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叛贼 > 第三十七章 杭州大战3
    杭州之战的第二日,杭州城伤亡比第一日更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守住城墙,等义军退去后城上城下到处都是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

    当日,杭州守军伤亡已超过了3000,不仅前一天招募兵勇的数字全部填了进去,还多损失了1000多人。看到这样大的伤亡,傅保的眼都急红了。

    “这样下去杭州守不了几天了,张云翼的兵怎么还不来?”

    “守不住也要守,你我一个是杭州将军,一个是浙江巡抚,城在人在,城亡人息。”黄秉中咬牙说道,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身上的官袍也早就不像几日前那样整齐,这两日他和傅保根本没怎么合眼,为守住杭州绞尽脑汁。

    “可惜,杭州没装备大炮,如果有炮在手的话就……。”傅保摇头叹道,杭州位于江南,虽是大城却并非军事要地,城头当然不会摆着红夷大炮这样的大杀器。别说大炮了,杭州守军的火器也没多少,除了当年三藩之乱遗留的些已经生锈不能用的库存外,无论八旗还是绿营都没装备。

    再者,清朝统治者在入关夺取天下后就开始不重视火器,在满清上层看来火器这种玩意是一种可怕到可以颠覆他们政权的发明。如果汉人拥有数量庞大的火器,那么作为少数民族的满人怎么能坐得稳这个天下?

    故此,清政府一直对火器把控很严,除边军和部分军队外,军队中的火器比例很低。尤其是三藩平定和收复台湾之后,清政府更是找各种理由减少火器的装备,其中说的最多的理由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满清是以骑射起家,骑射才是满清根本,火器仅仅只是些奇技淫巧罢了。

    清政府的这种态度给后世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也正从这个时代开始,东方和西方的差距开始渐渐拉大,最终酿成了后世赔款割地的局面。

    仗打到这个份上,作为满人的傅保却想起了火器的好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没了火器优势,仅仅靠着城墙协助在袁奇大军的几次攻击中能守住杭州,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火器之事就不用谈了,眼下我们也只能坚守到底。杭州是省府,张云翼更老将,绝不会坐视杭州失陷,我们只有一个字——守!”黄秉中在开战前就打定了坚守的念头,只是这两日的攻城战带来的伤亡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但不管如何,杭州还是必须坚守的,只要能多坚持一天,张云翼来的希望就多一分,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了。

    西湖是杭州的象征,人们一提到西湖就会想起杭州来。而在这时代,西湖并不在杭州城内,而是在杭州城的西边。此时此刻,袁奇移驾西湖的石舫,正在听取各部的军报。

    “诸位!”听完军报,袁奇成竹在胸地说道:“我义军兵临杭州已有近三日,连续两日攻城虽未能破城,但观杭州城防已摇摇欲坠。明日还需众将士再接再厉,一举打破杭州城,本王在此保证一旦破城将三日后再封刀。”

    袁奇话音刚落,下面的各部首领个个露出喜色。袁奇的意思很清楚,三日后封刀,那就是告诉大家破城之后允许义军在城中抢掠三日。杭州可是大城,又是首府之地,别说余姚了,就连绍兴也是远不可比的。抢掠三日下来,其收获远远比之前几地加起来的更大,这怎么不能让人心动?

    “请王爷放心,在下必能拿下杭州!”

    “王爷,您瞧好了,明天我老牛肯定是带弟兄们第一个破城的!”

    “城里那帮清狗已经不行,要不是天黑的早,我部今天就能打破杭州城……。”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个个兴奋异常,袁奇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给众人作了一番封官的许诺,等这些首领离开后,袁奇招来高进问:“艮山门那边还没动静?”

    “没有,卑职一直盯着艮山门,暂时未有动静。”

    “不要大意。”袁奇郑重关照道:“一旦杭州城破,清狗必然会从艮山门突围,你部需牢牢盯死,不得让一人逃脱。”接着,他又道:“除此之外,清狗定会调兵遣将来援杭州城,艮山门在城北,是清狗援军必到之地,如有消息立刻来报。”

    高进点点头,他告诉袁奇自己的人马已在艮山门外设伏,同时还向四周派出了探子留意援救官兵的动静,任何风吹草动都蛮不过他。

    听高进如此回报,袁奇算彻底放了心。高进做是他是最放心的,不过杭州之战事关大局,袁奇在这紧要关头还是得叮嘱一二。

    等高进离开后,石舫中已没了其他人,袁奇这才把守候在外面的周忠良招进来。

    “臣见过王爷。”穿着朱红袍服的周忠良进来后端端正正地给袁奇行礼。这些日子,周忠良活得比之前几十年的任何一天都滋润,正应征了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老话。

    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师爷,阴差阳错被袁奇俘虏,谁想到后来经周忠良一运作居然成了义军中的大人物。

    眼下,周忠良虽说官职还是大学士,但在大学士外袁奇另外给他加了几个头衔,其中一个参军的头衔虽然不大,但得到这个头衔后的周忠良是欣喜若狂。

    这表示什么?这当然表示袁奇已经渐渐把周忠良视认自己人了,打算重用自己啊。

    在绍兴之战之前,审时度势的周忠良就抛弃了朱怡成,彻底投靠了袁奇。不仅起劲地为袁奇出谋献策,更是暗地里充当袁奇的走狗,替他离间挑拨各部首领,以便袁奇能更好的掌握这支义军。

    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袁奇接受了他,这让周忠良心里是兴奋异常。随着义军吹气球一般的壮大起来,眼下更是攻破杭州城在望,周忠良更是觉得袁奇才是真龙之主,只有紧紧抱着这条大粗腿,他周忠良方有真正飞黄腾达的一日啊。

    在外面等候的时候,周忠良甚至已经琢磨起来等拿下杭州后袁奇是否会九五加身,到时候自己必须第一个劝进,以做开国功臣,名垂青史。

    “平身。”看了眼伏在地上的周忠良,袁奇淡淡说道。袁奇其实很清楚周忠良是一个小人,不过小人自然有小人的用处,何况义军到现在这规模武将不缺独缺文官,周忠良作为第一时间加入义军的读书人,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抬起来当成标杆。

    “谢王爷。”周忠良摆出一副感激淋涕的样子从地上爬起,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监国殿下这几日可好?”

    “回王爷的话,殿下这几日尚可,一直在行营未出。”

    袁奇点点头,之后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周忠良当场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