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年夕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是去找唐寒算帐,不是去秀恩爱的。
    
        更何况,他们也没有恩爱可秀。
    
        陆续讳莫如深的眸子沉了沉,“宋年夕,我看你的脑子里,除了手术刀以外,就是浆糊,快点!”
    
        宋年夕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心里斟酌了下,把胳膊伸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会用这种小伎俩骗她。
    
        两人并肩走到一幢别墅前,按下门铃。
    
        气势磅礴的大门被打开,开门的苏见信正打着哈欠,一看到的客人,整个人被震在当场,脸一子就变了。
    
        竟然是这个贱人!
    
        她怎么敢找上门?
    
        还有,边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然而,不等他问出口,一记铁拳已经冲着他的面门狠狠的砸过来了。
    
        血如泉涌。
    
        苏见信惨叫一声,整个人缩成一团,嗷嗷直叫。
    
        听到动静的唐寒从楼上跑下来,一看到面前景象,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开了花,顿时跳脚。
    
        “宋年夕,你干什么?”
    
        还不等宋年夕说话,陆续抬起一只脚踩住满地打滚的苏见信,皮笑肉不笑。
    
        “唐大少,好久不见啊,来,泡杯茶,我们坐下来好好叙叙旧。”
    
        嘴上说叙旧,脚上的劲却没少用。
    
        宋年夕看到苏见信像条死鱼一样,吐气的力气都没有,胡满了血的脸上哪里还有从前的英俊。
    
        唐寒心疼的不行,抄起手边的花瓶,就冲了过来;“陆续,你特么给我放开他。”
    
        陆续冷冷一笑,眼中都是鄙夷。
    
        唐寒肺都气炸了,凶巴巴的拿起花瓶冲着唐寒的脑袋就砸过去。
    
        宋年夕吓得脸色大变,就觉得眼前一花,花瓶在她脚底下炸开了。
    
        瞪眼一看,唐寒的两条胳膊像扭麻花一样,被陆续用一只手,扭到了身后,疼得嘴里嗷嗷直叫。
    
        “啊……啊……啊……断了,断了,轻点。”
    
        陆续面无表情的笑了笑,心里骂了句怂货,双手轻轻一扭,只听见咔嚓两声,唐大少的两条胳膊直接给卸了下来。
    
        随即,他又抬腿一脚。
    
        唐寒踉跄了几步,摔了个狗吃屎,脸口的骨头咯噔咯噔响了几声,钻心的疼。
    
        凭着宋年夕多年外科的经验,此刻他胸口的肋骨最少断了一根。
    
        陆续单手把苏见信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也是一脚,把人踢到了唐寒的身边。
    
        这一踢,他的脚下多用了几分力。
    
        苏见信狗吃屎一样趴倒在地,半天都爬不起来。
    
        血顺着他的脸一滴一滴落下来,狰狞无比,狼狈不堪。
    
        陆续拉着目瞪口呆的宋年夕往沙发上一坐,很惬意的翘起了二郎腿。
    
        “心肝,说吧,要这两个人怎么样?”
    
        宋年夕没被刚才那一幕惊到,却被他这一声“心肝”吓了个半死,眼底划过一抹惊悚。
    
        陆续大大咧咧的伸出手,把女人搂进怀里,唇凑近了暧昧道:“我在,你怕什么,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唐大少也不是这么不认相的人。”
    
        宋年夕身体一僵,对上男人森寒的目光,才明白他真正的用意。
    
        他是在为她撑腰。
    
        宋年夕抿了抿嘴,目光冷冷的直视像头死猪一样的唐寒。
    
        “你想杀我?”
    
        唐寒一听这话,整个人身体抖得像筛子以的,因为疼痛而冒出来的冷汗,豆大的往下滴。
    
        尼玛!
    
        昨天才发生的事情,这女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查到了?
    
        就在这时,一只大脚死死的踩住了唐大少的面庞,他这张俊脸顿时成了柿饼脸。
    
        还是只烂柿饼。
    
        “唐大少,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喜欢以暴制暴,喜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你想好了,再回答。”
    
        唐寒吓得连嘴唇都是紫的,“我,我一时糊涂,陆大少,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
    
        陆续冷笑,脚下又加了几分力,“跟谁求饶呢,啊!”
    
        唐寒的整张脸,被踩得火辣辣的疼,眼泪都要下来,耳朵嗡嗡作响,这辈子没有这么窝囊过。
    
        但形势比人强啊。
    
        面前的男人像个阎王似的,打又打不过,拼实力也拼不过,除了求饶,还能怎么样?
    
        “宋年夕,我错了,求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吧……放过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宋年夕的眼角轻轻抽动了下,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闪过痛意,很快又平静下来。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唐寒能低头向她求饶。
    
        “要原谅也可以,在微博上面发表道歉申明,保证以后不再来骚扰我的生活,否则,我报警让你坐牢。”
    
        陆续一听这个要求,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宋年夕。
    
        只是一个不轻不重的道歉,这个女人的心也太软了。
    
        按他的意思,怎么着也得坐几年牢。
    
        宋年夕察觉陆续的目光向她扫过来,嘴角泛起苦涩的笑,眼睛里有一抹恳求。
    
        陆续心中一动,冷幽幽的笑笑,放开女人,身体往前倾了倾,大掌在唐寒的脸上啪啪打了几巴掌。
    
        “唐大少,能不能满足,给个话吧!”
    
        几个巴掌让唐大少保养极好的脸,立刻肿得像个猪头,然而,面前陆三少的眼神,阴沉森寒,威严慑人。
    
        只一眼,就让他心里直打鼓,根本不敢对视。
    
        人被逼到绝镜,总会生出一股至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陆续,你真的要为这个女人出头?”
    
        陆续冷冷一笑,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做了一个动作。
    
        他把坐在她旁边的宋年夕又搂了过来,亲呢的抱到腿上,唇在她的脸上啄了下。
    
        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没错,陆爷就是要为这个女人出头,小子,你看怎么办吧?
    
        宋年夕心跳得很快,坐在他腿上,连动都不敢动。
    
        虽然知道这一幕不过是演给唐寒和苏见信看的,只是她活了二十八年,还从来没有坐在男人的腿上过。
    
        紧张啊!
    
        唐寒这会浑身都痛,快要死过去的样子,这一幕像是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
    
        怪不得宋年夕能拿到监控和他对着干,原来她背后的靠山,竟然是陆三少。
    
        陆三少不可怕,可怕的是陆家。陆家的人跺跺脚,帝都都得震三震,唐家只有跪舔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