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五章 韩瑞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章韩瑞安



    “李大人,入赘之事咱们暂且不说,本公子之前的行为确实有辱李家颜面,甘愿受罚。若是李大人愿意,那么本公子自当赔礼道歉。”面对当朝一品虎臣,顾恒生面色不改,缓缓的说道。



    李天源凝视着顾恒生,眼眸慢慢的眯了下来,似乎是想要将顾恒生给看透一般。他早就听闻顾家三公子不堪至极,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可是今日一见,顾恒生在一众文武官员面前,不卑不亢的同自己对恃,光是这一点,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真的是传言中的那个纨绔无用的顾家三公子吗?



    一时间,李天源不禁陷入了疑惑,想要将顾恒生给看个明明白白。可惜,不管李天源怎么打量和凝视着顾恒生,顾恒生依旧保持着风轻云淡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慌乱和惧色。



    “哼!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一切待下月再说。”



    看不透,仿佛有一层薄纱将顾恒生给遮住了,李天源沉吟良久后,只好冷哼一声,挥袖而去,留下了一抹背影。



    传闻顾家大郎生的三子,双虎一虫。而今亲眼看来,怕是有所不同。不说其它,就凭顾恒生今天的言词和风度,怕是皇城中的年轻一辈都鲜有人能够比拟。



    可是,顾恒生历年来所做的混账事情却又是不折不扣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道今日之事,是有人故意教导顾恒生这么说这么做的吗?可是,如果真是那样,顾恒生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孤傲不惧的气质却那么令人心惊。



    李天源脑海中充满了疑惑,临走时,还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恒生,而后便踏出了顾家的大门。



    待到李天源离开之后,顾恒生漠然的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后,微微拱手抱拳的说道:“诸位大人请慢用酒菜。”



    话毕,顾恒生对着顾苍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后,也离开了大堂。



    望着只留下一抹背影的顾恒生,顾苍以及在场的很多人都愣住了,他们仿佛间看到了很多年前浴血奋战的顾家大郎,承蒙将军。



    今日,顾家三公子的表现,实在是令人意外至极。很多人都无法将一个混吃等死和惹是生非的败家子,同今天不卑不亢的顾恒生联系起来。



    可是,这确确实实是同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令人疑惑不已。



    酒过三巡,来顾家捧场的一众达官贵人,也慢慢的相继离开了。大厅内只剩下了一张张空空的桌椅,还有顾苍和一些下人。



    双鬓苍白的顾苍老爷子,孤冷的坐在主位上,缓缓地合上了双眸,喃喃自语道:“罢了……顾家迟早也会扔到这臭小子的手里,趁我还有几年活头,就随他折腾吧!”



    ……



    夜深人静,月明星稀。



    顾恒生独自待在金碧辉煌的屋内,并且将一些伺候他的一些丫鬟下人都撤走了。



    六识终开,那久违的修行终于要开始了,顾恒生可不希望让旁人知道他能够修炼了,不然怕是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当了二十年的无用之人,倘若这几日突然能够修行了,怕是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那么对于顾恒生往后的很多行为都充满了阻碍。



    “人玄境初期,终于稳固了。过段时间,便可冲击人玄境中期了。”顾恒生盘坐在床板上,慢慢的吐出了一口气:“顾家,不会倾倒。”



    正当顾恒生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门口突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令顾恒生立刻紧绷起了心神。



    “韩公子。”门口镇守的两位护卫对着来人恭敬的问候道。



    “我来找顾公子,有大事相商。”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步伐声而来,一个身材微胖的年轻公子便走到了顾恒生的门口。



    韩公子,名瑞安,当朝兵部尚书的孙子,是顾恒生的唯一死党,也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官二代。韩瑞安和顾恒生两人从小就一起长大,一起惹事生非,可以说互相都知根知底。



    不过韩瑞安却自认为和顾恒生不同,因为他觉得顾恒生是纯属乱搞事,而他自己却是有理想的搞事。



    虽然韩瑞安这话说出去引得皇城无数人鄙夷,但是他自己却深信不疑。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理想的,和顾恒生瞎捣乱完全不同。



    作为最好的朋友,韩瑞安在听闻顾恒生和李天源对恃以后,拒绝入赘李家的消息时,连忙马不停蹄的朝着顾府赶来。顾家人也都熟悉韩瑞安和顾恒生的关系,当然没有阻拦的将他放了进来。



    “可是,这大半夜的,公子已经入睡休息了。韩公子,您看这……”



    门口镇守的护卫可不敢随意将韩瑞安放进去,即便他们知道韩瑞安的身份,也不敢打扰了自家公子的休息。要是公子怪罪下来,那么麻烦就大了,谁知道公子会想出什么法子来惩治他们。



    在房间内听了一会儿的顾恒生,自然是知道韩瑞安来了,于是慢慢的走到屋内正中央的桌椅旁,开口道:“让韩公子进来吧!”



    咔——



    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道极速的身影冲了进来。



    韩瑞安连忙冲了进来,将还未坐下的顾恒生一把抱住了,并且哭哭喋喋的喊着:“哥啊!你是不是在作死啊,竟然敢和李家那老梆子顶嘴,也就是你啊,要是换个人的话,怕是已经横尸街头了。”



    韩瑞安突如其来的抱住,让顾恒生一诧愣住了,而后连忙用力的把韩瑞安给推开了:“松开,一个大男人的,你不害臊,我还害臊呢。”



    韩瑞安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太好,连忙拍了拍自己的淡褐色锦衣,然后紧盯着顾恒生,打量道:“哥,你弱冠大礼,本来我应该到场祝贺的,可是我家老爷子硬是不让我来,说什么让我准备准备去军营锻炼锻炼,我那个叫做苦啊。”



    “那你怎么出来的?你家老爷子肯放你出来了?”顾恒生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有些揶揄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轻漫道。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爷子的牛脾气,他要是肯改变决定的话,那太阳肯定打西边出来。”韩瑞安看到桌上香气扑鼻的茶水,丝毫不客气的饮了一杯,然后和顾恒生对坐而视,继续说道:“我是偷偷摸摸的跑出来的,就是想看看你还活着没。”



    “又钻狗洞出来的,可以啊。”顾恒生淡然一笑,眯了眯双眼,说道。



    听到这话,韩瑞安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色通红的反驳道:“胡说!”



    “小安,快拍拍衣服上的泥尘,咱怎么不计,好歹也是皇城有名有姓的公子爷,要有风度。”顾恒生慢慢的指着韩瑞安的衣角处,似在关心的说道。



    “哦,就这点儿泥巴,不显眼,没事的。”韩瑞安顺着顾恒生指着的地方看去,确实发现了一些黑漆漆的泥尘。



    “哈哈哈……”



    听着韩瑞安的话,顾恒生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见此,韩瑞安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顾恒生故意在调侃他呢。所以,韩瑞安轻声咳嗽了几下,略微来掩饰他的尴尬:“咳咳咳,那个,哥,咱们就不纠结钻狗洞的事情,咱们说正事,说正事。”



    “小安,我们有啥正事,说什么。”顾恒生慢慢的将嘴角的轻笑收拢了起来,轻抿着茶水道。



    韩瑞安紧盯着顾恒生,然后故意压低了声音,紧张兮兮的说道:“顾哥,咱说实话,你要是不入赘李家的话,这事怕完不了啊!”



    顾恒生敲了敲桌子,沉吟了一会儿后,回答道:“说起这事,当初好像是你们怂恿我去找李家小姐的吧?”



    韩瑞安被顾恒生盯的有些发毛,眼神略微飘忽的低下去了,而后有些无奈的说道:“顾哥,当初是咱们一伙人打了个赌,让你去找李家小姐。可是,咱们没让你说那些话啊。”



    当初顾恒生等一群纨绔子弟打赌,只要谁敢进入李家看一眼李家小姐,那么从今往后那个人就是无可争议的老大。那时候的顾恒生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整天犯浑之外,就没事干了,所以……



    “好了,都这个样子了,说这么多干什么。”顾恒生不想多扯这些,因为他觉得之前六识未开的自己实在是太能够作了,还是不想为妙。



    “那,顾哥……咱们怎么做?当真入赘李家?还是和李家干翻了?”韩瑞安站着说话不腰疼,似乎极为有兴趣的凝视着顾恒生。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顾恒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淡然说道。



    闻声,韩瑞安沉吟了一下,然后嘴角露出了一抹没心没肺的笑容:“嘿嘿,哥都不怕,我当然也不怕,我就是很好奇顾哥想怎么干而已,不然我大晚上的跑过来干什么。”



    “咳……”绕是以顾恒生现在这风轻云淡的性子,都忍不住轻咳了一下,想要将眼前的韩瑞安打一顿出出气。



    “哥,我听说李家小姐虽然不能够说话,但是美貌至极,你能不能和我说说?要是李家小姐真的国色天香,入赘过去应该也不怎么吃亏,就是以后应该不能够风花雪月了,不然估计会被李家老爷子给戳死。”



    韩瑞安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处境,依旧好奇不已的说着。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