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四十五章 自投罗网
    陈青一步步朝这人走去。

    “叮,发现突发事件【老班主的祝福】任务对象。”脑海里传出系统提示音。

    终于雷达搜索圈打开了,但红点所在位置,不是这位坐着不动的主儿。

    而是神案上摆放的牌位,这么说,其中一个牌位,就是老戏班主的。

    这个世界还真小,陈青一阵欣喜,本来天南地北的,正愁无处可寻,这位怎么就这么给力,偏偏就住在许县县城,看守这些牌位呢。

    陈青冲他拱了拱手。

    这人没有说话。

    他整个人陷在宽大的椅子里,面容枯槁,年纪可能是五十岁,也可能是一百五十岁,两只眼睛蒙上了一层灰雾,像两只浑浊的玻璃球,嘴边挂着涎水,对陈青的到来,压根没有反应。

    “得罪了,”陈青不忍心再瞧,将牌位又打量了一番,共计十二个,放的比较密集。其中有一个牌位裂了几道口子,剩余的倒是完好无损,陈青拿着它,后退几步,果然,提示红点也随之移动了一点点。

    陈青两手用力一掰,灵牌烂为数片。

    “叮,恭喜完成突发事件【老班主的祝福】,可领取奖励【死气符】,是否领取,是/否。”

    貌似很轻松,就这么完事了?

    陈青有点不安,一般来说,越简单往往意味着越是有陷阱。

    还是马上点击了同意,眼前一闪,死气符文的画法,浮现出来。

    同时,下端出现一排小字注解。

    【死气符】,可阻断活气,令生灵迷失辨位能力,不分上下南北,即便看到此符,一般无修为的凡人,也会头晕目眩。

    此符还有一个功效,手持此符,贴于额心,令低阶阴灵邪物觉察不到活气,敌我不辨,乃潜行于僵尸邪物群中必备佳品。此攻效只对绘符本人有效。

    补充:民间传言,憋气屏息可避阴灵邪物,实为讹传,邪物是凭借感应血气活炁,来感应生灵的,与憋气无关。

    潜行僵尸群?开什么玩笑,陈青擦了把冷汗,一个老班主干尸,就闹腾得鸡飞狗跳,一群僵尸小伙伴出现,那还不上天!而这种死气符只对低阶死物有效,这么说来,来有更高级的僵尸。我陈青就是被它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也不会做出潜行尸群这种怂举呢。

    骤地,感觉身后一股阴风袭来。

    陈青急忙躲开。

    呱,呱,呱!

    原先的乌鸦群又去而复返,其中两只大乌鸦,对着陈青脑袋就是一顿猛啄,陈青躲过之后,大乌鸦还穷追猛打,剩余乌鸦则围在屋主旁,充当保护屏障。

    鸦喙又尖又长,在烛光下,泛着阴冷蓝光。

    陈青不敢大意,扯出桃木剑。

    正想击落这两只畜生,又是一声叹息,传遍了整个房屋。

    陈青一愣,刚才进屋时似乎就听到了这个声音,似有似无,这次倒是听得真切。

    大乌鸦趁陈青晃神功夫,归了群。

    几十只乌鸦,警惕地瞪着他。

    本来流着涎水两目失神的屋主,眼里有了些许神采,艰难抬起头。

    “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人找上门来的,”他说,“当那具镇物被破之时,我还以为是门派中人,不料竟是你这个年轻人。”

    他脑袋转了转,像一扇又老又沉的木门,又叹了口气,声音里充满了沧桑,“我命不久矣了,年轻人,虽然你拔了镇物,破了尸祝术,但你从进这个屋子开始,也受了诅咒,将来有和我一样的命运。”

    嗯?怎么说。

    陈青没有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

    “年轻人,你的心倒也良善,进屋只是为了毁这个牌位,若是进来便将我刺死,又该是另外一番场景了,”屋主说,“随便坐吧,我四肢由于厌胜反噬,已经动弹不得了。本来我已昏迷,这群鸦儿们不知从哪里衔来些灵液,让我又苟残残喘一阵,这禽畜啊,有时候比人懂事多了。”

    “你现在冥想一下尸祝,是不是已经知道它是怎么下厌的了?”他问陈青。

    果然是这样,陈青脑海里立刻出现了尸祝下厌的详细流程。

    这是怎么回事?

    就好像与生俱来的一样,心里清清楚楚知道整个制造方法,跟灵异大师系统无关。

    “这是一个诅咒啊,”屋主说,“只要破除了前任尸祝下厌者的镇物,这人就懂得此术了,并且每年至少要施术一次,不然生不如死。你看看那些牌位,都是镇物们的名字。”

    不用他详解,陈青只须想到尸祝两字,也能明白前因后果。

    这个尸祝术,本属厌胜一列,但也被列为禁术,因为镇物一般都是物件,而这个尸祝下厌,镇物却是活生生的人,天理不容。但此术不管怎么围追堵截,总是不能消除,甚至还引发过厌胜界的内斗。

    之所以长存于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怀有此术之人,被解决后,干掉他的人,就会自动继承此术。与其说此术是一种厌胜禁术,还不如说是一场传染病。

    这个尸祝术,就像一种病毒,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以此繁殖生衍。

    最让人无语的是,某人一旦习得了这种术,每年必须至少找一个大活人施术,不然就如同万蚁噬心,苦不堪言。

    这便是屋主所说的诅咒。

    屋主自报家门,说自己做谢诚德,机(倒)缘(了)巧(血)合(霉)破除了某人的镇物,从此,自通尸祝术,起初不愿找活人施术,然而一年之期愈近,谢诚德遭受的痛苦也越大,最终屈服,蛊惑人心,找了一人施术,痛疾登时好转。

    花花浊世,谁不想多苟几年?

    谢诚德寻找到对象,施了尸祝之后,将干尸存于特制木箱里,不会被人轻易打开,加上受祝福者气运愈来愈旺,也会遵守之前的约定,不作死开箱,即使开启,箱里也有自毁装置,毁去镇物,而这笔账则会算在自己身上,不会被认作是他人毁去镇物。

    有一年,薛彩衣的师父找到了谢诚德,一番长谈,老戏班主同意当镇物,被泡制成干尸前,写了一封亲笔信,薛彩衣认为木箱是师父赠物,携带左右,不离不弃,而她演戏扮角儿,也越来越火。

    本来无事,但由于戏园被白大白二下了【蜃厌】,九窍玉散发出浓烈阴煞之气,使老班主干尸短短半月,转化为僵尸。木箱自毁装置,毁不了身体坚硬的僵尸,后来经丫环小兰之手,灭了僵尸。

    账算错了吧,陈青心里苦笑道,是小兰的白坡村血脉灭了僵尸,最终却记到了我头上。

    不过,归根结根,还是因为自己。负责划分的话,自己全责无疑。

    不然的话,这尸祝流程也不会在自己心里头冒出来。

    大老爷们,担就担着吧。

    “当时你进屋时,我虽有意识,却不能动弹,便只能由你了,你既毁了尸祝镇物,我也活不久,但你又毁了牌位,我却不解。可不管如何,这事算告一段落,”谢诚德说道,“我半生潜心符文,你若是趁我不能动时,将我除去,就会启动这座屋子的符文,到时,呵,呵……”

    人心叵测啊,陈青冒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