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带着微信购物坐江山 > 第394章七国会谈(11)
    “有理!”

    “有理!”

    赵全的话,很快就得到了一致的赞成。

    既然已经是有所谋略了,那么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始有所行动,然后再把秦浩给骗到他们编织好的陷阱里头……

    这可是一环扣着一环,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差错。

    春去冬来。

    冬天到处都是白雪皑皑,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片诗情画意。

    不过,这个时候还不是很流行诗歌。

    毕竟是大争之世,人人尚武。

    平民的唯一出路就是当兵大战,本事好的,可能当上个大将军,再不济也不至于挨饿,还能领着一定的军饷,解甲归田后,起码还有一亩三分地,日子可以过得更加滋润。

    行走在大街上,秦浩看到的是扫雪的人。

    这各扫门前雪还是少之又少,倒是彼此都在互帮互助,显得异常团结,这样的秦人,若是打不了胜战,秦浩不相信……

    “好长时间没见到你到这大街上走了。”王语嫣一身红色衣裳,撑着一把红伞出现在秦浩的视野。

    “皇上就得多看看,远的看不了的话,就必须看这近的,实间百态,不看怎么行。”秦浩倒是忍不住多看了王语嫣几眼问道:“你怎么穿帮成这样子?”

    “不行吗?”

    “我觉得这装扮很适合我!”

    “我觉得不像!”

    秦浩十分肯定说道:“一个姑娘家,在家里头穿成这样或许说得过去,可是穿了在这外头瞎逛,你就不怕被人指指点点?你肯定是跑出来了!”

    王语嫣憋着一脸的郁闷说道:“还是你了解我。”

    秦浩很快和王语嫣在一家茶馆落座,茶馆的点心倒是那么几样,而且还是属于奢侈品。

    花生米,炒豆……

    古代就是这样,秦浩还是能够理解。

    一个连年征战的年代,各种物资都很是匮乏,特别是一些有价值的物资,比如花生能够制作成豆油,豆子能够成为酱油……

    别看就是普普通通的酱油,很多的时候,行军打战就是米饭配酱油,要多还没有,就一点给你入入味,让你好下口……

    “究竟为什么事烦恼?”秦浩问道。

    “年纪大了。”

    “女大不中留。”

    “王翦?”

    秦浩猛然摇头说道:“他就算会碎碎念,以你的性子,你会怕他?我觉得他怕你才对?”

    “我娘了。”

    “她都把死给搬出来,说她死不瞑目。”

    “你说我怕不怕?”

    秦浩倒是很了解王语嫣。

    别看这她天不怕地不怕,但她却很孝顺,这孝心也算是她的一个弱点。

    “那你就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秦浩不解道。

    王语嫣顿时一副咬牙切齿。

    秦浩倒是有点怂了“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妻妾成群,为了维护这后宫的关系,我已经是心力交瘁,你这秉性我是怕了你。”

    “我难道给你当个皇妃就那么羞辱你吗?”王语嫣不乐意了。

    “我是怕耽误你的终身幸福!”

    秦浩说道:“一入侯门深似海,皇家可是海中海,你一踏入,你一辈子就只能呆在这个框架里头,直到你死为止,你还觉得我是在忽悠你吗?”

    “我知道!”

    王语嫣说道:“可我就是要当皇妃,你成全我有那么难?你的那些莺莺燕燕有多少是你真心的?我就那么不讨好你吗?”

    秦浩不敢再说了,秦浩赶忙起身,撒丫就跑。

    秦浩可不敢继续逗留,真怕两句话说不拢,王语嫣摇身一变就是疯婆娘再现,拿着菜刀追着他满大街砍……

    皇宫。

    年慧娘见秦浩出宫回来后,一脸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得好奇问道:“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年慧娘好说话,秦浩就把话都给摊开了。

    年慧娘倒是不由得一下子噗呲一声笑道:“语嫣,这倒是让我不由得想起在北王宫,她都说你把她给玷污了,硬是要你娶他,看样子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看你的意思,你是要我娶了她。”秦浩纳闷道:“你不嫌弃这后宫的女人是越来越多?”

    “可你的心里已经有她了。”

    “只是你自己一直在约束你自己。”

    “你不敢开这个口,也不敢去面对。”年慧娘说道:“别像朱影那样,最终苦了孩子,甚至很有可能愧疚了一辈子,她心里有你,你心里有她,也算是良缘。”

    “不成不成。”

    “皇家就是个牢笼。”

    “即使是朕,也是这笼中鸟。”

    “她的性子你不是不了解。”

    “笼中鸟就是笼中鸟,她注定是要属于林中鸟。”秦浩很是果断说道。

    “可这笼子的门不是没关,就是个甜蜜的小窝。”年慧将用她的看法说道。

    夜晚,秦浩躺在龙床上。

    年慧娘也懒得理会他,倒是逗着嬴政。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朱影问道。

    “他现在是进退两难!”

    “难道要打战了?”朱影问道。

    年慧娘笑道:“这可比打战还要难以抉择,红尘世俗,三千粉黛就是囚不住他那颗花花肠子的心。”

    “这倒是蛮意外。”

    “他是在想谁?”

    大将军府。

    几个黑衣人翻墙而入,天还灰蒙蒙,整个大将军府已经是乱成一团了。

    秦浩这时候还在睡梦中,青鸟倒是把门给踹开“别睡了,赶紧起来,出大事了。”

    秦浩急冲冲便赶到大将军府。

    王翦的母亲死了,而且还是脑袋碰撞到桌角死的,王语嫣下落不明,整个大将军府已经是乱成一锅粥。

    “给朕查!”

    “只要查出来,就地诛灭三族,不用上奏!”

    胡才的消息也很灵通,急冲冲赶来。

    整个咸阳皇城,那一个不知道王翦是秦浩的爱将之一,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说是天塌下来都不为过。

    “皇上,臣觉得可能是敌国所为。”胡才说道:“我秦国与子同袍上下一条心,绝对没有人会做出这事。”

    “可这人都已经死了?”秦浩疑惑道。

    “王母年迈,舟车劳顿的话,急赶,各种途径离开秦国,估计也是死,所以若是只有唯一的亲人的话,那王将军可能就会?!”胡才不敢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