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潜行追凶 > 第31章 蒙眼尸体
吉祥街的规矩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卓乐峰以前确实没好好想过。他只知道这里弱肉强食,他只知道吉祥街出来的人名声都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为何吉祥街如此不堪,这里的人却大多不愿意离开。

带着疑问,卓乐峰决定和自己的父母谈谈这个问题,他也终于主动融入吉祥街的历史。

吉祥街起初不叫吉祥街。几百年前,这里就是山下的一个小镇,小镇通河流,而河流汇入长江。因为这里水路和陆路都比较方便,遂逐步形成集市。

水路带来漕运,而漕运的发展也带来很多不稳定因素。清朝雍正年间开始,漕运水手形成一种行会结社行为。结社的初衷全在于保卫自身的利益。这其中,以明代就存在的安清帮发展最盛。安清帮是历史悠久的帮会,又称青帮、清帮。最早是明代的民间宗教罗教,初分布于北直隶、山东等地,后来沿运河发展到江苏、浙江、江西、安徽等地区。

最初帮会的目的是自保,但是随着帮会发展,加之内部存在各种问题,久而久之,帮派的弊端也展现出来。自保成了争权夺利,本来是维护安定的社团成了制造麻烦的源头。

吉祥街的前身当时便是安清帮据点之一。因为帮派和地理因素,这里成了很多危险人物的活动场所。这些人的存在严重影响当地居民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正是在这种前提下,当地人决定要有自己的帮派自保团队。

有当地人自己成立的组织招募年轻人成为保护团队,这些人充当打手,保证当地人的安全。这些人平常不需要劳作,自当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所以,当地人会集资养着这个团队,让这些人没有后顾之忧。这种集资钱财,算是一种变相的保护费。

从清朝到民国,这样的团队一直存在。这种集资钱财也一直会交到特定人的手上。随着团队框架稳定,团队也会制定自己的规矩。这规矩第一条便是,吉祥街的人一定要帮吉祥街的人。这条死规一直没变过。正因为如此,不管吉祥街的人在外面惹了再大的事情,总会有吉祥街的团队在后面撑腰。

这种抱团有利有弊,利的一面就是团结,弊的一面就是有恃无恐。正因为有恃无恐,吉祥街出来的人胆子也越来越大。而胆子大了,自当什么事情都敢做。特别是在现在的法治社会中,吉祥街很多人的做事方式和现代显得格格不入。

卓乐峰若有所思道:“所以张文宝那些人收保护费,其实是一百多年一直延续下来的传统。而吉祥街的人也都习惯了这些费用!只是,现在的社会,根本不需要这些人来保护大伙,我们有警察,有法治。”

卓天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将刚刚炒好的一个菜摆盘后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有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风俗。吉祥街存在张文宝这些人也是一种特定的风俗,而我们给张文宝这些人一些钱财,也算是一种传承。当然,这些钱确实不是白给的。你只看见张文宝那些人闹事,却没看见那些人帮街坊做了不少实事。吉祥街看上去混乱不堪,但是其内部却有条不紊,这也有张文宝那些人的功劳。街上什么地方挡道乱摆,什么地方不符合风水构造,别人不好插手,则是张文宝这些人摆平。在比如,吉祥街的人平常有点啥事也都习惯让张文宝这些人出去跑腿代做。还比如,咱们吉祥街那些老人为何都喜欢留在吉祥街。因为吉祥街的规矩就是敬老爱小。谁不按规矩办,常人不说,但是有人会好好教他们做人。”

“老爸,你怎么尽给张文宝这些混混们说好话。”

“嘿,我可不是只说好话,我只是说我见到的实情。他们确实是混混,是古惑仔,但是他们也是吉祥街的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江湖规矩。吉祥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地方这么多人,有一套规矩能一直延续一百多年,已经很不错了。来,把这盘菜端过去,等会陪你爸喝两盅。”

“额!”卓乐峰也不好直接怼回这个说辞,他只能撇撇嘴,端起盘子后来了句,“我的规矩就是法律,谁也不能大过法律。顺便说一声,我待会不在家吃饭。”

“啥,不在家吃饭?约了人了?”卓天河嘴巴一乐,贼兮兮凑上来道,“是菲菲吗?”

卓乐峰一个白眼过去,也懒得搭理这个问题。

自当不是约了谭菲菲,卓乐峰暂且还没这个“闲情雅致”。三天要给吉祥街洗白,这个期限让卓乐峰需要行动起来。所以,他得找人帮忙。这个人自当就是胡楚光。

他们这次碰头的地点是吉祥街后面的那座山。这地方不仅隐蔽,而且也便于撤离。真有人发现,也能分散走开。

稍微等了一会,卓乐峰便看见胡楚光走来。

在确定这地不错,也没人在四周后,胡楚光当下便责备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接近余友泰,怎么却给自己找其他麻烦?”

“其他麻烦?”卓乐峰抱着个胳膊摇摇头,“这事还真不能不管。其一,对方指名道姓要让谭菲菲和陈宇然出来背锅。这两人都是我朋友,我不希望他们出事。其二,我和左扒皮交过手,左扒皮的手下也指责我和这事有关。我担心事情继续发酵,那些人也会找我麻烦。届时我也没法正常展开破雾行动。其三,我决定出手洗白吉祥街,也有趁机让张文宝对我更加信任的意思。张文宝算是吉祥街地保。他的老大也是吉祥街出去,且如今在安京市风头不小。将来我们要深入计划,或许会和他老大有所交集。”

“你倒是想的够远。”对徒弟深知的胡楚光其实明白不仅仅这三个原因,卓乐峰还有其他私心。这小子还是想参与案件侦破,好让自己有警察身份的存在感。只是这种存在感很危险,一旦搞砸,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不点破,却也不得不提醒道,“你是个聪明人,孰轻孰重应该清楚。赵文彪和左发成的案子已经有一组接手调查,这种凶杀案上面都很重视,迟早都会破案。所以你不要勉强!”

“迟早是迟早,可是到底得多久?一组那么忙,三天内能搞定这个案子?”卓乐峰跃跃欲试,“行了胡队,我有分寸。都说了这么多了,我要的资料到底弄到手没有?”

胡楚光哀叹一声,道:“你小子,我能来这里,你说有没有?弄点案件资料,这个面子我还是有的。不过这个案子确实有点古怪,我看背后没那么简单。”

四月六号早上,赵文彪的小弟发现联系不上赵文彪,便去赵文彪家中寻找。他发现赵文彪家房门没锁,便推门进去。结果现场惊悚恐怖,吓得那小弟事后跟警方描述时都在哆嗦。

当时赵文彪全身*的死在床上。赵文彪的死状很奇怪,他的双眼被一条女士丝巾蒙住,丝巾系住固定在脑后。赵文彪的左手大动脉被人挑开,鲜血染红了床单,地板血色一片,甚至床头柜和椅子上都被溅了血迹。后经法医确认,赵文彪的死因就是左手大动脉被割开,导致失血过多而死。另外还有非常奇怪的地方,法医在赵文彪的体内发现氯丙嗪等镇静剂成分残留,且最终在赵文彪的脖子处发现针孔,初步断定赵文彪被人注射了镇定剂,且镇定剂的剂量应该控制的非常好。那些剂量可以在皮下注射后让赵文彪迅速昏睡,却不至于死亡。

警方已经确定赵文彪没有注射镇定剂的习惯,也没有需要注射镇定剂的生活必要,所以警方目前推测是凶手注射的镇定剂。

“凶手可能是让赵文彪昏睡后,再割开他的大动脉,让其失血过多死亡?”卓乐峰不解道,“既然凶手可以注射镇定剂,为何不加大镇定剂的量,直接注射让其死亡。而非要多此一举,还要割开赵文彪的大动脉?”

胡楚光道:“确实,割手腕动脉其实没那么简单。一般来说,割腕自杀的成功率不足五个百分点。因为手腕动脉不仅深,且被骨头阻拦。只有熟悉血管结构的人,才能正确挑开大动脉。凶手不仅能恰到好处的掌握镇定剂的量,还能准确的挑开赵文彪的大动脉,让人不得不怀疑凶手学过医药和生理学。除了割开大动脉显得多此一举之外,赵文彪眼部被丝巾蒙住也显得很诡异。赵文彪身高一米七八,体重达到八十一公斤。他身体强壮,绝对不可能轻易被人注射镇定剂,也不可能轻易被人蒙住双眼。”

“难道是死后用丝巾蒙住双眼?但是镇定剂是什么时候注射的?”

“法医推测赵文彪的死亡时间是四月六号凌晨零点到两点之间。至于镇定剂注射时间,应该是在死亡之前。”

“死亡之前?赵文彪会老老实实让人给他注射镇定剂?”卓乐峰更加糊涂了,“附近的监控有没有收获?”

胡楚光道:“赵文彪居住在花鸟市场,那地方都是老房子,很多地方不存在监控。不过警方倒是在左发成那边有所收获。在调查左发成死亡案件时,警方在左发成家楼道口的监控发现,四月六号晚上十一点多,左发成和一个身材高挑衣着性感的女人一起回了家,只是监控根本看不见女人的面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