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御天 > 第九百六十章 滚刀肉(下)

    “你不服?”



    在丰日超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淡淡的声音。



    顿时之间,丰日超的心揪了起来。



    是那个家伙!



    他还没来得及否认,感觉一股剧痛从脸袭来。



    砰的一声,丰日超的脑袋被砸进了地里。



    而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吓了在场众人一跳。



    众人急忙回过头来,顿时看到楚言的手握着一根粗长的铁棒。



    这铁棒显然也是一件高阶利器。



    刚刚是楚言提着这根铁棒,狠狠砸在了丰日超的脑袋。



    达到地元境,利器能够带来的实质伤害很有限的。



    但是痛感还是存在的。



    于是此刻用利器的好处显现出来了。



    可以让人肆无忌惮地殴打丰日超,而不用担心把他打死。



    一棒子敲下去后,楚言将铁棒抛给沈晴。



    “先打他一个时辰。”



    嘶——



    听到这句话,在场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被下了禁止的丰日超,甚至都跳了起来,一脸惊恐瞪着楚言,嘴皮子哆嗦个不停。



    “呵,你敢瞪我?”



    楚言躲过铁棒,劈头盖脸朝着丰日超是一顿很抽。



    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胆战。



    掌柜的此刻默默躲到柜台后面去了。



    等到楚言停下来的时候,丰日超一张脸肿得犹如猪头,眼睛仿佛鸡蛋一般鼓了起来。



    脑袋淌下来的血糊了半张脸,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丰日超此刻更是死了的心都有了。



    他自己都不记得,已经多少年没有受到这样的屈辱了。



    可是偏偏的,楚言显然不打算这么放过他。



    将铁棒重新递给沈晴:“按照我刚刚这个力度来,再打半个时辰。”



    丰日超哆嗦一下,不等沈晴开口,主动喊道:“你要什么直说,有种放开我……哎哟!”



    话未说完,沈晴一铁棒戳进了他嘴里,把他的嗓子都捅得鼓了起来。



    然后接下来,是一顿狠揍。



    丰日超原本以为,沈晴才凝脉境二重圆满,自己的境界低了不是一点半点。



    他要是暗暗运行灵气,对方打在自己身,还不和毛毛雨一般。



    这只能说,丰日超太天真了。



    起境界,沈晴更可怕的,是她镇狱神象体的体质。



    一旦发挥起来,力量虽然楚言差了一些,但是也绝对够丰日超受的了。



    而且沈晴还是楚言命令的忠实执行者,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在她严谨的执行下,等到楚言喊停的时候,丰日超连嘴里的牙都被打脱落了一般。



    膝盖也碎了一个,半边肩膀松垮垮悬挂下来——不用说也知道,骨头肯定断掉了。



    而那张脸,此刻怕是亲生母亲过来,也不敢说这是自己儿子。



    “服气了没?”让沈晴停下来后,楚言朝丰日超望去。



    丰日超顿时哆嗦了一下,发出含糊不清的嗯声。



    这种皮外伤,对于地元境修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楚言的本意,也不是要重创丰日超,而是要在心理,让对方服气。



    对付这种无赖,心理的折磨,要远肉体的折磨,效果好得多。



    楚言让沈晴在大庭广众痛殴丰日超,是要打掉他这个无赖身的光棍气。



    谁都知道滚刀肉最难对付。



    但是世俗又有一句话,叫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问完之后,楚言挡着对方的面,将原本属于丰日超的储物袋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然后装入自己的储物袋里。



    在这个过程,丰日超丝毫没有不满和心疼的神色。



    这一幕看得楚言分外满意。



    看来效果不错,这老东西不敢反抗的。



    “服了的话,坐着说话。”楚言淡淡道。



    丰日超一下子从地窜起来,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腰杆挺得笔直,坐在了楚言旁边的位置,目视前方,表情一丝不苟。



    看到这个场面,躲在柜台里偷偷朝这边张望的掌柜,下巴都要砸到脚面了。



    “这、这还是那个无赖丰日超……我的天……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啊……”掌柜的喃喃自语。



    旁边的几个伙计连连点头。



    “我想打听青丘门的一个弟子,有什么方法?”楚言扫一眼丰日超问道。



    这种无赖吧,说他们惹人恨,那也真的是叫人恨得牙痒痒。



    但是往往的,这些人又有一些特殊的信息渠道,可以让对这里并不了的楚言,迅速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丰日超略一沉吟,见到对面沈晴淡淡的目光,立刻一个哆嗦,赶紧道:“您想打听谁?”



    楚言略一沉吟道:“这个你不用管了,那我换个问题,我怎么样可以见到青丘门的弟子?山有没有问题。”



    “不行。”丰日超立刻摇头。



    但是立刻之间,他又觉得自己语气不太好。



    于是赶紧解释道:“青丘门一般不接待外来的修士,这是共识,不是什么秘密,不信的话,你在绿水镇随便找一个人问一下知道了。



    你要是现在山的话,运气好可以被挡在山门。



    运气不好的话,山门见不到。”



    楚言点点头。



    这一点丰日超的确没有必要骗自己。



    “那回到前一个问题,我怎么可以见到青丘门的弟子。”



    “青丘门每隔一段时间,会派出一些弟子下来收取各种炼丹所需要的材料。



    最近的一次是四天之前。”丰日超回答道。



    “有固定时间吗?”楚言又问。



    不过这一次,还不等丰日超回答,楚言补充道:“你最好一次性说清楚,我没有那么多力气慢慢问。”



    对方语气不善,丰日超身子一软,差点从凳子摔下去。



    于是他急忙道:“这个是没有固定时间的,不过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下一次他们的弟子下山,会是什么时候。”



    这一次不需要楚言再问,丰日超主动道:“最多小半个时辰,我能给你准确消息。”



    “小半个时辰吗?”楚言手指悄悄桌面,点点头,“那你去吧,我等你。”



    楚言如此爽快,反而让丰日超觉得不可思议了。



    他没有起身,而是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楚言。



    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怕我这么跑了,或者去找人回来报复他?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