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862章 我不接受威胁

    捕捉到他落在桌的目光,封以漠拿过,恍然大悟却也眉头紧拧。



    给他倒了杯白开水,汤励晟才解释道:“从物质的成分来看,都是对人体构不成伤害的,另外一种成分不明的物质,我们专门分离出来做过试验,也没有任何异常反应,但是所有部分合起来用在小白鼠身,却会明显引发反应迟钝、行动迟缓等反应,当然,小白鼠与人体肯定是不同的,是人体,也存在个体诧异,现在我弄不明白的是,根本不产生毒素,怎么会引发这一系列的反应?间我也抽取了几个阶段检测了体内的数据变化的,但并



    不至于损伤身体,关键是在体外培养,完全失效!”



    敲了敲脑袋,汤励晟也怅然叹了口气:“以前总觉得我已经学富五车,这几年才惊觉高手全在民间,尖端的课题我能游刃有余,这种民间的损招儿,我居然没辙!我也发给国外的朋友去做过分析了,他们的结论大同小异,不是对身体有损的物质



    ,但怪怪在,从老鼠身分析出来的数据又确实是有害的!封哥,我会想办法的,你也别太着急!现在只是有个点,卡住了而已!”



    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封以漠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地勾了下唇角:



    “我相信你!休息下吧,都有黑眼圈了!”



    这一刻,已经不似初闻,封以漠近乎已经能接受这样一个现实的存在,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房间里,两人坐下,换了咖啡,又重新理着思路商量了下后续的应对方式。



    ***



    卓越国际总裁办公室里,这天,封以漠忙活完手头的工作,又百度起了关于类似痴呆症状的病例,更利用所有的渠道、包括,发布了求解公告。



    看着一条条回复,一目而过,他几乎可以分辨地出是骗子居多,抱着希望联系了两个,果然一开口,除了吹嘘是提钱。



    随便编了个“吐血”的症状,居然也有人附和,闭了闭眸子,他直接关闭了联系方式。



    终归,还是不靠谱!



    日子一天天过去,内心的焦虑与不安,已经膨胀地似是想要bàozhà。



    他也病急乱投医了!



    专家的结论都是只能确诊为特殊物质有损脑神经或是诱发了自身某种基因变异,最后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小脑萎缩,表现出来是类似于老年痴呆症的行动迟缓,说话不清,健忘等等。



    几个专家的结论都大同小异,他却还抱着一丝希望跑到来找cìjī!他脑子也是进水了!居然还写了百万酬谢,价钱可议!



    不是摆明了招骗子、招骂吗?



    敲着脑门,封以漠内心其实是极度崩溃的!



    随后他又打了电话问了问梨诺的近况,这一刻,他最怕的是她再有其他明显的征兆,汤励晟说过,每出现一个征兆,很可能代表她的病情加重了一分。



    关键是,一种物质的研究并不是三天两天能解决的事儿,真正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三两年甚至五年十年都是常态。



    他的小梨等地起吗?



    恍惚着挂了电话,轻抚着手的戒指,封以漠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不自觉地视线落在了桌的一张合照:



    是他跟梨诺、奶奶三人的!照片宛如一幅画,阳光绿茵,花红叶茂,三个人都笑得非常灿烂,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愉悦的美丽!



    拿过相框,他却从后面抽出了一张年轻妇人抱着孩子的照片,轻抚着妇人美丽温婉的脸孔,他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笼了层层的悲伤:



    ‘妈,我是不是天煞孤星托生的?注定这辈子要一个人?所以事业再大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两情相悦之人怎么辛苦都不能白头到老?’



    拳头紧攥了下,封以漠难掩神伤:都说好事多磨,他跟梨诺的磨难难道还不够吗?



    视线落在那笑靥如花的娇俏身影之,粗粝的指腹抚向了那白皙小巧的脸蛋之:“没有你,我要这万贯家财有何用?”



    到头来,还不是一堆冰冷的身外物?



    恍惚,手机,陌生的号码又亮了起来,一个打眼,封以漠大概猜到了是谁:除了尹兰溪,谁会这么不识趣地接连给他打三次以的电话?



    这次再不接,估计又该信息轰炸了吧!



    振动停止之前,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同样的,没有先出声,果然,片刻的静默之后,低沉阴森的女声便传了过来:



    “以漠,我有白头发了——”



    鬼一样的声音,寒彻骨髓的感觉,不用晚,封以漠也一种电话惊魂的感觉,开口,这一次,他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



    “兰溪,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隔三差五来一回,是不是让你很有成感?你知道吗?我对你的旧情是被你亲手这么一点点地给磨掉的!恭喜你,终于把我对你最后一点好感也全磨掉了!”



    原本,他的确还是有些可怜她的境遇的!



    轻轻感叹了声,封以漠反问道:“你这样好受了吗?”自己不幸,拖着他垫背,大家都一起痛苦,是吗?



    “我都要死了,死前自私一次,任性一次,有什么错?我的人生已经这么短了,还不允许我任性一回吗?我不在乎死后下不下地狱,不在乎有没有来世——”



    如果来世还是这般,她还不如做个畜生!



    性格已经完全扭曲了,尹兰溪低吼道:“我若不争取,谁又会给我?我没有时间了!我不想做个好人吗?我不想装温柔体贴、装大度贤淑吗?我只是想跟自己这辈子唯一的‘美好’走完最后这一点时间,有什么错?易地而处,你觉得她会我做得



    好吗?她要是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你看看她会不会我做得好!”



    尖锐的嗓音刺痛耳膜,封以漠沉默了:“.”



    她已经魔怔了,他无话可说!



    “我只要半年,没有人再打扰你们了,两全其美,不好吗?”



    尹兰溪旧事重提,封以漠思索了下,神情凝重:



    “兰溪,枉费我们相爱了一场~如果离开的几年,你找到了属于你的幸福,我一定会祝福你!”



    言下之意,她根本不爱他,或者,根本不懂爱!她爱的,只有她自己!



    略微顿了下,封以漠再下猛药道:“如果这是你为我们三人准备的葬礼,我选择陪她一起‘死’!我不接受威胁,以后,别再来打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