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叛贼 > 第六十六章 狗头军师
    廖焕之虽投了朱怡成,但他内心深处对义军并不看好,再加上文人的通病,耍些小聪明来体现自己价值是难免的。虽说朱怡成理解对方的想法,如果换他自己或许也会这样,可理解归理解,但现在朱怡成需要的是一个能让自己完全掌控的人,而不是另一个周忠良。

    在周忠良身上,朱怡成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如果再在同一件事上跌跟头他不就是傻瓜了么?所以,在接受廖焕之投成的同时,朱怡成适当地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从一个普通的中二少年逐渐到今日的蜕变,朱怡成虽说还不算练就老狐狸的那种角色,但也算马马虎虎勉强合格。摸不清朱怡成真正用意的廖焕之想了一夜,第二日黑着眼圈的他终于抛掉了残存的那么一点点文人之气,不仅主动交代起了他所知道一切,同时还为朱怡成出谋献策。

    “桐庐小县,虽有地利之便,但却是四战之地。之前接到朝庭……不!是清庭行文,伪帝康熙已派大阿哥南下领兵,以围剿朱、袁残部……。”

    说到这,廖焕之迟疑地看了朱怡成一眼,对于朱怡成的身份廖焕之一直有所猜测,但他却不知道这位自称为洪爷的洪强就是大名鼎鼎的朱怡成。不过有件事他可以肯定,朱怡成这伙人一定是杭州之战侥幸逃出的义军。

    “袁奇和我有些渊源,不过我和他不是一路人。”朱怡成淡淡说道,这句话也没错,他从来就和袁奇不是一路人,虽然袁奇曾经救过他,可也是因为袁奇的缘故,把朱怡成架在了火上烤,使得朱怡成“名扬天下”。

    悄悄松了口气,看来朱怡成只是当日围攻杭州的义军一部而已,和袁奇没有太大的交情。既然如此那就好办多了,廖焕之道:“张云翼死后,浙江各部群龙无首,导致朱、袁部突围而走,据说其部已进入浙徽之地。此次伪帝派大阿哥南下领兵,原以清廷兵力而言围剿成功应是早晚的是,不过如今桐庐被洪爷拿下,运往杭州的一应军粮器械被断,想来局势有所变,此次围剿或生意外不会那么容易。洪爷何不如远离桐庐这四战之地,一来可避开伪清大军锋芒,二来也可把桐庐之事转移到朱、袁身上?”

    廖焕之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这点和朱怡成的判断大致相近。桐庐的地理位置比较重要,但绝对不是能久居之所,在没有掌控一大片地盘的情况下呆在桐庐绝对是找死。

    另外,廖焕之打算让朱怡成把拿下桐庐的“功劳”丢给袁奇,从表面来看这个背黑锅主意算的不错,但是有一个问题,袁奇部现在所在的位置离桐庐有好几百里,这时代一没火车二没飞机,袁奇绝对不可能从几百里地外飞过来打桐庐,这个黑锅并不好扣。

    “这无妨,洪爷有所不知,其实杭州之战后义军各部打散的颇多,除了朱、袁为大股外,还有其他一些小股人马在各地出没,比如说赛旋风等人前些时候就出现在洞桥一带……。”

    “赛旋风?你说的是祝建才?”朱怡成顿时问道。祝建才,八卦教的当家,当日就是义军几大首领之一,并被朱怡成封为武威侯,算得上是义军中比较强的一支力量。一直以来朱怡成只以为杭州大战后逃出去的除了自己外也就是袁奇一部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听到了祝建才的匪号。

    “原来洪爷也知道此人?”廖焕之当即点头道:“正是祝建才,杭州之战后他也侥幸逃脱,一直踪迹不定。原本以为他早就死在阵中了,谁想前些时候在洞桥那边传来消息发现了祝建才的踪影。洪爷,祝建才乃朱、袁手下大将,桐庐一事丢给祝建才同丢给朱、袁又有什么两样呢?”

    这话倒也不错,其实对义军内部的情况清廷并不是太了解,在清廷上下看来领头的当然是朱怡成和袁奇了,至于那些大大小小的头领当然也是他们部下,这口黑锅扣到祝建才头上从操作上来讲也不为过。

    不过,对于祝建才这个人,朱怡成也算是见过几面,双方虽没有什么深入交往,但他却知道祝建才虽比不上袁奇,但也算是一员猛将。想到这,朱怡成心中微微一动,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转移话题询问起廖焕之对于离开桐庐后的去向有什么看法。

    “以焕之拙见,有两处地可去。”

    “哦,居然有两处?景明快快道来。”

    “一处是向北,过建德入淳安。”

    “淳安?”朱怡成觉得这个地方有些耳熟,想了想恍然大悟:“你说的是千岛湖?”

    “千岛湖?那是何地?”廖焕之疑惑问道,这个地名听起来名字不错,可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当即朱怡成询问淳安那边是否有湖泊,廖焕之回答道湖泊是有,但面积不大,不过那边群山环绕是个藏身的好去处。

    “难道现在的淳安没有千岛湖?而是一片山脉?”对于这点,朱怡成也疑惑了,不过他最终还是相信了廖焕之的话,毕竟淳安的地形只要打听一下就能了解,廖焕之也不可能在这方面胡说八道。

    其实朱怡成不知道,千岛湖是人工湖,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修建水库后才形成的。而露出水面的“千岛”恰恰就是当年的山峰,而在这个时代,那片地区除了一些自然形成的小湖泊外就是群山环绕了。

    去淳安,从廖焕之的讲述来看似乎不错,往群山里一躲,至少能安稳一些时间。不过,对于这个建议朱怡成脑海里细想后就否决了。东躲西藏的日子虽然暂时安稳,但不是长久之计,跑到淳安去当山大王,到头来还是逃不了被围剿的下场。

    “第二处就是南下,往福建走,福建多山可藏人,只要一入福建,想来伪清要围剿也是难上加难啊!”

    听到这第二个建议朱怡成也摇了摇头,说起来这两个建议都只是一时藏身的打算。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朱怡成何必询问廖焕之?这不和当日他打算去乌龙山一样么?

    见朱怡成神色不悦,廖焕之迟疑问道:“洪爷可否告知焕之,洪爷您是想求稳呢?还是……?”

    “呵呵,求稳?景明你觉得我等现在的情况下仅仅求稳会有出路么?”朱怡成笑着反问道,同时脸色一冷:“景明你需知,如今我等和清廷已是你死我活的地步,如不能杀出一条血淋淋的生路来,这天下虽大却无我等藏身长久之地啊!”

    “既然如此,那么……。”廖焕之抚须眼中精光一闪:“洪爷,焕之还有另一策!”

    “说来听听。”

    “焕之以为朱、袁和祝建才等人当为洪爷之力助,洪爷非但不能坐视他们被围剿歼灭,反当应该适当支援,使其稍稍微恢复元气,他们在各地闹的时间越长,闹的越厉害才好!只有让他们等部吸引住清廷的注意力,同时大肆糜乱地方,我等才能觅得一条真正的生路!”

    说到这,廖焕之冷冷一笑:“其实自今年开春以来,江南等地就遭灾颇多,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要知道江南各省向来就是伪清税赋之地,其税赋收入一直占天下半者以上。而如今江南,尤其是浙江大部经我义军起义之兵事,可以肯定今年清廷税赋将减少大半,再加上民间久未得清廷赈救,一旦入秋后百姓断粮,江南必起大乱。只要江南一乱,北边定然也不稳,再者据说清廷国库空虚,京中官员借银成风,如此一来就有洪爷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