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 > 番外 第058章 下毒


    隔得近,翁氏闻到了晏子修身上的脂粉香,立即就猜出他又出去喝花酒了,登时脸色更黑了。

    她堂堂一个嫡女,为什么要屈就一个庶子?陆尔音就沾了个‘陆’姓,就能得皇后赐婚,嫁给晏子谦,做了世子妃,永远骑在她头上。

    凭什么?

    她不甘心。

    晏子修沐浴完出来后,见她还坐在那里,神色很是难看。

    “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两人感情不睦,但也没什么剧烈的争吵。晏子修虽说贪花好色行为放浪,倒也有些气度,向来不怎么和翁氏这等妇人计较。对翁氏的那些小女人抱怨,他基本上不予理会,实在烦了,就去找那几个美妾。

    无论如何,翁氏是他的妻子,他基本上还是尊重她的。

    可翁氏不知趣,且野心勃勃,整天想着兴风作浪。他警告过,甚至冷落了翁氏好几天。

    只能说晏子修实在是不够城府,也不那么了解自个儿的妻子,或者是觉得翁氏一个女人,也就是动些小心思,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一直没太当回事。

    翁氏一见他那副慵懒惬意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一个庶长媳,上有嫡亲婆母,下有世子妃的弟妹,夹缝中生存,哪敢生气?便是有委屈也只能咬牙往肚子里吞,难不成还指望你给我出头?”

    这话说得不好听,晏子修眉头一皱,还是忍了。

    “你又来了。看不起我庶子的出身,当初干嘛要嫁过来?谁逼你了?早就告诉你,不要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母亲虽严厉,却非刻薄之人,你只要安分守己,她不会针对你。弟妹也与你素无冤仇,好好的她与你过不去作甚?你现在知道抱怨,怎么不好好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翁氏胸中怒火更甚。

    “什么叫不该有的心思?我这么做究竟是为了谁啊?你看看你,好歹也是郡王府的公子,却整日不思进取,只知道贪花好色溜街逗狗逛青楼,难怪父王不待见你。你若是有二弟半分出息,我何至于这般费心为你筹谋?你非但不体谅我,还胳膊肘向着外人来责怪我?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嫁给你。”

    晏子修再次皱眉,这次是动了真怒。

    “好,既然你觉得委屈,那你就走,回你的娘家去,爱回不回。”

    他哼一声,拂袖而去,夺门而去。

    翁氏瞪着双眼,怒道:“你去哪儿?”

    晏子修根本不想搭理她,脚步匆忙,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翁氏气极,抬手将桌子上的茶盏挥落在地,哗啦啦的碎裂声几欲震碎耳膜。刘嬷嬷走进来,招呼着丫鬟打扫。

    “大少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她苦口婆心道:“大少爷好不容易回来了,您气他作甚?这么一闹,大少爷铁定又去找那几个小妖精,到头来还不是您自个儿吃亏吗?”

    她是翁氏的乳娘,自小将翁氏奶大的,有些话普通丫鬟不敢说,她敢。

    翁氏脸色怒火未消,“腿长在他身上,他爱去哪儿去哪儿,难道我还能拿根绳子把他栓在这屋里不成?”

    刘嬷嬷无言以对。

    翁氏静默一会儿,心里那口气慢慢顺了,才道:“都安排好了吗?”

    刘嬷嬷点头。

    “就算是为了她女儿,她也不敢不听咱们的。”

    “那就好。”

    翁氏松了口气,向后靠了靠。

    陆尔音和晏子谦乃皇后赐婚,除非她本人犯下滔天大罪,否则晏子谦是不可能休了她,或者是和离的。而只要陆尔音不能生育,晏子谦就后继无人。按照大燕的礼法制度,庶子是没有继承权的。所以即便晏子谦无嫡子,将来也会从宗室里过继一个孩子承爵。平郡王府乃皇族,正牌皇子过继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过继旁系之子,关系又太过复杂,容易牵扯不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本家兄弟的孩子中过继。

    晏子谦无同胞兄弟,只有庶兄弟。长幼有序,自然要先从晏子修的孩子中选出一个过继。

    她算盘打得很好,却没料到,终是棋差一招。

    数日后,平郡王妃突然差人来请她过去。传话的婆子神色不冷不热,翁氏心中奇怪,她最近可没再插手中馈之事,平郡王妃居然会主动让人来请她。

    等她去了以后才发现,简直就是三堂会审。

    不止平郡王妃,连平时很少在家的平郡王,也都一脸严肃的坐在厅堂。陆尔音坐在下方,神色寡淡。

    而地上,跪着两个人。

    厨房负责采买的李婆子和她的女儿。

    翁氏一见这两人,脸色就变了。

    平郡王妃抬头看见她,冷笑了一声。

    “来都来了,还站那儿做什么?还要我请你?”

    素日里平郡王妃虽不怎么待见翁氏,但只要翁氏不挑衅,她基本还是会给翁氏颜面的。如今瞧着口气,却是半分面子都不给了。

    翁氏忐忑的走进去,目光坚决不去看跪在地上的那两个人。

    “父王,母亲。”

    她福了福身,整个动作都十分僵硬。

    平郡王妃也不废话,直接道:“是你自己老实交代呢,还是我让她们跟你对峙?”

    翁氏在看见李婆子母女的时候,心就提了起来,听得这话,更是脸色一白,却还是勉强端着笑。

    “母亲此话何意?儿媳听不明白。”

    平郡王妃又是一声冷笑,将桌子上一个药包摔到她跟前,药包三开,里面的药材散了出来。

    “这些你总不会不认识吧?”平郡王妃陡然一声冷喝,“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阿音的食物里下毒?”

    翁氏从未见她这般震怒,当下被震慑得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母亲息怒。”她这么一跪,精神倒是一震,迅速反应过来,辩驳道:“母亲这又是从哪儿听来的谗言,这般冤枉于我?我好端端的,毒害弟妹作甚?”

    “还敢狡辩!”

    平郡王妃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对着跪在中间的李婆子母女道:“说!”

    李婆子早就脸色惨白,颤巍巍的说道:“是…是大少夫人指使老奴,在世子妃的饭菜里下毒,让她绝育…”

    “你胡说!”

    翁氏脸色巨变,当即怒喝。