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废宅与丑女的末世生活 > 第五十二章 你这句话有地域歧视
    看两人的反应,胖大叔皱起眉头:“所以,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到这边来打水的。”霍东手里也拿着枪,手在抖。

    “好,不要害怕。”胖大叔道:“你们拿着枪怎么比我还紧张?没杀过人?这东西很危险,手抖的时候枪口不要对着人。”

    “谁说没杀过,昨天晚上还杀了一个!”霍东反驳道。

    “闭嘴!”陈剑明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我就住在这里,看到前面那幢楼没有,那是我家。”

    “土豪啊!”霍东脱口而出。

    中年土豪胖子继续道:“我怎么说你们才能相信我没有恶意。”

    “你怎么证明你没有恶意?”霍东道。

    “胖子,你不是能感应别人的情绪吗?感应一下啊!”杨雨雨从小窗里探出头,她听得不耐烦了。

    “骗你的啊!”陈剑明承认地毫无压力。

    “靠!”

    然后谢伯谦想拦没拦住,车厢门打开,杨雨雨过去给了霍东和陈剑明一人一后脑勺:“枪给我!”

    把枪夺到自己手里,这动作吓了中年胖大叔一跳。

    “你疯了吗?”

    “万一……”

    “万什么一?老娘在这里你怕什么?!”

    “再说人都这么热情了,能是什么坏人。”

    霍东还要说什么,然后杨雨雨已经走到中年大叔前面:“胖叔,上车,去你家看看。”

    “好!”胖大叔很开心:“我姓曹,叫我曹叔就好了。”

    “行,胖叔,先上车。”

    曹仁刚:“……”

    然后默默上了副驾。

    “这不是你坐的地方。”霍东小心地道。

    “那你知道怎么过去?”

    “不知道。”

    “那不得了。”

    “你会开车不?”

    “嗯。”

    “那你来开。”霍东又对杨雨雨道:“你坐前面。”

    “瞧你那怂样。”

    “等一下。“霍东又道。然后到后车厢门:”谦儿,把你毛巾拿过来。”

    “做什么?我的毛巾都是有用……”

    “哪那么多废话!”

    谢伯谦动作缓慢地从旁边小盒子里拿出三条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还准备精挑细选一下,被霍东一把全夺过去。到了前面,丢给曹仁刚:“先擦一下吧。刚才坐的座位也擦一下。”

    曹仁刚也看出来了,这瘦小的司机是真的怂。

    车子点火启动。后面把小窗一关,几个人低声议论。

    驾驶室里。

    杨雨雨:“就你一个人住这?”

    “还有我一个儿子,一个侄子,侄媳妇。”

    “哦。”杨雨雨没打算继续问下去。

    曹仁刚继续道:“我老婆死了,女儿也死了。生意也没了。”

    一边说着,脸上收起了笑容。

    “哦。”这才刚认识,杨雨雨觉得对方说得有点多了,这也不知道咋安慰人家。

    还好路不远,曹仁刚车开得很稳,但是速度不快,整个人就阴沉了一下,之后一直很放松。两分钟就到了别墅边上,铁栅栏门开着,车直接开了进去。

    “下车吧。”

    除了杨雨雨之外,其他人多多少少有点紧张。

    敲门。

    里面传来声音:“谁啊!”

    “你爹!”

    门打开,没人说话。

    曹仁刚道:“进来吧。“

    “他们是谁?“门大开。正往回走的小胖子回过头来。

    “刚认识的朋友。”

    “哦。”小胖子又兴致缺缺地往回走。

    “我儿子。青春期呢,有点叛逆。”

    后面,霍东悄悄对陈剑明道:“你不会是这大叔的儿子,这个小胖子的哥哥吧。”

    ”滚。“

    进了屋,包括杨雨雨在内,所有人眼睛都直了。这装修,根本不是普通别墅,在他们眼里,简直可以称得上宫殿了。

    “你这么有钱啊。”杨雨雨道。

    其他人也站在客厅中间,有点手足无措。

    曹仁刚道:“随便坐。我先去换衣服。”

    五人赶紧找地方坐下来,霍东摸着沙发,看着屋内的装饰,谢伯谦试着沙发的软硬程度,赵蕊蕊……

    总之,所有人都变成了没见过世面的人。

    “你们发现没有?”陈剑明问道。

    “我不太明白?”谢伯谦道。

    霍东道:“发现了,有钱人啊。“

    杨雨雨点头,赵蕊蕊点头。

    陈剑明道:“你们没发现,他们这里有电么?”

    这时其他人才注意到,屋子里灯是开着的,不过因为是白天,所以没怎么注意。

    “这是什么音乐?”赵蕊蕊听到了音乐声。

    霍东一脸骄傲地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莫扎特的《安魂曲》。”

    “品味还挺高雅。”杨雨雨道。

    “不好意思,是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圆舞曲》,不懂不要装懂好不好。”坐得离他们不远的小胖子对霍东露出鄙视的表情。

    霍东很尴尬:“都差不多嘛,没听出来。”

    “切。”小胖子道:“差远了好吗?就算第一次听两首曲子,都能听得出区别。”

    谢伯谦补刀:“小胖子说得对。”

    “你说谁小胖子!”小胖子腾地一下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谢伯谦。

    谢伯谦被惊到了。

    从卧室走出来的曹仁刚刚好看到这一幕:“这么没礼貌是谁教你的?!”

    同样很凶狠的样子。

    “可是,可是他们叫我胖子。“小胖子又生气又懊恼。

    “你不胖吗?“

    “可是……可是……”对着这张比他更凶的脸,没可是出来,气得直接往二楼跑去。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曹仁刚道:“我以前生意比较忙,都是他妈惯的。”

    “是我们做得不对。”赵蕊蕊道:“谦儿,还不给人道歉。”

    “嘿!”谢伯谦不高兴了:“是他先无礼的。”

    “是你先叫人小胖子的!”

    “可是他确实很胖啊。而且人家叫的是小胖子,书上说这是能让人产生亲近感的叫法……”

    “好了,好了。没关系的。”曹仁刚拿过一打啤酒:“先喝点东西吧。”

    自己用牙咬开一瓶。

    “原来你们富人也喝青啤啊。”霍东开玩笑。

    “好喝就行嘛。”

    一人拿了一瓶。轮到谢伯谦了,曹仁刚看着他。

    “哦。我不喝酒。”谢伯谦道。

    “你已经是成年了,可以喝酒了。”

    “喝一次吧,没关系的。”

    “哦?你知道毒瘾是怎么染上的吗?”

    “这又不是毒品,也不是白酒,你就当饮料喝吧。”

    “不好意思,饮料我也不喝。另外,你这劝酒的本事是跟着北方人学的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有地域歧视,而且还带着地图炮?”

    “哦,对不起。”谢伯谦重新道:“你这劝酒的本事是跟着北方人陈剑明学的吗?”

    “别,我可没劝你啊。”陈剑明赶紧撇清关系:“再说,我都在南方呆了快七年了。来南方前就喝过一次酒。”

    于是陈剑明回忆起自己的第一次喝酒,高中毕业聚会,第一次喝得那叫一个实在,一下午一瓶白酒外加一打啤酒,最后怎么回的家也不知道。想起来,那也是他的酒场颠峰了……

    “好了。闲聊打住。”曹仁刚道:“你们之后有什么计划没有?”

    霍东喝了一口,还在状况外,道:“你侄子和侄媳妇呢?”

    “他们在自己卧室。”

    霍东酸了……

    曹仁刚道:“先说正事。现在活着的人不多了,我希望我们能团结起来。我准备建立一个共助会,你们要不要加入?”

    ”现在有多少人了?“

    ”算上你们,有五个人加入。“

    ”……“这特么没谱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