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二十七章 凭什么?剑!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七章凭什么?剑!



    顾恒生的话,让老头不觉得回想起了当年的某些往事,眼瞳中似弥散出了一股淡淡的留念。



    不过,老头很快便恢复了神色,冷哼道:“你以为凭借几句狂妄自大的三言两语,就能够让老夫出手为你磨剑?”



    老头刚刚把话说了出来,便又想到了百年前的那一幕,当初那个人也只是说了几句话,便让自己费尽心机十载磨剑。



    每每回想此处,老头都觉得自己有些魔怔,不知道为何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也许是因为当年那人坚定不移的心性,也许是因为那人很和自己的胃口。



    总之,那人,已经不在了,世间也再无他那般的人了。



    “我说的,便一定能够做到。”顾恒生轻轻一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负担。于他而言,百国之地只是一个磨练的地方而已,他一定能够重回天玄之境,俯瞰亿万生灵。



    燕尘歌和温若梅两人都陷入了惊骇的沉默,心绪复杂。



    “凭什么?”老头峰回路转,依旧说出了之前的那句话。



    他老了,折腾不起了,也许此生磨不出几柄宝剑了。因此,他不敢随意再赌,没有了当年的热血沸腾,如今只想找个真正能够配得上他宝剑的人,让他所打磨的宝剑再临巅峰。



    老头的话音久久飘荡在小酒楼的内外,没有散去。



    只见此刻,顾恒生眼眸神色一沉,气息一起,食指成剑,对着酒楼门外抬手一斩。



    轰!



    一道惊雷声顿时一起。



    指为剑,气为芒,剑芒四射,直裂一条五十余米的裂缝。



    “剑意!”



    待到顾恒生出手的一瞬间,老头的佝偻身体猛然一震,凹陷的双眸更是急剧一缩,惊呼而道。



    一开始,因为顾恒生曾施展过蒙天之术,修为隐匿,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如今顾恒生玄气一动的挥出剑气,老头这才察觉到顾恒生的修为只不过是人玄境后期而已。



    “凭借人玄境的修为,掌控剑意,这……这怎么可能?”



    人玄境的修为,领悟剑道之意,这是何等的天资?昔年的孤独殇,也未有这般绝世逆天之姿。



    老头刚才的讥讽,怀疑,漠视,转瞬间变得越来越震撼和火热了。



    老头空洞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这条裂开的地面,身子又是惊骇的颤了颤,因为他发现那裂痕上的剑气竟久久未散,弥漫在四周,惊呼而出:“剑意小成之境!怎么可能!”



    这一刻,老头干裂的嘴唇不停的在轻颤着,他看着顾恒生的眼瞳满是震惊之色,内心更是卷起了万般巨浪,无法平息。



    一旁望着的燕尘歌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努力保持冷静。虽然他已经知道了顾恒生领悟剑意了,但是再次看着这一幕,依然无法释然。



    而温若梅愣了好半天,冷不禁的蹦哒出了一句令人抽搐的话:“啊!我的酒楼啊!你个王八蛋啊!你竟然砸了本姑娘的店!”



    “……”看着温若梅异于常人的反应,燕尘歌茫然的抽了抽嘴角,表示自己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这可是剑意哪!还是主上通过人玄境修为领悟出的剑意哪!这丫头片子竟然……竟然说主上毁了她的小酒楼。燕尘歌暗暗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的灵魄都有些窒息了。



    温若梅心性通透,从小就没有听过爷爷说过修为之事,她本身的人玄境初期修为还是自己凭本事修行而来的,怎会知道剑意意味着什么。



    她只知道,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酒楼就这么被砸了,估计好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正常开业了。她气鼓鼓的用双手插着柳腰,打算走过来找顾恒生算账。



    “小梅,退下!不得无理。”未等温若梅走到顾恒生的旁边,老头便厉然的对着温若梅呵斥道。



    “哦,爷爷。”听见老头的话,温若梅只好鼓着粉嫩的腮帮子,卸掉了冲天而起的怒火。



    “老人家,现在,你认为如何?”顾恒生自若的带着一缕轻笑,问道。



    白发苍苍的老头合了合双眸,深深喘息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震惊复杂情绪,沉声道:“小子,你多久之前领悟的剑意,竟然达到小成之境了。”



    “今生满打满算,修剑约有十日。”顾恒生很认真的回答道:“嗯……就是前几天。”



    十天?剑意小成?



    “……”无言,老头感觉自己的嘴角都不是自己的了,一直在抽搐了不停,他简直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心绪了。



    老头没有注意到顾恒生口中所说的今生,不过就算注意到了,他也绝对想不到顾恒生是前世天玄境巅峰强者转世。



    顾恒生确实没有说谎,今生修剑,确实只有十天左右。



    “老人家,你说话啊!你还没做回答我,要不要给我磨一柄剑呢?”



    顾恒生怎么不知道老头此刻内心的震撼和崩溃,不过顾恒生要得就是这个结果,不然怎么才能够这心高气傲的炼器大师出手呢。



    老头胸口一起一伏,转头对着一脸委屈巴巴的温若梅,咬牙切齿道:“小梅,去将老夫房中的黑色剑匣拿出来。”



    “哦。”温若梅嘟囔的回答了一声,然后按照老头的吩咐,取出来了一个长约一米二的黑色剑匣子。



    顾恒生看了看温若梅怀中抱着的剑匣,又看了看一脸黑沉着的老头,问道:“此剑,是何意?”



    “打开看看,合不合手。”老头胸口起伏跌宕,努力压抑住自己的震惊情绪,说道。



    闻言,顾恒生慢慢的打开了温若梅取出来的黑色剑匣。



    剑匣开,一柄散发着灵气的三尺青锋映入到了顾恒生的眼帘。



    剑长三尺,柄显银黑色,锋刃粼粼的没有半点儿驳杂,在其刃芒之处有着一缕缕的青芒波光附着。



    “剑,何名?”见此,顾恒生眼前一亮,不由得伸出了右手轻抚在三尺青锋之上。



    “惊鸿。”老头冷哼道。



    “惊鸿剑……一剑惊鸿万般血……”顾恒生喃喃念叨了一声,而后拔剑而起,忍不住的对着门外又是一斩。



    霎时,一缕寒芒起。



    对此,温若梅的美眸一闪,而后仰天而吼,大怒的直爆粗口:“老娘的酒楼啊!王八蛋,你还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