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残活 > 第二十六章:王分
刘封搭啦着他的脸皮,看着自己松垮的皮肤……。

捏着嗓子挤出沧桑的声音:“我是他爹啊……”一边说着一边拿手一指金月……。。

金月:“……。是。”

宪兵队长打量了几眼金月:“闲杂人等,要带着种子食物或者变异植物才可以进入基地。”

刘封此时嗓门往上扬了三番:“他可是进化者,我是他爹!”

金月:“…………。”

“进……进化者?!?”宪兵队长显然是知道些什么,基地高层都是些能人异士,打个响指点烟啥的,都不在话下。“可是。。规矩……。”宪兵队长支支吾吾了起来。

刘封从袖口里拽出一截巧克力轻轻的揣进宪兵队长的口袋里:“规矩是死的,进化者可是实打实的站在你面前……。?”

“放行!”

刘封吹着口哨踏进了城里,金月也下意识的忽略了刘封的骚话。

“你哪来的巧克力。”

“偷的。”

“哪偷的??”

“你包里。”

…………

刘封依旧拄着矛,吹着快乐的口哨,在他旁边的金月呢,则低头翻着包。看看有没有什么被刘封顺走的东西。

金月领着刘封绕着街区走着,街道两旁净是些可怜人。刘封不介意帮助别人,但是也得是在自己能吃饱的前提之下。

瘦骨嶙峋的小孩子,明目张胆的开设着赌场,花柳巷。

据说这个基地分为四等人,第一等就是沈威龙和其手下,什么叫肉,哪个叫盐,甚至沈威龙还能吃到近乎绝迹的水果罐头。第二等人便是宪兵和狩猎者,平时吃金月所拿出的粗粮大饼,偶尔也能吃到点带口味的改善生活,第三等呢,以工作换取面糊,说是面糊,其实就是煮在一起的一锅混杂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稀薄的很。勉强能果腹。第四等则是贫民区的人,有什么吃什么,蟑螂虫子,树皮裤腰带,如果能抓到个老鼠,已经算改善伙食了。粗粮大饼算是这里的硬通货。掰下一块就可以与花柳巷的女人*。

每个地方都有其黑暗的一面,浮在表面的,都不叫黑暗。

贫民区的深处,一个手上套着一排金戒指,身体看着很瘦弱,拿着一个跟他身体等高的铁质实芯锤子,重量在150公斤左右,旁边的手下拿着一个精致的煤油打火机,给此人点上旱烟。

此人正是,沈威龙的八个新晋进化者手下之一。

力量进化者:王分

王分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手筋脚筋被挑开的少年:“老老实实给我做事,还有肉吃。你怎么就给那个姑娘放了呢?这下好了,明天的肉,拿什么卖?”

少年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嘴角流着血沫。抬起头,一口吐在了王分的脸上。

王分轻轻的用手抹掉脸上的血痰,拿着锤子。一下,两下,三下。

一声声沉闷的响声在少年的身上响起,最后一下,落在了少年的头上……

王分拧着手,挽了一个花活,把锤子落在底下。周围的手下见此场景,咽了一口口水。王分继续吩咐道:“那个丫头跑了,你们去把这坨东西切了,当做明天的肉卖。”说着拿脚尖踢了一下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少年的尸体。

“好的分爷。”手下们手忙脚乱的出去操办。

原来,这是一个人肉铺子。

打不了工?做不了任务?杀不了丧尸?好啊!王分这里开了个人肉铺子,拿正常的食物来,就能换双倍重量的人肉。

在这个基地里,沈威龙的两员大将以及手下的八大进化者都有他们的营生。

这里,是沈威龙的帝国。

刘封跟金月依然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边唠一边走着。绕过入口这段商业区,避开沈威龙居住的城中区,左拐右拐来在了一片贫民区。

金月带着刘封缓缓的推开一扇门,一个身影握着匕首向着刘封刺来,刘封拿矛一挡,就拨开了。

金月随即给这个身影按住:“桃子!桃子!看清楚!是我。”

这个叫桃子的小女孩看清了金月的脸,随后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抽噎着道:“永子哥哥加入王分不是背叛了我们,是...是为了偷....我被王分的人抓走了要把我做成腊肉呜呜呜...永子哥死了...”

金月一边摩挲着她的后背,一边从桃子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王分的手下把桃子抓走准备做成肉干在贫民窟地下销售。而金月之前帮助的一个男孩永子,早在之前就加入了王分,偷偷的把桃子放了出来...

桃子梨花带雨着抱着金月:“金月大哥,金月大哥,你会给永子报仇的吧,你是很厉害的进化者。你去杀了王分他们吧,呜呜呜呜...”

搂着桃子的金月沉默了,她的异能,单独狙杀变异丧尸很方便,可是她本身的身体素质,也只是跟普通人差不多而已....

而这里,是沈威龙的地盘,王分的地盘...金月想到这里,神色黯淡了下去....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月大哥哈哈哈哈哈哈金月哈哈哈是很平哈哈哈哈。”

声音正是刘封,金月一个凛冽的眼神甩向刘封,刘封却没有一点收敛的意思。“哈哈哈..”

金月愤怒又无奈的说:“你小心我把你是进化者的事情抖露出去..”

刘封一点也不客气,还嘴道:“小心我把你是女人的事情抖露出去!!”

在一旁的桃子泪迹未干,却觉得世界观已经崩塌...金月哥哥...是女人??等等..这个男人是进化者???

在金月和刘封互相打嘴炮的时候,桃子扑到了刘封面前:“这位老爷爷...你也是进化者吗?你能不能帮我收拾王分,能不能帮永子哥哥报仇啊。你和金月哥..姐姐..两个进化者联手一定可以打败王分的...”

“噗!哈哈哈哈哈老爷爷哈哈哈哈哈哈老爷爷哈哈哈哈哈是很老..哈哈哈哈哈。”这次换到金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如果这是漫画,刘封的脸上已经布满黑线头了:“喂,臭小鬼。叫谁爷爷呢?我今年才...算了。不管!”

金月想到永子,也笑不出来了。沉默在这里,她知道刘封是不会轻易去管这茬子事儿的,毕竟他现在这种状态...而且他也不是什么正义之人...

桃子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进化石,一个沾着血迹的白色进化石...哽咽道:“这是..永子哥哥救出我的时候给我的,他说在王分这里偷走这个,金月哥..姐姐就不用出去杀丧尸了...”

金月沉默了,看起来十分的懊悔,靠着刘封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膝盖里,想掩饰什么。

不由得想起她对永子的绝情:你加入王分就不要再回来见我,你也算有生路了,从此我们不相往来。

永子背对着她:对不起金月哥.....替我对桃子也说一声......

金月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永子的身影,握着拳眼神发光的救出桃子,如何把进化石放在手里,说出:“我在王分这里偷走了这个,金月哥哥就不用出去杀丧尸了.......”

金月哭了。

末世的残忍她忍住了,她没有哭。

亲手杀掉她变成丧尸的朋友,她没有哭。

把自己的脸涂上灰泥,把头发弄得脏乱,伪装成男人,她没有哭。

可是:“我在王分这里偷走了这个,金月哥哥就不用出去杀丧尸了.......”这句话如同刀子一样扎在金月的胸口,让她疼痛无比,靠着刘封,这个末世中难得求出了一点安稳的女人,哭了。

桃子不去看金月哭泣的样子,把这块进化石推到刘封的面前:“这位..老爷爷,你能帮我们报仇吗?”

刘封粗暴的推开金月:“你是女人吗?哭什么哭。”

随后在金月不可思议的神情和桃子期待的目光下,一把抓走桃子手里的进化石:“这活,我接了。金月你保护好桃子..”

说着就往外边迈去...

桃子扶起金月,轻声细语的安慰她,仿佛一个小大人一样。金月还是不适应桃子对她喊姐姐这个叫法:“那个..你还是喊我金月哥哥吧。”

桃子调皮的舌头:“不嘛,金月姐姐。”

金月拿她没有办法,揉揉她的脑袋;“在私下随便啦,但是在外边,要喊我金月哥哥,这是我的秘密...还有啊,不许对外人说刘封哥哥是进化者,这是他的秘密哦。”

“刘封..哥哥?可是他那么老,不应该叫爷爷嘛...”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金月擦干了泪水,她好像忘了什么。

砰!门被一脚踹开,进门之人赫然是刘封。

金月和桃子正吃惊呢:“这么快就解决王分了?他还有那么多手下呢!”

刘封挠了挠头:“没...王分在哪啊..你们也没告诉我...”

金月&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