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前方高武 > 第二十一章 谁是磨刀石?
    “你这个臭小子!”那李海终于忍不住了,面色狰狞就要冲上来。

    “住手!”一声断喝,一个身高1米9有余在同龄人堪称小巨人的男子抓住了他的肩膀,“李海,不要轻举妄动,校队内不允许私自斗殴!不然惹怒了教练,说你欺负新人,以后校队参赛大名单上说不定再也不会有你的名字了!”

    “方岳,你说得对!我知道了!”事关自己的前途,李海呼吸粗重,也冷静下来。

    但又是一句轻笑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你是怕了吗?”

    呼呼呼……

    “臭小子……”李海一听,内心怒火上焦油,一双眼睛瞪大赤红,青筋都暴露了出来,压抑不住狂怒,如同猛兽冲了上来。

    高武身体绷紧,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时刻准备出手了。

    眼看着两人就要正面碰上,一双蒲扇大的手掌硬生生将李海的身影拽了回来。

    “这么就怂了!”高武继续刺激道。

    “qnmd!……”李海刚刚平复的情绪,立刻再次暴动起来,却被一双大手死死按住,无论他怎么挣扎,也翻不了天。

    高武见状难掩失望,似乎觉得错失了某种绝佳的机会,转而将矛头对准了那小巨人。

    “你又是谁?”他一脸好奇地看了过去。

    “你……”那方岳眉毛竖起,带着难以掩饰地怒意,但他深深呼气吸气,终于压下了内心的愤怒,没有发作。

    明明之前李海说过自己的名字,这小子分明是故意的!

    他发现眼前这个小子似乎有种奇葩的天赋,言语明明没带一个脏字,却句句扎心,让人丧失理智。

    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

    怪不得这李海怒得狂暴了,若他自己不是修炼的最重心态稳固的磐石功,恐怕也会瞬间暴怒。

    “言语逞威风,不是真本事!既然你已经入选了校队,应该知道不久后的全国高中武道会,各校之间将会以5V5擂台制进行切磋。教练,现在还没来!怎么样,敢不敢来一场训练赛?让学长指点指点你!”方岳外粗内细,丝毫不受高武话语的刺激,而是伸出手,发出了挑战。

    看似是好意,但其中的凶险不言而喻。

    校队禁制内斗,但比武切磋却是常规训练。

    若是双方同意,自然不在校法限制之中。

    说是训练赛,但擂台比试,一旦激烈起来,难免出手没有轻重,到时候就能……

    想明白这一个关键,那些校队的老人对视一眼,看向高武的眼神一个个变化起来,冰冷、凶狠、敌视……如同盯上猎物的黑曼巴一样。

    “擂台训练赛吗?有点意思!”高武暗暗道,这倒是正合他意。

    见他微微走神没有给出回应,那方岳也若有若无地挑拨道:“怎么,身为武者,连训练赛都不敢吗?那还怎么正式参加全国高中武道会!若是不敢的话,就乖乖认输,我就放你一马。对了,还有,以后一年内我们校队所有的包都给你一个人来拎了!”

    见这小巨人似乎误会了什么,高武眨了眨眼。

    但目标已经达成,他也懒得再多说废话,一把攥住对方的手。

    两人无形的角力,手掌捏得咯吱作响。

    高武面带微笑,“成交!”

    方岳、李海等校队的老人相视而笑起来。

    “嗯?这小子答应了!”

    “他交给我了!”

    “你可真科比!”

    “滚……”

    ……

    他们仿若胜券在握的模样,却没注意到高武眼眸中更是暗藏着目的达成的喜悦。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目的?

    此时东方凌站在一旁,将这无形的冲突看在眼里,不禁目带疑惑起来。

    他可不认为这高武是个蠢人,为什么要与这些老人起争斗?

    明明只是言语上的冲突,却在这小子三言两语的刺激之下,变成了约战!

    这分明是故意的!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目的?

    ……

    东方凌眸中暗藏着思索。

    武道馆终于开门。

    高武和那些校队的老人遥遥敌视着,走了进去,眼眸却是幽然。

    他既然这么做,自然是有目的的!

    进入校队后,他特意在网上搜寻过信息。

    据他所知,全国高中武道会自有规则,每个校队都会采用5+5的比赛大名单,五个主力选手,五个替补选手,总共只有十个名额。

    而龙门高中的校队里赫然有着30多个武者选手。

    这么一算,选入校队参赛大名单的概率不到三分之一,成为主力选手更是不到六分之一。

    他可不想东方凌是学校特招,教练亲自招揽的选手,已经稳稳地一个主力位置。

    所以他唯有争!

    只有在选手中脱颖而出,才能确保比赛大名单的位置。

    而他偏偏不想一直苦等机会,只有主动搞事,才能让教练看到自己的潜力,有希望被快速被提拔进校队之中。

    武道之争,不容半步后退。

    这么老选手既然想要找事,送上门的机会,高武自然也不会怕,甚至恨不得闹得越大越好。

    一两年修炼时间的差距而已,他三十六的内力可不是用来看的。

    还是那句话,人不轻狂枉少年!

    我,少年,打人不犯法!

    怕个卵!

    就是刚!就是怼!就是干!……

    一路刚到底,刚出一片天。

    见谁怼谁,怼出一个崭新的未来!

    谁挡我的路,就干他马的!

    ……

    “段老,这高武实在太狂了!一个新人就这么不守规矩,以后还怎么得了!现在得罪了全部的老选手,以后校队还怎么维持和谐稳定?”赵副教练作为前几年校队的主教练,现在虽然退为副职,但作为教练的掌控欲还在。

    武道馆外发生的一切都被他们看在眼中。

    高武之前的惊人表现固然令他欣赏,但刺头的性格更是让他深深的厌恶,在小老头教练段老面前鼓动起来。

    段老却是从始至终都是笑眯眯的神情,只是横了他一眼,“和谐?稳定?这种东西有用吗?能让我们校队获得市冠军吗?能进入全国大赛吗?能称霸全国吗?……”

    小老头每问一句,郑副教练脸上就有冷汗流了下来。

    他有心回答一声“是”,但一想到后面反向十六强的成绩,就无颜开口了。

    见他还没明白,段老摇了摇头,叹息道:“年轻人朝气蓬勃是好事啊!正如这高武所说,人不轻狂枉少年!武者,争强斗胜,应该是一个个勇士,是一群恶狼,甚至是穷山恶岭中吃人的猛虎。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而之前校队死气沉沉,都快被你养成一群绵羊了!你说,是一头雄狮领导的羊群凶猛,还是一头软趴趴的绵羊领导的狮群更凶狠……”

    说到这里,小老头段老一改之前笑眯眯的和蔼模样,面孔上的皱纹皱成一团,如同恶虎的斑纹,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森冷和残酷……

    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郑副教练早已是汗如雨下,不停用袖子擦拭着额头,句句诛心,让他身体颤抖,不能自已。

    面对段老的询问,他更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他如此不堪,段老摇了摇头,恢复了平静,仿佛之前的凶狞都是幻觉。

    他看着高武的身影,无声无息点了点头,“依我看,高武的出现倒是一个好事!打破那些老选手混日子的幻想,接下来是真刀实枪的时候了!他被所有人敌对,正好成为一个磨刀石,将所有人的怯弱、懒惰、不作为……给统统磨掉,磨出本来应有的利齿獠牙,亦或者是……”

    “或者什么……?”见段老话说到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郑副教练本能追问道。

    段老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唯有他自己内心知道,他没有的那半句话却是……

    “亦或者是所有人成为这高武的磨刀石,让其绽放那举世无双的锋芒,横扫一切敌……”

    剑有两刃,磨刀石也从来都是相互的……

    到底谁才是磨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