着老头儿的存在,为北越国扫平了很多的事情,他便成为了北越国的一柄利刃。



    只不过,令无数人好奇的是,他们根本感觉不到老头儿的玄气波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乞丐老头儿一般。



    但是,老头儿却是实实在在的能够伤到公良子濯这般地玄境中期的强者,实在是让无数人感到震惊不已。



    老头儿嗜酒如命,只要给他酒,便可以让他帮忙做一件事情。这买卖很划算。所以,公良子濯为了确保此次对付顾忧墨没有任何意外,便让北越君皇同意把老头儿带出来。



    “他是谁?”远处抵抗着无数扑面而来的北越士卒的顾恒生,望着老头儿的褴褛身形,心底深处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心悸之色。



    自从顾恒生恢复了前生之识开始,除了天道之外,便再无人能够让他有半点儿心悸的感觉了。没曾想北越国内突然出现的一个老头儿,竟然能够让顾恒生感觉到了一缕危险的味道。



    虚空中,老头儿耷拉着脑袋,慢慢踏在空中的朝着顾忧墨而去,并且还说着让无数人不解的话:“你告诉我,我是谁。我就不杀你。”



    顾忧墨屏住了呼吸,望着老头儿沉默不语的紧住了手中长枪,面容凝重的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



    危险!



    这便是老头儿给顾忧墨的感觉。



    “我,是谁?谁能够告诉我?”



    老头儿如同一个痴呆的疯子一般,一边沙哑嘟囔着,一边朝着顾忧墨威势不减的踏去。



    公良子濯感受到了来自老头儿身上的气息,内心也是不禁的颤了颤,有些发怵。



    无数人眺望着老头儿的褴褛身形,皆是露出了骇然的目光。他们完全感觉不到老头儿身上的玄气波动,但是老头儿身上的气息却是那么的锋芒和令人窒息。



    “我,到底是谁?”



    老头儿再一次说出了这句话后,便爆发出了一股浓浓的磅礴气势,朝着顾忧墨涌动扑面而去。



    老头儿一拳挥出,朝着顾忧墨隔空而打。



    轰!



    拳劲直接掠起了一阵如刀的狂风,朝着顾忧墨锋刃扑面而去。



    顾忧墨没有半点儿的松懈,立刻提着手中血色长枪,涌动着全身的玄气,欲要抵挡住老头儿随意隔空而来的一拳。



    嘭咚!



    霎时间,拳劲便撞在了顾忧墨刺出的枪芒上,直接轰击在了枪尖之上,把顾忧墨震退了数百米才堪堪保持住了身形。



    “好强!”顾忧墨此时此刻才真正感觉到了老头儿这平淡一拳的厉害,他紧握着血色长枪的双手有些发麻的微微颤抖着,内心掀起了骇浪而语。



    老头儿如个无事人一般,继续凌立于虚空,朝着顾忧墨步步逼近。他口中还在喃喃念叨着:“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去哪里?”



    顾忧墨将所有的心神都凝聚在了步步而来的老头儿,手中的血色长枪在慢慢的卷起玄气。



    一旁,公良子濯见此,不禁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他相信有着老头儿的存在,定然能够将顾忧墨给擒拿住,再怎么不济也能够拖延住顾忧墨的动作。



    而公良子濯自己,便可直接冲入下方厮杀着的战场上,引导整个战局的变动。



    随即,公良子濯便犹入无人之地的冲到了枢叶城的下方,带领着北越大军开始厮杀。他所过之处,根本无人能够抵挡。很快,血赤军便隐隐有一种溃败的迹象。



    顾恒生不由分说,立刻带领着大军从后方冲杀过来,他本人更是直接乘驾着战马的朝着枢叶城冲过来,欲要阻止前方公良子濯的行为。



    “我竟然完全看不透这个老头儿,他是谁?”顾恒生一边朝着枢叶城的方向快速的厮杀过来,一边在内心惊诧的疑惑自问道。



    虚空中,顾忧墨和老头儿只是交手了几招,便落了下风,甚至已经有一种不敌的趋势了。



    血赤军众将士见此,皆是咬紧牙关,坚持奋勇的拼杀着。而司如心也是从城墙之上一跃而来,挡在了公良子濯的身前,希望可以阻拦片刻。



    一时间,原本前后夹击的攻势,竟然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老头儿的出现,发生了扭转的局势。



    “糟了!二叔有些抵挡不住了。”



    顾恒生抬头望着虚空中渐渐招架不住的顾忧墨,心里崩起了一根弦丝,加快了冲杀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