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爆笑王妃宠翻天 > 308:说破


    “没有你,生命对我来说还有何意义?”百里云畅苦笑,被关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她,若是最后,自己连她都失去了,就真得什么都没有了,可若是她与七弟在一起过的幸福,自己非要让她与自己一起离开,她也不会幸福。

    现在的自己一无所有了,带她离开,又能给她什么呢!

    虽然放弃她让自己的心很痛,可若是她幸福,自己应该成全她。

    “颜儿,你和七弟在一起真的幸福吗?”这是百里云畅最在乎的。

    洛颜儿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和他在一起我很幸福,他对我很好。”

    百里云畅的心虽然很痛,却依旧忍着痛道:“如此我便放心了。”

    “我虽然幸福了,可若是云畅哥哥过的不幸福,我也不会安心的。”洛颜儿觉得这个太子并不似之前自己想的那般恶劣,难怪百里御风不想杀他,他看上去的确不像坏人。

    “颜儿放心,只要你与七弟在一起幸福,我便放心了,我会按照你的希望,离开京城,好好活下去。”不为别的,只为让她安心。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离开京城?”洛颜儿喜出望外,看他刚才的状态,还以为他不会答应呢!

    “只要你愿意,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百里云畅淡淡一笑。

    洛颜儿的心有些不是滋味,若不是自己穿来了这具身体里,百里御风应该会成全他们一起离开吧!可是现在,只能让他孤身一人离开,因为自己不是原主,无法回应他的爱。

    “谢谢你。”洛颜儿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百里云畅摇摇头:“颜儿一定要幸福。”

    洛颜儿点点头:“你也要幸福。”若不是当初先皇乱点鸳鸯谱,而是成全了他和洛颜儿,应该不会有后面那些事吧!现在看来,这个太子还挺可怜的。

    百里云畅点头:“好。”你的幸福,便是我的幸福。

    洛颜儿从天牢出来后,抬头看向天空,天很蓝,若是原主还在,应该希望看到太子平安无事的离开京城吧!

    回到皇宫,洛颜儿将自己去天牢见废太子的情况说与百里御风听了,没有任何隐瞒。

    百里御风听后,也松了一口气,如此他便可放废太子离开。

    希望废皇后莫要再连累他。

    次日早朝之上,百里御风昭告天下,废太子谋反,是被废皇后用禁术控制所为,并非他所愿,所以特赦免废太子,让其离开京城,有生之年不得再回来,若有违反,定斩不饶。

    大臣们虽然觉得这样对废太子的惩罚有些轻了,但也充分的体现了新皇的仁爱,也没有人反对。

    当天,百里云畅便被从天牢里放了出来,百里御风在天牢门口等着他,给他准备了马车,并一同赦免了他身边的魏峰和蓝蝶,让他们陪太子一同离开。

    蓝蝶和魏峰看到太子从天牢里走了出来,立刻迎过去:“殿下。”

    百里云畅淡淡一笑道:“我已不再是殿下,莫要再用这个称呼。”

    “公子——”二人默契的改了称呼。

    百里云畅微点头,迈步来到百里御风面前。

    百里御风唤道:“皇兄。”

    百里云畅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没想到你还认我这个皇兄。”

    “你永远都是我的兄长。”百里御风眼神真诚道,若不是废皇后从中阻拦,他从未想过与他争夺什么。

    百里云畅感慨道:“若我们不生在皇家,应该会是一对好兄弟。好了,事已至此,谁对谁错,希望都莫要再去追究了,我会按照你的意思,离开京城,我只有一个心愿,便是好好对颜儿,她说她爱上了你,希望你莫要让她失望,更莫要让她伤心。”

    “皇兄放心,我定会护她一世周全,好好爱她。”百里御风承诺道。

    百里云畅点点头:“我相信七弟是个言而有信之人,把颜儿交给你,我便放心了。”

    “希望皇兄也能尽快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百里御风祝福道。

    百里云畅笑了。

    兄弟二人又闲聊了几句,百里云畅便上了马车离开了。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百里御风由衷的希望他以后的日子可以自在,幸福,莫再受废皇后的摆布。

    洛文博得知百里云畅今日被放出天牢,离开皇宫,早早的便派人在京城外等着了。

    当看到他的马车,立刻迎过去。

    “吁!”马车停了下来。

    百里云畅并未下车,而是让蓝蝶撩开了马车的帘子。

    洛文博站在马车旁,恭敬道:“老臣得知太子今日出来,特意再此等候,住处已经为太子安排好,还请太子随老臣过去。”

    百里云畅却冷声道:“没有什么太子,现在的我,只是一介庶民,不敢劳烦左相大人再此恭候。至于左相大人安排的住处,草民也不敢住,还请左相大人让路。”其实他心中是怨恨洛文博的,就是因为她和母亲谋划的谋反,害死了父皇,让自己成了大逆不道的不孝子。

    “殿下,只要您愿意,定可东山再起,娘娘已经在暗中为殿下在谋划了,就等着殿下出来,殿下——”

    “左相,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休想再让我卷入到你们的阴谋中,母亲想谋反,想东山再起是她的事,我并不想,我觉得成为一个普通百姓挺好。你们的阴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魏峰,我们走。”百里云畅放下车帘,离开了。

    洛文博看着太子的马车离开,无奈的叹口气,立刻去了废皇后住的行宫。

    洛文博将刚才见到太子的事情说与宁氏听。

    宁氏听后很愤怒:“这个孩子,经历了牢狱之灾,还是这般的没有上进心,我做这些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他,以前便不愿争夺,结果皇位被百里御风抢走了,现在还是如此,甘愿做一个庶女,屈居人下,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没用的儿子呢!”

    宁氏恨铁不成钢。

    洛文博担心道:“若是太子殿下不配合,咱们做这一切岂不是白忙活。”

    废皇后冷声道:“愿不愿意由不得他,咱们该做什么做什么,一旦事成,他必须坐上那个最高位,那本就是属于他的。”

    洛文博赞同的点点头。

    今日早朝后,洛璟宸和洛璟阳来到了太师府,与父亲一起在书房商议事情。

    洛璟宸将一块令牌拿出来放到父亲的书桌上:“父亲,你看看这枚令牌,你可曾见过?”

    洛文渊拿起来仔细看了看道:“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竟想不起来了。”

    “是否在大伯父那里见过?”洛璟宸询问。

    被儿子这么一提醒,洛文渊立刻想起来了:“的确,之前在你们大伯父那里,的确见过一次这个令牌。”

    “父亲可知这个令牌孩儿从何处得来的?”洛璟宸问。

    “何处?”洛文渊询问。

    “孩儿回京城的路上,遭到了黑衣人的埋伏,是从其中一个黑衣人身上掉下来的。”洛璟宸如实相告。

    洛璟阳附和道:“在虎阳县,利用谣言陷害颜儿的黑衣人身上也搜到了同样的令牌,如此说来,这一切都是大伯父所为。没想到大伯父竟如此狠心,连自己的亲侄子亲侄女都不放过。

    定是他担心我们因为颜儿而忠心皇上,如此他们东山再起的机会便更小了,所以情愿除掉我们,也不能让他们支持皇上。”

    洛文渊一直都很尊重大哥,一时间难以接受:“或许是有人陷害你们大伯父呢!”

    “父亲,事到如今,您还要继续支持废太子吗?今日早朝之上,皇上已经饶恕了废太子,废太子也心甘情愿的离开了,这说明什么?说明皇上仁慈,而废太子什么都没说,定是认了自己的罪,现在不是最好的结果吗?皇上勤政爱民,是个好皇上,难道真的要推翻他,去支持废太子,如此以来,又会有无辜的将士们死伤,这难道是父亲想看到的吗?”洛璟阳觉得废太子与当今皇上比,还是当今皇上比较适合那个皇位。

    洛璟宸附和道:“我觉得二弟说的有道理,父亲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或许大伯父并非我们看到的那样。”

    “这件事,容父亲再好好想想。”洛文渊慎重道。

    二人没再劝说,点点头。

    从父亲书房出来后,洛璟阳看向洛璟宸问:“大哥,听母亲说,你把周冰凝和她的儿子带来了京城?”

    洛璟宸点点头:“没错。”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那个刁蛮郡主了?她现在可是为了你,在努力的改变呢!改变成你喜欢的女子模样。”洛璟阳说。看到那个刁蛮公主如此努力的改变,若是依旧无法赢得大哥的心,她应该会很失落吧!

    洛璟宸看向弟弟道:“二弟再见到昭华郡主,帮大哥好好劝劝她,让她莫要在我身上再浪费时间。”

    “难道大哥真的要娶周冰凝不成?她可是守寡带着孩子的女人。”洛璟阳觉得以周冰凝现在的身份,是配不上大哥的。就算抛去身份不说,守寡带着个孩子,与大哥也不般配。

    洛璟宸却平静道:“这里面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凝儿是个好女孩。”

    洛璟阳想了想道:“莫不是四年前,大哥与周姑娘发生过什么?”

    洛璟宸拍拍弟弟的肩,算是默认了。

    洛璟阳耸耸肩道:“既然大哥和周姑娘之间有过往,我便不问了,至于刁蛮郡主那边,只怕很难让她死心,我会尽量劝说的。”

    这几日,每到傍晚时分,洛璟阳忙好军营的事便会来卫国公府,看梦昭华的改变。

    今日梦昭华学了走姿,坐姿和用饭时的姿势,一一演示给洛璟阳看。

    演示完之后,开心的跑到桌前坐下,看向他询问:“如何?我是不是有了很大的改变和进步?”

    洛璟阳摸摸自己的额头,心里想着该如何劝说她。

    梦昭华看他这副模样,失落的叹口气道:“是不是觉得我的改变依旧不大?”

    “郡主,我洛璟阳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实话与你说了吧!其实我大哥不喜欢你,不是你的原因,就算你努力的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他依旧不会喜欢你,因为他心里早已有人了,今日去太师府,见到了大哥,我有说你的事,大哥也说了,他和你不可能,他有喜欢的人了,让你不要再继续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所以无需再这样勉强的去改变自己,就做你自己,将来找一个真正欣赏你,爱你的男人。”洛璟阳劝说道。

    梦昭华却无法接受,摇摇头:“不,我不相信,肯定是我做的不够好,所以璟宸哥哥才不喜欢,璟宸哥哥说有喜欢的人,只是委婉的拒绝我,若他真有喜欢的人,人在哪里?”

    “就在元帅府。”洛璟阳脱口出处。

    梦昭华愣住了。

    洛璟阳也愣住了,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呢!这个刁蛮郡主该不会去找周冰凝的麻烦吧!

    “梦昭华,你可千万别乱来。”洛璟阳劝说道。

    “你走吧。”梦昭华失落道。

    “你——”

    “走啊!”梦昭华吼道。

    洛璟阳那被人如此吼过,若不是看在梦昭华是个女人,早就和她打一架了,冷声道:“不知好人心。”起身离开了。

    梦昭华很伤心,她从未想过要放弃,她以为洛璟宸说有喜欢的人,只是委婉的拒绝自己,可是现在,人就在元帅府,她真的无法接受。

    难道真的注定自己与璟宸哥哥无缘吗?

    次日

    梦昭华来到了元帅府,就算要让她放弃,她也要见见,洛璟宸喜欢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就算自己输,也要知道输在了哪里。

    “郡主里面请。”管家见过梦昭华,热情的招待道。

    走进元帅府的前院,便看到一位身穿淡蓝色衣衫的女子站在院子中,美丽,安静,纯明,柔美,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人儿般。

    顿时梦昭华便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璟宸哥哥。

    “娘亲,娘亲。”一个三四岁,精雕玉琢的小男孩朝女子跑来,手中拿着一把木匠,开心道:“娘亲,我学会洛叔叔教我的武功招式了。”

    周冰凝拿过锦帕,帮儿子将额头上的汗水擦掉,温声道:“瞧你,跑的满头大汗。”

    “娘亲,我学会了,今天洛叔叔便可教我新的武功招式了。”逸儿开心道。

    周冰凝夸赞道:“逸儿真棒。”

    看到孩子,梦昭华很震撼,因为这个孩子,从侧面看,太像璟宸哥哥了,难道——难道他是璟宸哥哥的孩子?

    不,怎么可能呢!从未听伯父伯母说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冰凝看到了梦昭华。

    梦昭华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朝她走过来。

    管家走过来介绍道:“郡主,这位是元帅带回来的周姑娘,这是周姑娘的儿子,叫逸儿。周姑娘,这位是卫国公的孙女,昭华郡主。”

    “冰凝见过昭华郡主。”周冰凝盈身行礼。

    逸儿也懂事的拱手行礼:“逸儿参见昭华郡主。”

    梦昭华勾起唇角道:“你们不必多礼,听洛璟阳说,璟宸哥哥带回来一位女子,所以忍不住好奇心,来看看。”

    周冰凝看向儿子道:“逸儿,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逸儿懂事的离开了。

    管家也先退下了。

    周冰凝友善的招呼道:“郡主请到厅堂坐,洛元帅还未退朝,您先到厅堂等他一会儿。”

    梦昭华是个直脾气的人,看向周冰凝道:“我今日过来,主要是来见周姑娘的。”

    “见我?”周冰凝有些意外。

    “周姑娘方便与我聊聊吗?”梦昭华询问。

    周冰凝点点头:“若是郡主不嫌弃,请到我住的院子坐坐吧!”

    梦昭华点点头:“好。”二人一起来到了周冰凝住的院子。

    凝雪苑,一看便是璟宸哥哥特意为她起的苑名。

    院中阳光正好,现在是春天,坐在太阳下喝茶聊天很舒服。

    周冰凝会茶道,沏茶手艺很好,亲自沏茶给梦昭华倒了一杯放到面前:“郡主莫要嫌弃。”

    “怎么会呢!”梦昭华拿起来喝了口,夸赞道:“周姑娘沏的茶甚是好喝。”

    “多谢郡主夸奖,不知郡主找冰凝是否有事?”周冰凝询问。自己与这位郡主并不认识,她突然来找自己,想必是为了洛元帅之事吧!

    其实有关昭华郡主喜欢洛元帅的事,她有听下人们议论过,说这位昭华郡主很喜欢元帅,将来定能成为他们的元帅夫人。

    梦昭华不喜欢拐弯抹角,看向周冰凝道:“我听璟宸哥哥说,他心里有喜欢的人了,一直很好奇这个女子是一个怎样的人?实不相瞒,我也很喜欢璟宸哥哥,一直都在追他,可是他却一直在拒绝我,我挺不甘心的,直到今日见到周姑娘,我知道,我输了。”

    周冰凝赶忙解释:“郡主,您千万别误会,我们只是暂时借住在元帅府,洛元帅说逸儿这么大要学文习武,身为母亲,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好的教育,才答应跟着洛元帅来京城,让他教逸儿习文习武,若是因此让郡主误会,我们可立刻离开。”

    梦昭华安慰道:“周姑娘,你别误会,我今日过来,只是想见你一面,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璟宸哥哥不喜欢我,一直都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今日见到你,我已经决定放弃他了,你和他真的很般配,而且他真的很在乎你,喜欢你,我衷心的祝福你们幸福。”

    “郡主,你真的误会了,我和元帅什么都没有。”周冰凝不想因为自己和逸儿住在这里,而影响了洛元帅的感情。

    “周姑娘,难道璟宸哥哥从未与你说过,他喜欢你?”梦昭华好奇的问,既然璟宸哥哥都把人接到了府中住,为何没有说呢?

    周冰凝摇摇头,苦涩一笑道:“我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怎么能配得上元帅呢!洛元帅是好心收留我们,所以郡主千万别误会。”

    “周姑娘,你很好,和璟宸哥哥很般配,若不是璟宸哥哥心中有你,又怎会让你们住在这里呢!璟宸哥哥的心,你真的不懂吗?或许璟宸哥哥不知如何开口,但他对你的好,你应该能感觉到。”梦昭华说,虽然不能和璟宸哥哥在一起很遗憾,可若是他真的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自己愿意祝福他们,成全他们。

    梦昭华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而她说的话,却让周冰凝心中起了很大的波浪,她知道洛璟宸对自己和逸儿很好,她只是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因为他是那么完美,而自己只是一个落魄的女子,所以便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只是看自己和逸儿可怜,想帮帮自己。

    当梦昭华将这一层窗户纸捅破,她再也无法这样欺骗自己。

    可以自己的条件,怎么能配得上洛元帅呢!所以在心中告诉自己,不可以,不能影响洛元帅的名声,他应该找一位门当户对的女子。

    洛璟宸今日退朝后并未回元帅府,而是去了军营,军营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

    梦昭华离开元帅府之后,心情很低落,想到周冰凝,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戏了,那样的女子,才是璟宸哥哥想要的,而且是配得上他的。

    自己除了家世好,什么都没有,虽然是女子,可却没有一点女子的柔美,这样的自己,根本就配不上璟宸哥哥。

    洛璟宸在军营忙了一天,直到晚上才回到元帅府,陪着周冰凝和逸儿用了晚饭,不管有多忙,他都会尽量在晚饭的时候赶回来,不想他们在府中太孤单。

    用过晚饭之后,洛璟宸陪着逸儿玩了一会儿,周冰凝便让逸儿回房休息了。

    逸儿很听话,先回房去了,周冰凝看向洛璟宸开口道:“洛公子,我有些话想与你说。”

    洛璟宸点点头:“好,我们去书房吧!”

    周冰凝跟着他一起来到了书房。

    “凝儿,你要与我说什么?为何还要将逸儿支开。”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便觉得她心事重重的。

    “洛公子,今日我想了一天,觉得我带着逸儿住在元帅府不合适。这样只怕会影响洛元帅的名声。”周冰凝说道,想了一天,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带着逸儿搬出去住。

    洛璟宸听到这话,担心的问:“凝儿,你为何突然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人与你说了什么?”

    周冰凝摇摇头:“我只是不想影响了洛元帅的名声,毕竟我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若是一直住在元帅府,只怕别人会说闲话。”

    “别人如何说我不在乎,凝儿也无需在乎别人说什么,你和逸儿在京城人生地不熟,你们出去住,我怎能放心,是我将你们带来京城的,我定要负责你们的安全。”洛璟宸自然不同意他们搬出去住。

    周冰凝却笑道:“其实我都打听了,京城不比清州对女子的偏见那么多,我听说现在京城很多女子都出来开店,工作,很多作坊里也招女工,我可以去找个活干,然后租一个房子,就我和逸儿两个人,只要能找个事情做,便可养活我们二人,逸儿白天来跟洛公子学习,晚上我再接他回去。”

    “我不同意,出去做事太辛苦,我不想你这般辛苦。你就安心住在元帅府,照顾好逸儿便可,其他的事情,你不必去想。”洛璟阳劝说道。

    周冰凝看向他问:“我与洛公子是什么关系?要以什么身份一直住在元帅府?将来洛元帅娶了夫人,我又如何自处?”

    “我不会娶别的女人。”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洛璟宸觉得自己应该把自己的心声告诉她,拉过周冰凝的手,看着她问:“凝儿,我对你的心思,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我喜欢你,我想要娶的女人只有你。”

    周冰凝吓得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两步,与他拉开距离,摇摇头道:“不,我们不行。”

    “为何?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为何不可?”洛璟宸早已下定决心,今生非她不娶。

    “你我的身份悬殊太大,我根本就配不上你,你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昭华郡主那么好,她与你才是最般配的。”今日见过梦昭华之后,周冰凝觉得他们很般配。

    “今天昭华郡主是不是来过?她与你说了什么?”洛璟宸询问。

    “你莫要误会昭华郡主,她没有说什么,她说你心仪的女子是我,说我们很般配,我觉得昭华郡主误会了,你们才是最般配的,我住在元帅府,的确会影响你,所以我才决定和逸儿搬出去住。”不想他误会昭华郡主,其实郡主人很好。

    “昭华郡主说的没错,我心仪的女子就是你,我们才是最般配的。”洛璟宸看着她认真道。

    “洛元帅,还请您莫要说这样的话,若是你这样,我们只怕连朋友都没法做。还请洛元帅莫要为难冰凝。”说完这番话,周冰凝便要跑走。

    洛璟宸见状,快速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她:“凝儿——”

    “洛元帅,你这是做什么,请放开。”周冰凝被他的这个举动惊吓到了。

    “凝儿,其实我早就想与你说,我喜欢你,我怕吓到你,怕你拒绝我,怕你不肯与我来京城,所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既然今天昭华郡主来把话挑明了,我也不想再隐瞒自己对你的感情,凝儿,我是真的喜欢你,想照顾你和逸儿一辈子,请你给我这个机会好吗?”洛璟宸温声道。

    周冰凝摇摇头:“不,我配不上你,我没有这个资格。”

    “你配的上,在我心中,你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女子,凝儿,留在我身边好吗?我是认真的,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尽快成亲,我想让你做我的夫人,给你幸福,再也不让你和逸儿过颠沛流离的生活。”或许一开始寻找她,见到她,只是因为心中的愧疚,可是相处之后,他很清楚的看清了自己的心,自己爱她。

    其实周冰凝对洛璟宸不是没有感觉的,他如此出色,如此优秀,任何女人都会喜欢他的,可是自己的遭遇,现在的情况,有什么资格配得到他的爱。

    他是高高在上的三军兵马大元帅,是傲岳国百姓敬仰的大英雄,若是知道他要娶自己这样的女人做夫人,定会在背后议论的,同僚们定也会取笑他,百姓们肯定会替他不值,所以她必须压下心中刚刚萌芽出的感情,拒绝他。

    “洛元帅,谢谢你的厚爱,可我们真的不合适。”扯开他抱着自己的手,转身看向他,认真道:“四年前的事你是知道的,那晚的事,在我的心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所以这辈子,我都无法再接受别的女人,洛元帅就莫要再勉强冰凝了。”四年前的事,的确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所以她害怕男人的靠近,只要有男人靠近她,她便会竖起很强的防备心。

    而对洛璟宸,是这四年来,第一个放下心中防备的人,可是她依旧无法接受他。

    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不能接受他。

    洛璟宸听到这话,心中更自责了:“凝儿,你放心,我定会帮你治好心里上的伤害。凝儿,给我个机会好吗?”

    周冰凝却耐心劝说道:“洛元帅,你如此优秀,喜欢你的女子那么多,你为何偏偏——”

    “这就是缘分,别的女人再好,家世再般配,我不喜欢,我只喜欢你。凝儿,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好吗?我会让你接受我的,也请你莫要离开元帅府,更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我想给你一个家,给逸儿一个家。”洛璟宸握住她的手,眼神无比真诚道。

    周冰凝回视他,心有些动摇,可却又害怕自己的存在给他带来麻烦:“就算可以不在乎别人的议论声,可你的父母家人呢?他们若是知道你喜欢我这样的女人,一定会很失望吧!身为儿子,我不想你因为我而让父母失望,所以——”

    “你放心,我的家人并非是那种有门弟之见的人,我父亲是太师,可我母亲只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子,他们一生也很幸福,所以我家人方面,你大可不必担心。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定会让你幸福的。”洛璟宸发自内心道,外界的一切困难和议论声,自己都可以帮她挡去,可让她无后顾之忧的与自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