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572章 念念,你学坏了
    “生物学上的男女结合,孩子是由受精卵发育成的,孩子的基因也都是取决于父母的基因所决定的,你怎么可能会孵出一颗蛋来?这根本就不科学好吗?”陆擎风说。

    说完还忍不住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你以为是看画册故事呢,还是以为自己能生出个哪吒来?哪里来的那么玄幻?”

    周念念皱了皱鼻子,小声咕哝:“这本就是个玄幻的世界。”

    她都能重生回到自己十七岁,然后捡到一只九重天被贬下来的鸟,本身就很玄幻啊。

    陆擎风不解的看着她,“你刚才说什么啊?”

    周念念耸耸肩,“没什么啊,我饿了,咱们起来去吃饭吧。”

    “我也饿了。”陆擎风若有所指的往下扫了扫。

    周念念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立刻警觉的往上扯了扯被子,“我说的是肚子饿,需要吃饭,我真的要吃饭了。”

    陆擎风见她十分戒备的模样,也知道自己昨晚有些太没节制了。

    反正来日方长,算了,他呵呵一笑,坐了起来,“好吧,起床,我们下去吃饭。”

    一点多了,陆文翰在单位上班,中午不回来。

    家里只有杨淑同一个人,看到周念念和陆擎风手牵手下楼,笑眯眯的摆摆手,“念念快来,炖了你爱吃的排骨。”

    本来起这么晚,周念念还有些不好意思,但看杨淑同神色自然,丝毫没有打趣她的意思,也就将心底的不自然压了下去。

    “妈,你一直没吃饭等着我们啊?”

    杨淑同笑呵呵的将排骨摆在桌子上,“我本来吃饭就晚,想着你们也快起来了,就等了一会儿。”

    周念念自幼和她就亲,杨淑同十分疼爱她,眼下成了婆媳,虽然有一点点不习惯,但周念念不是拘谨之人,笑眯眯的坐下吃饭,“谢谢妈。”

    “乖!”杨淑同拍了拍她的小脸,冲陆擎风瞪了一眼,“你坐那边去,我和念念挨着坐。”

    “妈,念念是我媳妇。”陆擎风不满的抗议。

    杨淑同将他推到对面去坐,“知道,她还是我儿媳妇呢,坐过去,坐过去。”

    陆擎风无奈的坐到了对面,叹息:“您真是儿媳妇娶进门,儿子就弃若敝履。”

    周念念笑嘻嘻的吃着饭,欣赏着陆擎风和杨淑同的斗嘴。

    吃完饭,想起阿靓来,问杨淑同。

    “啊,阿靓啊,在我房里呢,昨天晚上把它抱回来,我重新给它上了药。”杨淑同将阿靓从自己房间里抱出来。

    阿靓一出来就愤怒的瞪着陆擎风,“小人,欺负我一只鸟算什么本事!”

    陆擎风虽然听不懂它说的什么,但看它几乎要喷火的眼神,也大概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呵呵低笑,开玩笑,昨天是他和念念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可能会让一只公鸟围观?

    这是原则性问题。

    周念念见阿靓结了痂的伤口又重新裂开了,知道是昨天陆擎风摔的,不由也有些无奈。

    “你活该,我以为什么事呢,你火急火燎的就跑来找我。”

    阿靓一脸委屈的看着周念念,“孵灵蛋的事当然重要啊,这关系到我能不能回到九重天呢。”

    周念念不好当着杨淑同的面问它孵灵蛋的事,便借口想再睡会和陆擎风回了房间。

    “你现在灵力都快没有了,还想着回九重天呢。”她扯了扯阿靓的羽毛。

    阿靓哼了一声,“没了灵力,不能没了梦想啊。”

    “再说我的灵力还可以一点点的修复,没准等孵出灵蛋,我的灵力就全部回来了呢。”

    周念念不置可否,“关于孵灵蛋的事,你真的再想不起来其它的信息了吗?”

    阿靓摇摇头,“没有了,可惜鸟族最资深的长老在这次动乱中也受伤死掉了,我也不知道该去问谁了。”

    周念念想起之前阿靓曾追着这个鸟族长老跑过好多次,就是为了打探消息,谁知道最后也没打探到。

    “目前我能想到的都告诉你了,剩下的我们只能自己摸索了。”

    周念念翻了个白眼,这种事要怎么去摸索。

    “问完了?”陆擎风见周念念不说话了,问道。

    周念念点头。

    陆擎风看着阿靓,挑了挑眉头,“是要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摔出去啊?”

    阿靓一脸愤然的看着他,“我才刚进来,为什么又要我出去啊?”

    陆擎风耸耸肩,“很简单,因为我和念念要睡午觉了。”

    睡午觉?

    阿靓震惊的看着他,“你们不是刚起床吗?怎么还要睡?你们还能睡得着?”

    陆擎风轻笑,“谁说睡午觉就一定要睡得着?”

    “谁不着干嘛还要睡,我……哎,念念,你干什么啊?”阿靓话还没过完就看到周念念忽然拎起它,打开房门,直接将它丢在了门外。

    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阿靓呆愣片刻,委屈的哭喊:“呜呜,念念,你学坏了啊。”

    周念念利落的拍了拍双手,对上陆擎风含笑的黑眸,瞪了他一眼,“让你们再讨论下去就歪楼了。”

    陆擎风的神情十分无辜,“我没说什么啊,就只是说了睡午觉不一定要睡着嘛……”

    周念念露出甜美的笑容看着他,“是啊,不一定要睡着,但是还是得闭着眼睛睡,不许动其他歪脑筋。”

    陆擎风凑到她跟前,低哑一笑,“我没想别的啊,倒是你,我刚才一句话,你那么大反应,看来是想了点别的。”

    他说着伸手将周念念揽入怀中,“我不介意你将想的付诸行动。”

    周念念:“……”

    新婚的日子十分甜蜜,陆擎风也没闲着,他的制衣工厂已经建好,人手和设备也都在陆续招募中。

    周念念在家休息了三日,正式开始恢复上班。

    而陆擎风将制衣厂投入生产后,便准备去国外将之前没考试完的科目考完。

    已经是三月份了,周念念早起打着哈欠准备送陆擎风去机场。

    陆擎风疼惜的亲了她一口,“不用特地去送我,天还不亮,你再睡会。”

    考虑到前后有一个多月不见,陆擎风昨晚有些放肆,一直折腾到了凌晨。

    眼下周念念困得眼都睁不开,听到陆擎风如此说,她也没再执意送他,一头又倒在了床上。

    迷迷糊糊间,还没忘记叮嘱陆擎风,“鉴于上次林晓丹的事,你在国外一切都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