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御天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只需要我一个人

    不过这股恐惧的情绪,只是出现一下,立刻消散。



    顾彬心转而产生的,是极度的羞恼和愤怒。



    “混账!”



    一声喝骂,顾彬转动手长刀。



    “鬼首七煌斩,四无刃乱舞!”



    瞬息之间,数十道刀芒,齐齐闪耀而出,仿佛是孔雀开屏,斩在巨斧。



    叮叮当当!



    一阵金石撞击的声响,巨斧开始纹丝不动,但是片刻之间,一下子如同被巨浪掀翻的船板,一下子飞了出去。



    沈晴的身子,也不受控制,嘤咛一声,向后跌飞。



    与此同时,她的右肩膀传来咔嚓一声,关节被大力甩出去的巨斧给拉扯得脱臼。



    道道刀光,无情地落在她的身,溅射出大片血线。



    等到沈晴落到地的时候,她的手臂、腰肋和腿,出现了至少五六道伤口。



    沈晴身子微微一晃,这才勉强站稳了脚步,捂住肩膀,面无表情望向顾彬。



    “凝脉境二重的力量,岂是你这区区一重大成的蝼蚁可以撼动的!”顾彬狞笑连连。



    “之前我还想着尽快解决你,然后去追你的同伴,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为你的行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心竟然出现恐惧的情绪,顾彬此刻羞恼交加。



    他现在必须要狠狠折磨这个该死的女人,才能解开心头之恨。



    话音落下,顾彬一挥弯刀。



    唰!



    沈晴刚刚往旁边迈出一步,那刀光如同猎食的毒蛇一般紧随而,刹那之间,在她的小腿又拉出一道寸许长的伤口。



    鲜血溅射出来,沈晴重心不稳,身子一歪,跌倒在地。



    但是她一声都没有吭,只是咬咬牙,立刻又站了起来。



    唰!



    又是一道刀光闪过,这一次换成沈晴另外一条腿射出血线。



    随着衣裙被撕开,她光滑细腻的肌肤表面,血迹慢慢渗透出来。



    沈晴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顾彬此刻用一种极度享受的表情,看着无艰难直起身子的沈晴



    沈晴此刻越痛苦,越狼狈,他的心里面越是痛快。



    “镇狱神象体是吧,你算先天体质,现在的境界也是远在我之下,你以为救你现在的样子,真能赢得了我?”



    又一刀斩下,终于将沈晴砍倒在地后,顾彬看着从对方腹部不断涌出的鲜血,冷笑连连:“境界的差距,决定了谁是星辰,谁是蝼蚁,凝脉境一重大成,永远不可能是我凝脉境二重的对手!”



    看看依旧在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的沈晴,顾彬前一脚,将其踢飞。



    沈晴口立刻喷出一股血箭,身子砸得一棵大树剧烈摇晃后,摔落到地。



    “我可以打不赢你……但是……”沈晴的口,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我绝对不会认输……”



    “还敢嘴硬!”顾彬怒不可遏,举起弯刀,“既然如此,你这个一重大成的蝼蚁,给我去死吧!”



    话音落下,刀光挥舞,犹如一道闪电,朝着沈晴的脖颈卷了过去。



    沈晴眸闪过一道精芒,下意识要逼退。



    但是双腿才一用力,立刻之间,剧烈的疼痛传来,身体顿时失去平衡,竟然朝着刀光跌了过去。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刀光,沈晴银牙紧咬,脸浮现出一抹不甘。



    “死吧!”



    铛!



    一声脆响暴击声传来,顾彬只觉得自己仿佛一刀斩在了一根铁柱子。



    弯刀立刻被弹开,手腕手臂,更是被大力震得无酸疼,好似骨髓都要渗出来一般。



    “谁!”



    顾彬又惊又怒,往后连退了十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形,怒声喝道。



    他不是傻子,刚刚这一下,肯定是有人阻止他了。



    抬起头来,他顿时看到,楚言正在将倒在血魄的沈晴搀扶起来。



    “你是——”顾彬的瞳孔猛地一缩,旋即脸露出一丝狞笑,“原来是你小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现在既然来了,那别想着走了!”



    楚言却是看都不看他一下,将沈晴搀扶起来后,探口气道:“我刚刚在远处听到你的清啸声了,苏师兄和江师姐既然和你不在一个方向,你这又是何苦呢?”



    “嗯?”听到楚言的话,顾彬脸色一变,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厉声喝道,“你刚刚说什么?”



    楚言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搀着沈晴的一条手臂,突然一用力。



    咔嚓一声,因为突如其来的剧痛,沈晴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全身汗如雨下,身子紧绷,甚至微微颤抖。



    但是这一下,她被拉得脱臼的肩膀,重新接了去。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吭一声。



    “我不想输。”深吸一口气后,沈晴说道。



    声音虽轻,但很坚定。



    “你是不是有病?”楚言被对方的回答惊得瞪大眼睛,忍不住骂道,“要不是我赶来得及时,你刚刚已经死掉了!”



    “我死了,但是我没有输。”沈晴依旧倔强地道。



    “你脑子里是不是只有一根筋?”楚言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这个沈晴看去精致可爱,身材又好,但是想法怎么这么怪?



    “你们给我闭嘴!”沈晴还没有回答,不远处的顾彬已经怒喝出声。



    他的眼,仿佛是在冒火,紧紧盯着楚言:“你刚刚说,其他两个人不在一个方向,是什么意思?”



    楚言斜睨顾彬一眼,似笑非笑道:“意思是去追赶他们的另外两个人,现在都已经死了。”



    “你撒谎!”顾彬立刻喝道。



    楚言脸的笑容依旧和煦,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叫人禁不住毛骨悚然:“我从不对死人说谎。”



    顾彬顿时都气得笑了起来,指向沈晴道:“你和她都是凝脉境一重大成,你觉得你和站都站不稳的这个女人,联起手来能赢得了我?做梦吧!蝼蚁!”



    楚言搀扶着沈晴走到一旁,然后走回来,看着顾彬,缓缓抬起手锁魂枪:“你说错了,不是我们联手,是我一个人,能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顾彬和沈晴的眼,齐齐闪耀出湛然精芒。



    顾彬是极度的愤怒。



    这一刻,他脸的肌肉甚至都扭曲了起来,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而沈晴眼所露出来的,却好似期待已久,一直向往的东西终于出现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