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御天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冰火水土灵(下)

    “呼——”



    当他们见到自己口喷出的,已经是肉眼可见的白雾时,阵法已然启动。



    冲在最后面的那个修士,脚下一滑,身子不由踉跄着向前倒去。



    跌倒的刹那,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脚下已经凝结出厚厚一层坚冰。



    光滑、剔透,让人根本无法站立。



    并且此时此刻,冰层还在不断朝着四周扩散。



    砰的一声,这个修士重重摔在地。



    顿时之间,冰层裂开细密的纹路,犹如密密麻麻的蛛。



    听到身后的动静,另外两个修士下意识回头望去一眼。



    除了摔倒的同伴之外,他们还见到虚空涌动的白雾,好像里面藏着什么可怕的妖兽一般,不断朝他们涌动着追来。



    这种恐怖的场景,算此刻是他们,也不由一阵头皮发麻。



    心悸之下,他们急忙转头,想要以更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但是刚刚扭过头来,他们看到自己前方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堵冰墙。



    冰墙面,满是尖锐的冰刺。



    每一根冰刺,都有足足五六尺长。



    阳光一照,尖刺的表面,甚至折射出仿佛兵刃一样的寒芒。



    这两个修士瞳孔急剧收缩。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们有种感觉。



    要是来不及停下脚步,一头装去的话,他们瞬间会被扎成刺猬,戳成筛子。



    口发出一声怒吼,领头的修士手腕一抖,顿时拔出两把黑色的长刀,迎着冰墙斩了过去。



    “无疆巨浪斩!”



    刹那之间,刀芒如潮,滚滚荡荡,倾泻而出。



    一片虚空,这一瞬都好像被刀光绞成了碎片,带着破碎的光影,瞬息之间,将冰刺全都斩断,连带着冰墙,一起炸得四分五裂。



    破碎的冰块,刹那之间,漫天飞舞。



    阳光一照,甚至折射出道道彩虹。



    画面很美,但是领头的修士却感觉心头越来越冷。



    这森寒的冰墙之后,竟然蕴藏着一股喷薄而出的恐怖炎热。



    这炎热吞吐着恍若火山喷发一般的恐怖滚烫,一直隐藏在冰墙之后。



    好像是楚言早已准备好了这一切,并且料到了他们会打破冰墙一样,等着他们主动钩。



    与此同时,远处的楚言,口淡淡吐出一个字:“火。”



    轰!



    正在半空疯狂涌动的寒风和碎兵之,猛然喷涌出一股血一般的红色。



    仿佛是朝阳刚刚跃地平线,鲜红的光芒,瞬间吞吐喷薄,普照四方一般。



    一刻还白色的风雪,瞬间变成了一片红彤彤的世界。



    冰雪消融,火焰犹如呼嚎的愤怒之神,朝着眼前的修士冲击而来。



    相隔还有一段距离,但是领头的修士,已经感觉到脸颊和手臂的皮肤,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觉。



    炽热的火焰,猎猎作响,让他不得不暂避锋芒。



    恨恨看一眼身后,他不得不退回刚刚的冲出来的那片区域。



    同时和他赶紧避开的,还有一直紧追着他的那个修士。



    至于被冰雪滑倒的那一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火焰已经冲到他的面前。



    没有被面具挡住的那半张脸,充满了惊恐和绝望。



    轰隆!



    火焰瞬间将他吞没。



    几乎是一瞬之间,火焰之,传来了皮肉被烧焦的味道。



    与此同时伴随着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隐隐约约间,可以看到一道人影在火焰哀嚎翻滚,看去痛不欲生。



    没有被波及到的两个修士,这一刻脸色都变得煞白,身子都情不自禁颤抖一下。



    “这……怎么会……”领头的修士身子一抖,眸闪过丝丝恐惧。



    虽然刚刚选择了暂避锋芒,但是这领头修士心所考虑的,更多的还是对楚言布置的阵法的不了解。



    至于阵法的威力,他所认为的,也是可以困住他们罢了。



    但是现在看来,对方的目的,根本不是困住他们这么简单。



    而是——杀死他们!



    以凝脉之境,布设阵法,猎杀地元境,真是好大的胆子,好惊人的想法!



    可是现在看来,楚言真的做到了。



    一念如此,领头的修士不禁朝那最开始被困住的修士望去。



    恍然之间,他似乎感觉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那石壁传来的声音了。



    “难道是……已经被憋死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感觉一阵口干舌燥,手脚也阵阵发凉。



    抬头朝楚言遥遥望去,领头的修士脸色阴晴不定。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怎么会如此未雨绸缪,竟然很早之前,有这样的布置了。



    而且这个布置,竟然在此时,让他感觉如此无能为力。



    “用这么强大的阵法……有必要嘛……”领头的修士咬牙切齿,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楚言在这个境界,为什么会拥有如此超绝的阵道水平。



    他现在委屈无的是,他们几个虽然境界高于楚言,但是对方也没有必要用威力这么巨大的阵法来对付他们啊。



    好是两个小孩子打架,其一个说我家大人来给我报仇。



    另外一个想的是,你喊来的家长最多是一个成年男子。



    但谁知道的是,那一方喊来的是一支披挂的百万雄师。



    这种对,简直叫人绝望。



    被封在石墙的修士,已经很久没有了动静。



    被火焰吞没的修士,在他们二人面前,哀嚎着死去,烧成了人干。



    死的时候,还保持着那叫人恐惧的挣扎姿势。



    他们二人自然不会知道,楚言当时布置这一片阵法,为的是对付唐幕。



    唐幕是地元境二重。



    那么阵法的威力,自然也是以斩杀这个境界的修士为标准的。



    而领头的修士和剩下的那个同伴,他们虽然也得到了楚行的精血,但是他们的境界和实力,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如此一来,这阵法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无疑是绝杀之阵。



    连追对方一个多月,原本以为将对方逼入了绝境,到头来却是自己踏了绝路。



    这种落差,谁能受得了。



    “我不服,我不信,你这阵法真的能杀了我们!”



    火焰渐渐熄灭之后,领头的修士猛地心一横,握紧了手长刀。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杀一场。



    在这个时候,火焰平息下去,让他可以看到远处的楚言。



    仅一眼,领头修士的瞳孔,剧烈收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