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废宅与丑女的末世生活 > 第一百五十章 瓜田里的故事
    “我爸爱开玩笑,别介意哈。”一直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杨雨雨第一次尴尬地解释问题。

    “哦……不是啊”杨寿宁听到了:“那哪一个是?我看这个高个不错,就是还不够高,不过比这个小个子好多了……”

    “叔啊,您别当面说出来啊。”霍东欲哭无泪,我招谁惹谁了……

    杨寿宁已经在敲门:“雪雪,门打开吧。”

    过了几秒钟,门打开,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外面的人,有点惊讶,有点惊喜。

    “对了,这小姑娘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背着我和妈在外面偷着生的?”杨雨雨得知父亲的事情,高兴地忘了这茬,这时候看到小女孩才想起来。

    “说什么呢!”杨寿宁吓了一跳:“这孩子我路上捡的。就我这样,哪能生出这么漂亮的闺女。顶多是你这样的。”

    这家伙,黑起人来不分敌我啊……

    霍东和陈剑明搁一边不敢说话。

    进了屋,在杨雨雨眼里,还是原来的陈设布置,熟悉感让她觉得舒服。

    雪雪有点怕生,不过看到人还是忍不住的欣喜,忙着给人倒水,端出吃的东西来,就是不说话。

    看着端上来的东西,霍东惊奇道:“你们哪里来的肉,还有鱼?”

    “山里打的啊,这边林里野味多,这后来个头更大了。河里鱼也多,一条鱼能吃好几天。”

    “现在都异变了,还能吃?”

    听到这话,杨寿宁皱起眉头:“有的能吃,有的不能,有些玩意你把它刺开,里面给你变出个章鱼脚来,还淌绿汁,看着就恶心,那些没章鱼脚的能吃。”

    不对啊,霍东问道:“这里很多?”

    他们那边之前可是没遇到多少,要不然就早死了,要不然就是被怪物吃了。

    杨寿宁把如何去学校找杨雨雨,如何没找到,往回走的时候怎么救雪雪的事情说了一遍。小姑娘十二三岁的样子,看着清秀漂亮,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一直没说过话。杨寿宁思女心切,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叫啥名,就给取了名叫雪雪,正好跟雨雨是一对。

    “叔啊,您闺女都这么大了,您还玩养成啊……”霍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是欠打吧!”杨雨雨差点把他的狗牙给他打出来。

    两边各自把经历大致说了一下,中间杨寿宁讲到自己老婆去逝的事情,老一阵沉默。之后杨寿宁一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还有啥事?你要真给我找个后妈,我也理解,你们男人嘛……”

    “说什么呢!怎么想你爹呢?你爹我对你妈那是忠贞不二,至死不……那叫不什么来着?”

    “算了,说正事。”杨寿宁严肃起来。三个人也都认真起来。

    “那个……小陈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婚结了?”

    “你又说什么呢!”杨雨雨一手推过去:“这不是我男朋友……”

    “怎么,小霍才是?这个子……算了,凑合吧。小霍啊,以后要好好对雨雨,雨雨虽然丑了点,但是力气大,身体好,以后不能欺负她知道吗?”

    杨雨雨一脸的生无可恋……

    霍东尴尬地解释道:“那个……叔啊……我跟雨雨是纯洁的友谊,他俩才是有一腿……”

    这用词……杨雨雨一眼瞪过去,吓得霍东不敢说话了。

    “雨雨,你怎么回事?你这关系有点乱啊?”杨寿宁严肃质问。

    “爸,咱说正事行不?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那不行,爸没能给你好基因,这事是爸的责任。”

    遇到这么个爹,是够尴尬的。

    好说歹说,可算是把话说进了杨寿宁耳朵里,听完之后道:“那你俩慢慢发展,爸不催你们了。”

    杨雨雨直接无视了这句话,问道:“什么时候走?”

    “去哪?你们不住这?”

    “住这干嘛?跟我们回海城去,有电有水有空调,吃喝不缺,你在这遭什么罪啊。”

    “嗯……那行,我去收拾收拾,你们等着。”于是大家知道了杨雨雨的雷厉风行是从哪来的了。

    “那个……能不能明天再走啊……”霍东提出了异议。

    “怎么了?”

    “我这都快累死了,你说怎么了?”霍东幽怨地看着杨雨雨。

    “那再留一天,我给你们弄条大鱼回来!”杨寿宁出门,雪雪也跟着出去了。

    杨雨雨跟后面喊道:“多弄点啊!“

    “一条就够你吃的!“

    吃了这么多天的干粮,能吃顿热的,可不是得狠狠地补一下。

    “要不一起去吧?“陈剑明提议。

    “你们去吧,我要睡会儿……”霍东有气无力。

    “这里可没那么安全……”

    杨寿宁也异变了,不过陈剑明还没看出是什么能力,就目前看出的,也就是力气大一点,身体壮一点,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这两样,让他在末世里活了下来。

    南方的冬天虽然冷,不过河里不会结冰。三个人看到杨寿宁提着叉,挽着裤腿站在河里,一动不动,紧紧地盯着河里的鱼。也知道了为啥说一条也吃不完,这里的鱼是有点大得过分了,看这样子,陈剑明估计一只得有十来斤。这样的鱼,在河鱼里也是非常少见的,要是钓鱼钓到这么大的,力气不够都得被拉下水。

    一只鱼往杨寿宁的方向游去。杨寿宁屏息凝神,突然一叉刺下去,稳稳地扎到了鱼身上,血顿时染红了一片水,然后被往下游冲走。这鱼疯狂的扭动拍打,杨寿宁把手里的叉一扬,一条鱼上岸。

    “怎么样!大吧!”杨寿宁一脸的骄傲开心。

    这么大的鱼让霍东来了精神,赶紧过去看。

    杨寿宁正要上岸,杨雨雨喊道:“再叉几只,再叉几只。”

    这是个女儿奴,杨雨雨让他再叉几只,他也没多问。

    这鱼长大概一米二三,等这鱼死挺了,陈剑明提起来试了试,能有个十三四斤。怪不得说一条也吃不完。

    杨雨雨忍不住手痒,也脱了鞋子下了河。她没有叉,直接用手搂,都说鱼滑溜,那是没遇到杨雨雨。

    她跟杨寿宁一样,抓鱼的时候很耐心。见到鱼,两只手下去,直接把手当叉子用。

    “你这是练了九阴白骨爪了吧。”杨寿宁看着自己女儿这么猛,有点不信。

    “少看点武侠书。”杨雨雨没搭理他,继续等下一只。

    看着杨寿宁举着叉等鱼的样子,霍东对陈剑明道:“你记不记得,那年西瓜地里,少年与猹的故事……”

    “你小心我抽你啊东子!”陈剑明没说话,杨雨雨在河里倒是听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