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御天 > 第九十四章 你知道自己是在惹祸吗

    铭纹学徒?



    楚言朝那郑大师望过去。



    对方看去三十岁下的模样,此刻经由白飞羽介绍,却不搭理楚言,自顾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见那茶水的颜色,楚言知道,这绝对不是赵树德用来招待自己的灵茶。



    这个灵茶的档次要差了许多。



    不过此刻无论是这郑大师,还是白英才,都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仿佛喝的是琼浆玉液。



    “铭纹学徒,管我什么事。”楚言斜睨白飞羽一眼,“卖再高档次的屁股,你也还是一个卖屁股的。”



    “你!”白飞羽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头发都根根竖起,双目死死瞪着楚言。



    那郑此刻脸色顿时一沉。



    白英才见状,心暗喜,看着楚言,阴森森道:“楚严,你要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可千万不要给林家惹祸。”



    “那你现在是要给白家惹祸了?”楚言冷笑道。



    他此刻有点不耐烦起来了,赵树德这家伙去哪里了,留了这几只苍蝇在这儿,真是烦死人了要。



    “你好大的胆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英才顿时一声厉喝,“不过是抱了林家的大腿而已,区区一个赘婿,你真以为自己是林家子弟?算是林傲,也不敢这样讲话!”



    那郑大师此刻也是冷冷道:“没想到长青镇真是藏龙卧虎呢,看来我这铭纹学徒的身份,居然连一个赘婿都可以小瞧,有时间的话,我倒是要去林家讨教讨教了。”



    一般情况下,谁要是听到郑这番话,恐怕早吓得屁滚尿流了。



    惹了一个铭纹学徒,那可等于惹了一大群的武者,这种祸事,长青镇可没几个家族承受得起。



    但是可惜的是,郑他们此刻面对的是楚言。



    楚言此刻越发不耐烦起来。



    自己来这儿是找苏雨情的,谁知道这白英才、白飞羽和这郑,像是脑子有病一般,一直在这儿喋喋不休,实在是不想搭理。



    眼见楚言依旧一副不把自己看在眼里的模样,郑心里顿时彻底记恨他了,包括林家也一同记恨了。



    他这次受到白家聘请的时候,白家拿出了十足的诚意,虽然不是白家族长,但是郑在白家的待遇,已经堪族长了。



    再加铭纹学徒这个身份,在武者之,也的确一向被捧得很高,所以此刻突然之间被一个武者轻视,特别是这个武者竟然还只是一个吃软饭的赘婿,郑顿时更加不爽了。



    此刻他心已经做了下了决定:“等到今日事了,我一定要让这林家知道,招惹一个铭纹学徒是什么后果,最少也要让林家的人打断这楚严的双腿,抬到我面前来求我原谅。”



    一念如此,在他眼,楚言已经如同丧家犬一般:“早晚要你好看!”



    心虽然已经做了决定,但是此刻狠话还是要说的,至少面子不能丢。



    “过会儿见到了李和大师,我倒是要和他好好聊聊,顺便打听一下,林家到底是个什么家族,招回来的赘婿,都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此刻故意将李和大师的名号搬出来,郑斜着眼看楚言。



    我郑的名号吓不住你,李和的名字,总能镇住你吧。



    结果谁知道,楚言的神色依旧淡淡:“哦,那挺巧的,我也是来找李和大师的。”



    这下子不仅是郑,包括白英才,都发出一声嗤笑。



    “李和大师会见你这个赘婿?哎哟真是笑死我了要。”白英才捂着肚子,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郑也是捧着茶杯,连连摇头,脸一副轻蔑的笑容:“悲哀,真是太悲哀了,我为林家感觉到悲哀,看来这林家真是不怎么样,连这样的黄口小儿,也能召回去。”



    在场只有白飞羽,此刻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不过见到白英才和郑摇头晃脑的模样,他嘴唇嚅动两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吸一口气,忍住笑意,白英才冷笑着看向楚言道:“说到巧的话,李和大师今天在万海商会,刚刚我们已经请赵掌柜递去了拜帖,希望可以见李和大师一面,到时候不知道他会见你这个软饭王呢,还是见我们呢。”



    “要是见我的话,你把软饭王三个字写在脸吧。”楚言实在是不想和这个家伙废话了。



    “好!”没想到听到楚言的话,白英才眼睛一亮,赶紧道,“要是见我们的话,你趴在地,从这里一直爬到万海商会门口,一边爬一边大声说我是软饭王。”



    白英才话音刚落,还没等楚言做出回应,通往内堂的门帘,此刻掀了开来。



    白白胖胖的赵树德哈着腰,满脸笑容:“李和大师,您请。”



    众人的目光都望着门帘呢,此刻听到赵树德的话,顿时之间,都不由精神一震。



    看这个架势,竟然是李和大师从内堂出来了。



    一想到李和大师竟然会亲自出来迎接自己,顿时之间,郑和白英才、白飞羽等人,激动得全身发抖。



    能被李和大师亲自接见,这可是连白家族长都不曾有过的殊荣,回去之后,足以让他们吹一辈子。



    楚言此刻也是朝门帘望去,不过他的神色却是淡定得多,眼没有闪着泪光,全身也没有立起鸡皮疙瘩,只是有些好,这个帮助过自己的神秘李和大师,到底长什么样。



    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青色长衫,身材挺拔的年男子走了出来,目光炯炯,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赵树德则紧紧跟在他身后半步的地方,微微曲着身子。



    郑此刻注意观察,见到只有这个年男子出来,知道他绝对是自己闻名已久的李和大师了,顿时再也按耐不住,急忙前一步拱手道:“李和大师您好,在下郑,刚刚投拜帖的那位,能让你亲自出来迎接,真是、真是折煞在下了……”



    因为太过激动,郑讲话的时候都在颤抖。



    李和大师闻言微微皱眉。



    你一个真武境的铭纹学徒,和我非亲非故的,凭什么觉得我会出来亲自迎接你?你这家伙未免太给会给自己脸贴金了吧。



    顿时之间,李和对郑的印象不那么好了。



    白英才却不知道李和此刻的心理,他也觉得李和是专程为迎接郑而来,此刻满脸得意,忍不住朝楚言瞥了一眼。



    楚言把头扭到一边,实在不想看这几人的丑态。



    而他的动作,一下子被李和的眼角捕捉到。



    李和下意识朝楚言望了一眼。



    仅一眼,他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