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御天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穿过去

    一声轻吟,剑光陡现。



    下一刻,单一的剑光,化作漫天剑雨。



    那一团蠕动的血浆,瞬息之间,被戳得千疮百孔,当空狠狠爆开。



    无数血箭,密密麻麻,朝着四周爆射而出。



    此刻乍一眼望去,甚至会让人以为大殿半空出现了一只硕大的海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真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在场众人依旧头皮发麻,心脏狂跳。



    “血灵阵,动!”



    这个时候,江成心猛地手掌下压。



    阵法瞬间启动。



    一大片红光,顿时朝着大殿那一蓬炸开的鲜血照了过去。



    下一刻,其一些血迹,闪现出亮亮的光泽。



    “找到了!”



    江成心眸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手指虚空连点。



    血灵阵咔咔几声,旋转半周。



    红色的光芒,再次吞吐而出。



    虚空那亮亮的光泽,顿时像是树干生长出枝条一般,迅速朝着四周蔓延开去,片刻功夫,在半空形成一张大。



    这大犹如无数层叠起来的蛛,叫人看不出头绪。



    但是江成心此刻脸却露出胸有成竹的神色,嘴角甚至微微翘了起来。



    随着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血箭尽数回落到地,半空那交织的密集光线也渐渐消失。



    这个时候楚言注意到,重新落回地的那些鲜血,此时都已经变成了黑色。



    细细感受一下,也从这些鲜血里,再也感觉不到血气的味道。



    “看来孟勇的血界还真dàfǎ,等于是将鲜血之尚存的血气全部激发出来,有点类似于短时间内激发修士潜力的那种丹药,副作用同样是过度压榨潜能,会给身体造成重创。”楚言心想道。



    此时他瞥了孟勇一眼。



    施展完术法的孟勇看去平静,但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会发现他的脸色透出一丝苍白。



    很显然刚刚对他的消耗也很大。



    不过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江成心吸引了。



    “怎么样?”曹峰第一个前问道。



    “破阵办不到。”江成心道。



    曹峰脸色顿时一沉。



    不过江成心下一句道:“不过穿过却不难。”



    “那你说什么办不到!”曹峰眸闪过一丝怒意。



    “我说的是破阵办不到,而且谁说过,要穿过这大殿必须要破阵。”江成心冷笑一声,“千绝剑阵别说我破不了,算是我高一层次的内门弟子照样做不到。”



    曹峰顿时无言以对。



    因为他发现,的确是他犯了错误,没有听清楚对方的话。



    于是他很快话锋一转:“怎么穿过去?”



    江成心笑了笑,从储物袋取出一个小口袋,然后倒出来一把亮银色的粉末在掌心。



    曹峰这一次聪明地选择了闭嘴。



    阵法这方面的能力,兽皇阁弟子实在不行。



    江成心此次没有再布设什么阵法,而是将这一把粉末,直接朝着大殿扬了过去。



    银色粉末散开之后,很快落到了地。



    不过很快众人发现,之前被红色光芒照出来的那条条交织的曲线,再度浮现出来。



    不过这一次,这些曲线都变成了银色。



    “不要看半空,看地面!”江成心沉声道。



    众人顿时低头望去。



    立刻之间,他们看到,那条条曲线垂直下方的地面,虽然铺着薄薄一层银色粉末,但是这些粉末面,也被划出了一道道很细很细的线。



    这些线条和半空的一一对应。



    而这些线条在半空的时候,因为立体的关系,众人还看不出来其的关窍。



    此刻线条都印在地面这个平面的时候,众人发现,原来其许多线条都重合起来。



    重合起来的细线,顿时汇聚成了一条明显的粗线。



    而这条粗线,从大殿靠近众人的台阶,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大殿的另一端。



    这个时候,不需要江成心提醒,众人也知道该怎么做了:顺着这条最粗的线走过去行。



    但是这个时候,大殿突然吹起了一阵微风。



    地银色的粉末被吹一下,顿时有要被覆盖的迹象。



    “这是……”众人疑惑的目光望向江成心。



    江成心脸色一变,伸手再扬一把粉末。



    原本变得模糊的线条,立刻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不过微风不停,还在继续吹。



    此时他低声喝道:“快走!”



    “你阵法熟悉,你在前面开路。”曹峰道。



    江成心知道他是担心自己耍花样,于是此刻也不解释,说道:“李修、沈晴殿后,其他人跟我先走。”



    说完他率先迈步沿着最粗的那条线往前走去。



    曹峰紧随而,同时下令:“葛鸿飞、罗天成,你们在队伍最后面走。”



    葛鸿飞一愣,眉头皱了皱。



    楚言心却是冷笑连连。



    他此刻假扮的罗天成,失去了御兽,而且重伤未愈,于是在兽皇阁众人看来,除了充人数,其他没有丝毫作用。



    此时曹峰让他殿后,显然是想着要是到时候线路被覆盖了,他死了也死了。



    这样子还省去了一个麻烦。



    不过曹峰恐怕没想到的是,在他下令的前一刻,楚言心还在盘算,要找一个什么理由,来单独落到队伍最后面呢。



    现在曹峰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当然求之不得。



    不过表面,楚言却露出一副愤怒的神色,低声咒骂道:“凝脉境二重圆满又不是他曹峰一个,被称呼一声曹师兄,还真以为自己是师兄了?”



    这话声音不大,只有楚言和葛鸿飞两人可以听到。



    不过这句话本来也是楚言说给葛鸿飞听的。



    他需要的,不是现在让葛鸿飞对曹峰翻脸。



    楚言只是要在葛鸿飞心顺势埋下一颗对曹峰不满的种子。



    有了这颗种子,到时候自然有用处了。



    不出楚言所料,他说完之后,葛鸿飞顿时露出惺惺相惜的神色,呸了一声:“是,有什么好得意的,大家都是外门弟子,等到这次回去,谁是师兄,还说不定呢!”



    楚言心暗笑,不过脸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慢慢挪到队伍的最后面。



    和林妙然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人眼神微一接触,立刻分开,没有丝毫可以让人怀疑的破绽。



    眼见众人渐渐穿过大殿,楚言站在台阶前,望着半空,心喃喃:“你们这些人啊,进来之前口口声声说机缘机缘的,现在千绝剑阵这么大的机缘摆在面前,你们居然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