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废宅与丑女的末世生活 > 第八十二章 注意点分寸
    “别了,这里路窄。再说了,一个车上安全点。”霍东不同意。

    “行吧。”陈剑明无奈接受。

    把硫酸拉到医院,小心翼翼地弄到桶里,一桶桶往楼顶抬,抬上去再小心着浇到那些骨头上,最先浇的当然是中间那堆头骨。

    事实证明,科学还是有效的,往上一浇,这些骨头就开始冒烟散热,开始被腐蚀。

    浇完第一桶就发现问题了,这玩意是液体,流得到处是,于是找了铲子来,把这些骨头堆成堆,再往上浇。

    直到处理完,也没见那只猫异变的怪物出现。

    忙前忙后地处理完,差不多快中午了,准备先回住处吃午饭。三个人都发现气氛有点不对。之后赵蕊蕊悄悄地把父子吵架事情跟杨雨雨讲了一遍。

    中午休息两小时,下午出门。陈剑明心里老惦记着那只猫。杨雨雨照常我行我素,开着大喇叭吆喝,不知道的还以为串街收破烂的。当然,人都死光了,也没活人听得到,不过这么一来,遇到丧尸的概率反而增加了。

    一路上弄死不知道几个丧尸。可是这么多丧尸尸体的清理成了大问题。

    之后大半个月,几人轮流在镇上转了好几圈了,事实证明,这小镇,真的成了一座死镇。除了他们几个之外,没有人存活下来。

    人是群居动物,确认这一事实后,绝望的的气氛散开,相当压抑。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人会突然变成丧尸,不知道人为什么会突然间死去,这死亡率实在是太高了,即使是末世故事里,那也是有相当一批人活下来啊。

    为什么别人死了,独独自己活下来了?为什么自己没受到影响?

    接下来的几天里,几人都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甚至会想到,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到底有什么意义。

    曹仁刚计划的搜救计划,似乎也成了笑话。

    大家一直都很乐观,用乐观掩饰内心的绝望,可是在搜完整个小镇都没有再多找到一个活人后,即使是曹仁刚,也掩饰不了这种绝望了。

    谢伯谦是个比较自我的人,但他的心理年龄只是个孩子。霍东是少年心性,赵蕊蕊不过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

    孙蔓庭是个心理医生,可不都说嘛,心理医生都是有心理问题的。这么说一方面是经验主义,另外一方面,也确实,学心理的,整体比其他人群更加敏感。总而言之,她也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曹家,曹继成和钱菲菲喝酒抽烟越来越凶,曹仁刚表面上乐观,可是陈剑明几次起夜都见到他在客厅里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

    自从争吵过后,他和曹继信暂时达成了和解,现在操着一大家子的心,也有些受不住了。

    杨雨雨虽然有些受影响,不过还好,睡得多,吃得多,身材还是一级棒。

    陈剑明和杨雨雨差不多,担起了社区大妈的职责,每天给人开心解闷,可是效果不大。

    现在连小霍东升都是他在带着了。小霍东升是真的不一样,现在已经能走路了,经常到处跑跑,但也不让人担心。

    看着这些处在崩溃边缘的人,陈剑明才发现,末世里的危机,从来不是来自丧尸和怪物,也不是来自疾病,而是面临空空荡荡的大地的时候,那种绝望感。

    陈剑明体会过,又异变了,他比常人更冷静,更能抵抗这种感觉。

    一连几天后,陈剑明知道,再这么下去,没被那只猫吃了,没被饿死,这些人也得被自己折磨死。

    他是一个和善的人,可是这个时候,不得不做一回恶人了。

    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定下计划后,他决定先拿霍东开刀。

    等到了半夜,人差不多都睡着了,曹仁刚也没在客厅。他敲开了霍东的房门。霍东还在打游戏,直接被陈剑明把嘴堵上,控制了起来,拖着就往外走。

    霍东这一脸的惊讶,显然还没回过神来。

    开门,继续走。

    到了远离别墅的湖边,霍东看着陈剑明一脸的冷漠,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露出惊惧的神色,开始挣扎。一把把霍东推进水池里,然后自己也跳进去,把霍东的头按到水里。

    霍东的力气哪里能跟他比,无论如何也挣扎不开,脑袋无法离开水。氧气在不断减少,他感觉憋得难受,可是他不想死,依旧在挣扎。他感觉到自己开始意识不清,可依旧不想死。

    除了活下去,脑子里没有任何其他念头,什么女朋友,什么上床,什么自己还是处男,统统没有。这一刻,他只想活下去。

    陈剑明心里有数,觉得差不多了,一下把他提起来,取下塞在霍东嘴里的布塞,把他拖到地面上。

    “想不想活?!”陈剑明问他。

    霍东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喘了一阵才回他:“想……想……”

    “你,你他X差点杀了老子你知不知道!”

    “你是不是有病!”

    陈剑明虽然冷静,但不代表没有火气,他自己也不清楚,采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是不是有宣泄的念头在里面。

    可是看到霍东又能骂他之后,心里明朗起来,不管黑猫白猫,能把人治愈,就是好猫。

    “行了行了,这不是看你最近提不起劲来,想个办法给你治一下嘛。”两人浑身湿漉漉,陈剑明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我看你就是找人出气!”

    “随便你怎么说。差不多就回去吧。”

    回到别墅,开锁,推门:“曹叔别动手,是我。”

    他早就感应到曹仁刚拿着枪躲在后面。

    曹仁刚看到这两人,松了口气,低声喝斥道:“你俩大半夜出去干嘛!”

    霍东:“你俩先聊,我去洗个澡睡觉。”

    陈剑明将自己的想法和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我看走眼了。”听完陈剑明的讲述,曹仁刚面露惊异神情,吸了口烟,道:“你能成大事。”

    陈剑明对这个夸赞无感:“我父母没得早,现在好不容易有几个真心的朋友在,不想让他们这么下去而已。”

    “霍东没事了?”曹仁刚又问。

    “应该没事了吧,你看他现在活蹦乱跳的。”

    曹仁刚像是找到了灵丹妙药,道:“我把继信丢进去试试。”

    听到这话,陈剑明简直怀疑曹继信是不是他亲生的了。

    制止住曹仁刚,陈剑明道:“你俩关系刚缓和一点,要不我来吧。“

    曹仁刚想了下:“行!我躲起来。“

    说着,往自己屋走,走了两步,回头又叮嘱道:“注意点分寸昂。“

    “放心吧!“这点,陈剑明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就是这个准度把握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